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们这群刁民,竟然敢如此污蔑秀才,你们……你们给我等着!”

    妇人见到江溪他们这边来了两个人,再加上张屠户对于她带来的那两个家丁的不屑,知道自己不是这几个人的对手,再继续留下来,说不定连带自己都会被人欺负。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妇人想这些话这些土夫子肯定是不能明白的,她跟着她家的秀才老爷,是读过一些书的,才不会和这些土夫子计较。

    当下,一溜烟地就跑了。

    她带来的两个家丁见她一跑,此时还哪里顾得上去砸张屠户的摊子,也都夹着尾巴溜走了。

    他们一走,张屠户就哼了一声:“还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了,一个秀才娘子,还这么不把人放在眼里。”

    说完,他看着江溪,“怎么样丫头,我就让你早点过来吧,你看看这猪肉,差点就留不住了。

    不过你这丫头,买这么多肉回去干啥,就算是冬天不会坏,那吃起来也没有新鲜的肉好吃,你说你买这么多,要到了明年吃不完,可不就浪费了?”

    也是因为江溪经常在这买肉,张屠户才会说这些推心置腹的话,要换了之前那妇人那种德行的,甭管你买多少,只要卖得出去,张屠户都会不声不吭。

    江溪冲着张屠户一笑:“张伯伯,我知道您是好意,不过这些肉我拿回去是有别的用途的。我要是做得好呢,说不定你明年的猪肉特别好卖。”

    江溪是个有主意的孩子,这点和他们家稍微熟一些的人都知道。

    听到江溪这样说,张屠户眼睛里面就露出了光芒。

    “丫头,你说的是真的?要你真的能做出什么特别的东西来,让我明年的肉好卖许多,那以后你在我这买肉,我都给你按最便宜的算!”

    “那好,张伯伯你这话我就记下来了,到了明年这个时候,你可千万不能耍赖!”

    “你张伯伯我,还从来没有说过假话。”

    两人一边说着,张屠户一边就把江溪要的肉,按照她说的那个大小给划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还在上面割了一个刀口,这也是江溪要求的,到时候要用绳子来挂腊肉。

    把肉划下来称了称,一共是两百二十来斤,除了肉之外,还有一些大肠、小肠和猪肝这些,都被张屠户送给了江溪。

    毕竟,比起肉的价钱来说,这些都可以忽略不计。

    给了银子,张屠户还帮着江溪把肉搬上了平板车。

    一辆不算小的平板车,硬生生地塞满了东西,江溪也在后面帮着推。

    回到家里,一看到那么多肉,李氏和老太太都惊呆了。

    “溪儿,你咋买了这么多肉,这东西可不少钱吧,咱家就算是有钱,那也不是这么用的啊。”

    六文钱一斤的五花肉,一共给了一两三钱银子,听上去就奢侈。

    一两三钱银子,寻常人家也能吃喝半年了。

    “娘,这些肉我买着是有用的,您先别嫌我用的钱多,等我把这肉做出来,您指不定还觉得我买少了呢。”

    李氏不信,不过这肉已经买回来了,那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干脆就交给江溪去鼓捣吧。

    左右,现在家里还有一些银子,地里面的庄稼也长得不错,就连菜地里面的那些菜都绿油油的,他们家也算得上是衣食无忧了。

    前提是,老天爷肯给饭吃,不会出现大旱或者是大涝。

    不过他们这个地方,自古以来就没有那些灾害,倒是算得上是一个宝地,所以这地贵也有贵的道理。

    将东西从车上卸下来,要不是看到篮子里面的青菜,江溪就快要忘了这回事了。

    “袁修,你拿着锄头和木桶,跟我过来一下。”

    话还没说完,江溪提着大篮子就飞快地朝着地里跑去。

    袁修虽然不明白她要做什么,不过在听到她话之后,就进屋拿起了农具,跟在她的身后也跑向地里。

    “嗨,这两个孩子。”老爷子摇头失笑。

    李氏嘴角也露出笑容,家里多了一个人,他们的日子还热闹了许多。

    “爹,您先歇会吧,这些粮食等会再慢慢搬进去。现在太阳出来了,也不急这一点时间。”

    说着,李氏从屋子里拿出一个大盆来,从水井里面舀了一桶水出来,就开始洗那些买回来的肉。

    在大棚里面,江溪和袁修两人也忙得热火朝天,袁修挖坑,江溪就往里面栽青菜。栽好了,两人还去暂时没有结冰的河里面舀了一桶水出来灌溉。

    “溪儿,这个栽下去能活吗?”袁修一边浇水一边问到。

    江溪仔细地看了青菜一眼,随后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总是要试试的,我相信之前就能顶着风雪活下来的青菜,是不可能那么较弱的。”

