第二天一早,外面月亮都还挂着,江溪和李氏就起床了。

    她看了眼天色,现在最多不过是四点的模样。

    东西是昨晚就收拾好的,江溪起来的时候,李氏已经将早饭做好。

    屋子里,老爷子听到动静醒了,打开门走了出来。

    “这么早,就要走了?”

    李氏回头一看,发现老爷子来了,赶紧开口道:“爹,这大早上的,还有露气,您怎么就起来了。这天早晚凉快,不注意就风寒了,您快回去歇着吧。”

    老爷子摇头。

    “醒了就睡不着了,我出来也正好送送你们。”

    随便扒拉了两口稀饭,江溪和李氏在老爷子的目送下,渐渐开始朝着镇上走去。

    到镇上差不多要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

    江溪想,如果自己带着手机,肯定能成为朋友圈当日步数最高的那个人。可惜这年代,别说手机了,就是连个手机壳也不可能有。

    翻过几座大山,天也变成了月牙白,太阳从山尖上缓缓地冒出来,像个刚煮熟的蛋黄一样,橙黄橙黄的。

    “日出真好看!”

    李氏听了她的话也抬头看去,当年,丈夫走的那日,也是这样的朝阳,承载着一家人的希望。

    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丈夫走了就没回来,希望破灭,这次会不会也这样,干活的希望还是破灭。

    刚这样想着,突然,李氏的目光就落在了前方一根木桥上面,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江溪收回看日出的视线,见李氏脸色不好,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顿时,细细的眉头一皱。

    “这是谁干的!”

    她跑上前,怒视着小溪边上,已经被砍成两段的小木桥。

    昨天,她从这过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木桥上面分明都还有被刀砍过的痕迹,一看就是人为的。

    “这……这咋会这样?”

    如同烧红的铁块被浇了冷水一样,所有的希望在这一刻覆灭。李氏脚下一软,整个人都失去了精神。

    “溪儿,你说老天爷为啥就要这样对咱?”失去了主心骨的李氏,抱着江溪就开始痛哭起来,她想起了大半年未归的丈夫,又想起家中年迈的公公婆婆。

    “老天爷这是要我们家的命啊!这可怎么活啊!”

    “娘,你先别担心,这不是老天爷要我们的命,这桥是被人砍断的,老天爷没有针对咱们家。您先别哭,我想想看还有没有别的法子过去。”

    正值夏天,这小溪里的水虽然不多却很急,江溪和李氏都是旱鸭子,不可能游过去,只能另想办法。

    李氏还在悲伤和惶恐中,嘴里喃喃道:“我们村子里很少有人出来,怎么可能会有人把这桥给砍了,这村里又没有谁得罪了外人。”

    她随意的一句话,却让江溪想到了一件事。

    昨天,她和李氏出门的时候,好像听沈家的一个杂役说起了一件事。

    当时,他们聚在一起嘀咕,她也没听清楚,但好像就是和她们留在了沈家做事有关。她只听到说什么两个婆子,杨管事,收了钱这些字眼。

    顿时,她就有了眉目。

    这,分明就是那些人做的,嫌她们挡了饭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