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到里正家的人,江溪顿时就没了好脸色。

    尤其是里正媳妇,此时带着笑脸挤过前面一堆人,直接来到江溪身边,开口就是:

    “溪儿啊,我听说你们家在招工修镇上的茅厕,这样的事情,肯定还是交给家里人来做合适,那外人肯定得给你乱修不是?

    哦,对了,这个啊,是二姨奶的儿子,你叫他表叔就成。你表叔啊,打算在你们这干上几天,那个工钱呢,你看着给就是了,到时候我再过来帮你忙活忙活厨房里的事情,你看你们也能轻松好些不是。”

    后面那些正在排队的人,听到了里正媳妇的话,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什么叫外人就给乱修,他们专门做这个事的,还能乱做?

    只有里正家这个不懂事的儿子才会乱来,整天跑去外面烂赌,就这样还好意思说他们。

    还有啊,人家江家都说了,修茅厕这个活不重,包他们两顿饭就成,顿顿带荤的,就不给工钱了。

    这大家伙,都是愿意来的。

    这怎么到了里正家嘴里,就说成是要给工钱了。

    有些人啊,就是看着人家江家人脸皮子薄,想要坑人家一笔。

    他们站在后边,都是义愤填膺。但这件事他们站出去说不好,还是得由江家人自己出面说。

    老爷子出去看管运来的材料了,李氏又在院子里面忙活着家务事,老太太是个没主见的,在一边做衣服,能说话的,好像就只有江溪这个小孩儿了。

    许多人,都想着江家这次只能认坑了,一个小孩子,那不是被里正媳妇想怎么哄就怎么哄啊。

    “唉!”有人在后边叹了一口气,都想离开不等活干了。

    和里正家的儿子一起干活,那可不得把人给气死,他啥都不做,整天还要不停地bb,这种人最是惹人烦了。

    江溪听了里正媳妇这话,只是轻轻地咳了一声,道:“二姨奶奶,可以请您先排队么。”

    话音刚落,里正媳妇的身后就响起了爽朗的笑声,她的老脸顿时一红。

    “你……你这孩子咋说话的,还没有点教养了,我是你二姨奶你知道不!”

    “你还好意思说呢,这里都是要排队的,人家孩子提醒你一下,你居然还说人家没家教,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

    “就是,到底是谁没家教。”

    用不着江溪开口,一些人就开始为她争辩起来,最后里正家的人还是拗不过这大多数人,只能跑到后面去排队。

    要招的人手,其实就没一个定数,可多可少。

    江溪尽可能地多招了几个人,毕竟早点做好,也能早点投入使用。

    家里的地,可还等着这东西去施肥呢。

    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是要看人的。

    那种老老实实的她就要,一些看上去就偷奸耍滑的,和里正家那个儿子一样的,她就直接刷了下去,至于理由,她可以抓一大把出来。

    在即将轮到里正家儿子,也就是她那个所谓的表叔时,江溪突然站了起来。

    “今天就到这里了,人手也差不多了,感谢大家能过来帮我们家。剩下那些没被选的,真是抱歉了,实在是人够了,等以后再有什么事情,我优先选择你们。”

    后面的几个人都知道这是客套话,既然人够了,他们也懒得再在这边排着,就走了回去。

    可是里正家的人不乐意了,尤其是里正媳妇。

    原本还想着,借着江溪他们家脑子发热修镇上的茅厕,他们还能从中间捞点钱,现在连一天三顿饭都捞不到了。

    这肯定不行啊!

    尤其是,身边的儿子还在埋怨自己多此一举,她觉得必须树立起自己的威严来了。

    要不然,这江家的人,尾巴不得翘到天上去了,还觉得没一个人能治得了他们了。

    里正媳妇拉着她的儿子,直接就走到江溪面前,吼骂着开口:“你这孩子你怎么弄的,那些人可以不要,你连你表叔都打算不要了,你这还是个人吗,咋就那么冷血。

    今天我还就告诉你,要是不要你表叔,我们就搁这不走了。

    亏得我之前说了,只用给你表叔随便一点钱表示一下就行了,我还说打算来帮帮你们。

    我简直是狼心狗肺,知道你表叔还排在后面,直接就说不要人了……”

    里正媳妇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江溪倒觉得她有句话是说对了。

    自己,的确是看到他们还排在后面,才说不要人的。

    既然都有这点自觉了,怎么还跑过来自取其辱。

    说真的,要是一般人,只怕羞也得羞死了。

    不过,这要是一般人,江溪也绝不会这样对待他们的。

    她要骂就任由她骂吧,反正李氏刚才进屋子里去了,应该是听不到这些话的。

    老太太听到了,也不会出来管管,里正媳妇她自己不要脸,也没必要给她留脸。

    江溪扭过头,和其他已经被招工的人道:“你们先去镇上吧,我爷现在就在那边,东西都拉过去了,去了就能直接干活,到了中午,我给你们送饭去,管饱!”