    “你说得有道理。”袁修浇水更加卖力了。

    种完了青菜,两人提着篮子、木桶还有锄头回来的时候,李氏已经将肉洗了一半了。

    江溪带着笑容跑过去。

    “娘,你都在洗了啊,我过来帮你。”

    冬天井里的水特别暖和,连带着洗肉也成为了一种享受,而不是一件活。

    肉洗好了,还需要再清一遍,江溪在清洗着,李氏则开始洗猪大肠。

    拿大肠的时候,李氏看到里面还有一截透明的小肠,就问道:“溪儿,你咋还买了这东西,有啥用啊。”

    江溪抬头一看,是小肠,之前她都还没有发现。

    “娘,这个不是买的,大肠小肠和猪肝都是人家张伯伯送咱们的,对了,那小肠你先不要动,留着我一会儿来洗,这东西可是有大用的。”

    本来不打算做香肠的江溪,在这一刻临时改变了主意。

    猪小肠,就是用来装小肠必不可少的原料。只要有了它,再有了肉,总是能够装出来的。

    李氏将大肠洗好,就拿去了厨房,今天中午的主菜就是红烧肥肠,另外李氏还打算做一份爆炒猪肝。

    江溪将肉洗好,总共分成了四小堆,要做成不一样的腊味。

    最多的一堆,是用来做烟熏肉的,这也是腊肉里面最好吃的一种。

    还有就是酱肉、普通版的腊肉,以及香肠了。

    烟熏肉不好做,工序繁杂不说,而且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做一件事——烟熏。

    想比来说,最容易的就是普通的腊肉了,先用盐腌制,等到味道进去了,就挂在竹竿上面让太阳晒就行了。

    简单是简单,不过要注意的东西还是很多,就比如说盐的量,那可千万不能少了,一旦少了,那等这个冬天一过,肉就会腐烂。可也不能多了,不然吃着一嘴的盐,比例要掌握好。

    另外一点,就是一定要晒干,不然这个冬估计都过不了就不能吃了,要长霉。

    酱油和腊肉相比,只有一道程序不同,一个是用盐腌制,一个则是要用酱油再配上姜葱蒜等各种香料进行腌制,这样出来的肉颜色较深,吃起来味道浓郁,满嘴留香。

    江溪先将三堆肉都进行腌制,只单独留下做香肠的那份,这些肉是要先剁碎再伴上调料的,盐、姜葱蒜、花椒、辣椒,一样都不能少。

    下午吃过饭,江溪就央着老爷子和她一起上山去砍一些柏树的枝丫回来,烟熏肉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只能用这种树的树枝来进行熏制。

    费了两三天的时间,这些腊味终于一个一个的,都挂在了江溪家的院子里。

    如果不是因为大冬天的,村里里几乎没啥人出门,江溪还真有点不放心。毕竟这么多肉,保不齐哪个就生出了偷盗的心思。

    冬至节那天,江溪家蒸了一大锅的包子,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得开心极了。

    就在他们吃饭的时候,一个不请自来的人,敲响了她家的院门。

    “咚咚”的声音响起,一家人正在吃饭的动作都是一顿。

    江溪从凳子上跳起来,“我去看看是谁。”

    穿着棉衣,速度依旧很快,主要是外面太冷了,江溪只想看了就赶紧回去。

    太阳即便照在身上,也还是抵挡不了这严寒的气息。

    到了大门口,本来想拉开门栓的她,突然留了一个心眼,接着细小的门缝,朝着外面瞅了一眼。

    “嘶……”江溪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还好自己没有开。

    这外面来的,哪里是一个人,分明就是一家人。

    她的那位二姨奶奶,这是带着家里所有的人,都到他们家来吃饭来了。

    冬至节,想来吃好吃的吧,或者是有其他的企图?

    江溪回眸,看了一眼自家院子里挂的肉,昨天她就发现有人鬼鬼祟祟的,在她家门前站了好一段时间,门前那雪都踩低了好深一截。

    呵!这家人,还真像耗子一样,就在暗处躲着。

    没有开门,直接跑进了屋里。

    “都别吃了,赶快起来收拾一下,我二姨奶他们一家都来了,好像还是冲着咱家肉来的。我们赶紧去收了,可不能让他们给拿走!”

    说完,她就去厨房拿了一个大木盆出来,准备去院子里将腊肉香肠都装起来。

    《txt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