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阅读网 > 其他综合 > 穿越田园:农家小酒娘 > 第103章 年夜饭
    三四天之后,江溪家里的榨菜做好了,刚好也到了大年三十这一天。

    一大早地,他们一家人就起来了,江溪跟着李氏去了厨房,大年夜这一天的饭菜,要从早上就准备着。

    老爷子杀了一只鸭子,喂了这么三个多月,她家的鸭子个头不小,用来吃肉再合适不过。

    在杀鸭子的时候,江溪特意从厨房出来,提醒老爷子。

    “爷,等会你杀了鸭子,记得把鸭绒留着,我到时候有用。”

    “好勒。”虽然不知道江溪拿着这鸭绒有什么用,老爷子还是帮她留下来了。

    鸭子杀好的,是一只整的,老爷子拿到厨房来,打算切开将内脏掏出来,再切成块好用来炖汤。

    在他刚划开鸭肚子的时候,江溪突发奇想,萌生了做烤鸭的念头。

    “爷,这鸭子,可不可以不要宰呀?”

    “什么?”

    “我是说不要切成块,我想弄烤鸭。”

    “烤鸭?那咋弄的,和烤羊腿一样吗?”说起弄吃的,李氏就宛如一幅乖学生的模样。

    “嗯,差不多吧。”江溪沉吟片刻说到。

    其实,烤鸭和烤羊腿区别还是很大的,首先就要有那种挂炉才行。

    但是,家里现在没有那个条件,也只能暂时将就着在铁板上面烤着。

    李氏烧着柴禾,锅里现在正煮着香肠和腊肉,香味不断地从锅边上的缝隙里冒出,引得人忍不住流出口水。

    上次,因为吃羊腿,他们家特意弄了一个烤架。

    江溪和袁修一起,把烤架端到院子里来,在下面架了一团火,就开始慢慢地烤着。

    鸭毛被收了起来,装在一个竹子编成的小背篓里面,现在鸭毛还太少,江溪寻思着等以后多了,她就把鸭毛洗干净再用熏香烘干,将那股腥臊味去掉,就能用鸭绒做衣服、手套出来,说不得明年还能用上羽绒被。

    中午一家人将就着吃了点米饭,晚上才算是正餐。

    到了傍晚时候,太阳都还没下山,村里许多人家就已经开始在吃年夜饭了。

    在江溪他们这边,大年三十这一天年夜饭吃得是越早越好,据说有的人家申时(也就是下午三四点左右)就已经开始吃晚饭了。

    桌上,一大堆的吃食。

    冬天,尤其是这北方的冬天,是最不怕食物冻坏的了。

    四盘腊味,分别是香肠、酱肉、熏肉、盐肉,三盘炒菜,分别是葱爆猪肝、红烧猪蹄、白菜五花肉,两份蒸菜,烧白和清蒸鱼,还有一份大骨汤。

    除此之外,就是江溪和袁修两人烤好的鸭子,如今已经被李氏片好用盘子装着放在桌上。

    李氏刀工极好,鸭肉片得很薄,每一片上面都带着一点考酥了的鸭皮。

    可惜江溪他们家的鸭子不是很肥美,有些偏瘦,不然烤出来味道就更好了。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烤架上烤出来的,不如挂炉里面烤出来的那般色泽养眼,味道也差了一大截。

    这样的烤鸭,明显是达不到江溪所要的标准,她心中也只能暂时放下这件事。

    主食自然是饺子,好吃的白菜猪肉馅饺子,一口咬下去汁水洒在口腔里,说不出的美味。

    江溪还抱了一小坛的葡萄酒出来,这已经是家里仅剩的两小坛中的一坛了。

    洗了杯子,给每个人倒上一杯。

    “我们来干一个吧,为了今年大家能坐在一起吃这么丰盛的年夜饭,也为了咱们家明年能有更好的发展!”

    江溪端起酒杯,喝了下去。

    她杯子里面的酒不多,加上葡萄酒酒味不浓,所以即便是孩子喝了,也是没有关系的。

    李氏和老爷子他们也纷纷喝掉了杯中的酒,“为了明年咱们家能有更好的发展。”

    喝过酒,吃菜的时候,李氏突然感慨起来。

    “要是相公也在家里,那就更好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啪”的一声,老爷子的筷子掉了下来。

    “你还提他做什么,都一年多了,也还没有回来,我早就不认那个不孝子了!”一向都和蔼的老爷子,出乎意料地发了脾气,所有人都朝他看去。

    老爷子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气愤来得太莫名其妙,他赶紧闭上嘴,端起酒坛子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李氏咬着下唇,想为自己相公辩解,他一定是有事情耽搁了,他不会是一个不孝子。

    但是,身为儿媳妇的她,怎么能顶撞自己的公公,所以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而一向少言寡语的老太太,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你说谁是不孝子!他可是我们的儿子,我们江家的骄傲,那么年轻就考中了秀才,你怎么能这么说儿子呢!他不回来,肯定有他不回来的道理。”

    此时,老爷子已经几杯酒下肚,脸色也变成了酡红色,带着些微的醉意。

    也不知道是老爷子故意让自己醉的,还是本身酒力不行。

    老太太刚说完,就听到带着醉态的老爷子嗤笑一声。

    “骄傲?你还把他当做骄傲?我真是恨不得自己没有养那个畜生!如果不是他,一直帮着咱们家的袁大夫又怎么可能会出事!