    那些人一听,脸上都扬起了笑容。

    “好勒!有了小江溪你这话,我们干活都有力气了。”

    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就朝着镇上去了。

    里正媳妇原本还骂骂咧咧的声音,突然一顿,指着江溪露出一种悲愤欲绝地表情说道:“你,好啊!你这宁愿给外人钱,你也不让我们好过啊,你给我等着!”

    里正的儿子,也狠狠地瞪了江溪一眼,然后一把推开了他妈。

    “我就说不要让我来做这个,你还告诉我一天能有一两银子,啥银子啊,我都来着站半天了,啥也没有,还不如去赌坊看看呢。”

    说完,里正媳妇抬脚就去了镇上,又要继续回归他的老窝——赌坊。

    里正媳妇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一脸的心疼。

    “你咋还去啊,那地方烧银子得很……”

    她的叫喊声,并不能将儿子唤回来,反而让其越走越远。

    里正媳妇回头,猛地瞪向江溪。

    “都是你!”

    江溪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她,这能怪得了自己?

    一天一两银子,这里正家的人,是在做梦吧。

    回到家里,李氏从厨房那边走了出来。

    “溪儿,快过来帮娘烧火。”

    因为是做多人的饭菜,李氏干脆就做了猪肉炖粉条,也不用再去考虑新鲜的叶子菜,粉条镇上买一大把就行了。

    这猪肉炖粉条,也是村里人冬天喜欢吃的一道菜。

    江溪走进去,发现李氏自己在烧火,没有半点需要人帮忙的架势。

    “娘,刚才我和二姨奶的那些话,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她声音那么大,想不听到都难。溪儿,今天你的做法是对的,虽然娘也觉得不让他们来不太好,不过最后你二姨奶那句一天一两银子,还是把娘给吓到了。

    有时候娘就在想,咱们认这个亲,到底是好还是坏。”

    李氏说得很是感慨。

    她这样,倒是让江溪颇为惊讶。

    “娘,我发觉,你和以前有那么一点不同了。”

    “啥不同,不都还是这样的吗?”李氏一边烧着柴火一边说。

    江溪摇了摇头,不一样了,以前的李氏,把情分看得很重要,而且耳根子又软,还特别担心别人说自家的不好。有时候,为了面子和情分,让自家吃大亏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江溪之前还很担心,自家这样慢慢发展着,万一有人过来从李氏这边下手,对她家不利咋办,现在总算是没有了顾虑。

    今天,能说出这话,很显然李氏有些很大的改变。

    “娘,我来烧火吧。”

    由于村里人肯出力,江溪家伙食也弄得好,只用了一天多的时间,镇子上面就建起了一个大茅厕。

    一共有六个位置,分了男女的,去镇上赶集的人都方便了,到处都能听到夸赞他们家的声音。

    除了去赶集的人之外,还有原本就住在镇子上,但是懒得收拾茅厕的人,也喜欢到那边去上厕所。

    为此,江溪家还专门请了镇上一个孤寡老人去收拾厕所的卫生,一个月给他两钱银子。

    厕所建好,有人说好,当然也有人说不好了。

    尤其是村里一些爱说闲话的人,聚在一起的时候,都说江溪他们家是在烧钱,脑子笨,居然去做这种没什么好处的事情。

    里正媳妇也在这群人中,每当说到这里的时候,都会再加上一句:“这就是把钱打了水漂,都不知道接济我们这些亲戚的人,我算是看透这家人的嘴脸了。”

    江溪有时候路过,就会听到这些话,她也没去反驳什么,里正家不和他们来往了更好。

    大概半个月以后,天气也开始变得冷起来,一阵秋风吹过,都要凉到骨子里去了,江溪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爷,牛车您都叫好了吗,咱是今天去拉粪不?”

    “前两天都说好了,是今天,等会吃了饭就去。”

    镇上茅厕的效果显著,只是半个月的时间,就积了一大堆,前两天老爷子就去看过了,回来之后眉飞色舞的。

    家里那二十亩地的肥,总算是有了着落了。

    《txt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