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溪跟着老爷子来到屋子侧面,见老爷子停在了两块山里的大石前。

    她仔细顺着大石下面看去,在茅草下面,竟然看到一点露出的木板。

    他以前还觉得奇怪,怎么家旁边还放着两块大石,而且这大师一看就是从后山里面运过来的。

    现在总算是知道了原因,这个东西原来就是压着那块木板的。

    “爷,这下面就是地窖了吧?”

    老爷子哈哈一笑:“怎么想起来了?”

    江溪汗颜,她早就不是之前的那个小女孩了,记,当然是记不起来的,但此时她还是点了点头。

    这大石看起来很重,在江溪还想着,怎么才能把这大石移开的时候,老爷子就撸起袖子动手了。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让江溪目瞪口呆。

    “怎么?被吓到了,咱们山里的人就是要有把子力气。”说着,老爷子突然叹了口气。

    “当初让你爹读书,没有让他做这些活计,我到现在都有点后悔。你说他要是有那么一点力气,是不是就不会回不来了?”

    从老爷子的眼中,江溪看到了浓浓的悔意。

    她想开口劝,老爷子却摆了摆手:“算了,以前的事情就不提了。溪儿你要记住,你是大山里面的孩子,要吃得苦受得罪,这样以后遇到再大的苦,也能顺利地挺过去!”

    江溪重重地点头。

    木板被掀开,一大片尘土的气息铺面而来,呛得江溪直打喷嚏!

    老爷子见状哈哈笑了两声,让她退后。

    另一边,正在洗野葡萄的李氏朝这边看来,脸上也扬起了笑意。

    他们一家人,能永远这样就好了。许多年之后,当家里的日子变得更加好过,李氏也总是会回忆起这天。

    待飞扬的尘土都落下后,江溪总算是看到了整个地窖的全貌。

    下面很大,延伸了很远,至少是他们上面三间茅草棚的两倍那么大。

    “这里啊,是以前存放吃的的地方,现在都没了。”老爷子说完,就用手撑着地面,朝下跳去。

    下面的地窖有一人高,当然这个一人指的不是小江溪,而是老爷子这样的成人。

    江溪见老爷子下去,也学着老爷子那样往下跳。

    用手撑着地面,先把脚放下去,最后手一使劲,借着这力道下去。

    下面空荡荡的,别说是放十几个二十个酒坛子了,再有五个这么多也是随便摆。

    江溪看了眼地窖出口处,眉头渐渐皱起。

    抱着坛子下来出去的时候,可不能这样跳,必须要想个办法,不然拿酒岂不是都浆出来了。而且葡萄酒,也不适合大力摇晃。

    “爷,你说,我们在这里用土挖一个简易的楼梯出来怎么样?”

    老爷子摸了摸脑袋,不明白江溪口中的楼梯是啥。

    江溪只好耐心解释。

    挖土楼梯的事自然是说做就做的,当天下午,江溪和老爷子就开始了这项工程,直到天都快黑了,这才将这个土楼梯挖好,只等着明天将坛子放进来。

    夜幕即将降临,李氏正在做晚饭,江溪家里就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