    我说他是不孝子,那都还是轻的!他不回来,他不回来那是在外面已经成家了,人家不要咱们了!”

    老爷子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打在了他们家每个人的身上、心上。

    最不敢相信的人,就是李氏了。

    她眨着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老爷子。

    “爹,您刚才说的,都是假的吧?”

    “呵呵,”老爷子笑了出来,这件事压在他心里太久太久了!既然已经说漏嘴了,他干脆就把事情全都吐露了出来。

    “我到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之前去县城的时候,袁大夫就是专门等着我告诉我这件事的,他要我们注意,那个不孝的畜生,没准还会再打我们的主意。

    就上一次去集市,我遇到了咱们山上的老邻居,人家告诉我,咱们的房子都让人一把火烧了!要不是我们搬家搬得早,说不定现在成一堆灰的人,就是咱们了!

    我这简直是养了个畜生还不如的东西啊!”

    老爷子眼中带泪,想起前几天突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如遭雷劈。

    他们家这么多年来,从来就没有树过敌,除了是那个畜生都不如的东西干的,还有谁会去做那件事!

    江溪听到最后愣住了,他们房子被烧,好像不关她那个便宜老爹的事情吧,那是宋三惹来的麻烦。

    但是,她又不能当众说出来,如果让家里人知道,他们暗中还得罪了那样的人家,只怕就会整日提心吊胆,没有一个安稳日子可以过了。

    既然袁大夫的事情,就是江秀才做的,那索性也把这个罪名安在他身上得了。

    说起来,能处置袁大夫的人,那至少也得是个官吧,毕竟当时连这边的县老爷都卖他面子。商人,是没有那个脸面的。

    李氏哭了起来,不敢相信可又不得不相信,老太太更是直接一口气上不来晕了过去,好好的一顿年夜饭,全都因为那个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江秀才而被破坏。

    江溪和袁修帮着将老太太抬到床上去,好在袁修会一些药理,按了人中之后又做了一些别的处理,老太太也才算是醒过来了。

    他又写了一个方子交给江溪,让她去镇上抓药。

    如今袁大夫的药铺不在了,是另一位李姓人家开的药铺,他们是从县城那边来的,这个镇上不过是个分店。

    坐诊的那位大夫比不过袁大夫的医术,可药钱却高了不少,弄得镇上的人怨声载道,都祈求着袁大夫能够早一点归来。

    即便如此,可李家药铺的生意还是差不了。

    镇上就他们这一个药铺,这么多人都要治病,就是贵些大家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只有少许的富贵人家,会去县城抓药,但那些人一般都是去县城有正事的,看病不过是顺带,一般的人家连路费都给不起,又有谁会大老远地去看病。

    拿了药方,江溪抓了一把铜钱,急匆匆地跑去镇上。

    大年三十,镇上却并不热闹,主要还是这天太冷。加上又是晚上,商铺基本上都关了门,只有挂在房檐上的红灯笼亮着。

    借着灯笼的光芒,江溪终于顺利地到了药店,此时他们正准备关门。

    “等一下!”江溪迅速跑过去,“我想拿点药。”

    正在关门的伙计略带责备地看了她一眼,仿佛在说她来的时候不对,打扰了他们休息时间。

    “抓什么药啊,这里的大夫都在吃饭了,没人给看了,你还是回去吧。”说着,就要把江溪往外推。

    江溪侧身避过,将药方子拿了出来。

    “我有药方,你只要看着帮我拿就是了,不用大夫也行!”

    这个伙计白天就是捡药的,江溪几次路过这里都看到他在给人抓药,心中还是有些庆幸,还好关门的不是个粗使的杂役,要不然今天真的就是拿不到药了。

    伙计瞪了她一眼,这才不甘愿地接过药方。

    “还是用草纸写的啊,这是哪个大夫开的药,比鬼还穷,连正经的纸都买不起。”嘀咕两句,他还是去了药房,将药拿了出来。

    “一共六钱银子。”把药包一甩,伙计来了个狮子大开口。

    “多少?!”

    “六钱,爱要不要!”

    《txt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