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事吧。”宋三欺身过来,替江溪检查伤口。

    此时,袁修刚被人寻回来,在回来的路上,他想了许久,最后归结在自己一定是眼花看错上。在他心里,江溪并不知那样一个女孩。

    被底下人带着,袁修来到了前院饭厅这边。

    穿过回廊,远远地就看到了江溪和宋三在那边。

    袁修刚要走过去,就见到宋三突然站起来,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话,脸色很难看。

    随即,他朝着江溪俯身过去……

    袁修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这边只能看到江溪的背影,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在宋三朝她靠过去的时候,江溪也抬起了头来回应他。

    两人,似乎忘却了周围所有人,在忘情地拥吻着。

    心,再次被击碎,袁修茫然地看着前方。

    江溪抬起了额头,让宋三帮她清理上面弄脏的地方。

    “没什么,只是有点烫。”江溪回应着,其实,刚才那碗是从她耳垂处擦过去的,那里现在还是麻木的。

    但是,她没有告诉宋三。

    不是想要帮那个害她的碧翠隐瞒,而是宋三对她太过关心了,她又想起早上被她咬过的地方,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承受不起他这么细致入微的照顾。

    “去拿药来。”

    他对着身边人一吩咐,立刻就有小厮跑了出去。

    “咦?你不是少爷的那位客人么,少爷和江小姐都还在等你呢。”

    那小厮跑到回廊这边,对着袁修一提醒。

    怔在原地的袁修猛地反应过来,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那小厮心想,这位既然是少爷的朋友,也不能怠慢,当即回道:“刚才江小姐脸上受了伤,我这是去取药膏,袁公子快进去吧。”

    说完,小厮一溜烟就跑了,唯恐拿药迟了,又要被少爷责罚一番。

    受了伤?袁修疾步走过去。

    此时,江溪额上的污渍已经被宋三擦拭干净,又有细碎的刘海遮住,不仔细是看不出那处有一块红印的。

    倒是她的唇上有一些微微肿胀,那是刚才咬了宋三之后,被她自己揉的。

    袁修匆忙跑来,一把抓住江溪双肩,将她整个人一转身,眼神,蓦地落在了江溪那两片小巧的唇瓣上。

    “你受……”伤了两个字,被堵在了喉咙里,他怔怔地看着江溪的嘴唇,再将视线落在了此时正在抿唇的宋三身上,如遭雷劈。

    这就是所谓的受伤?他们两个刚才在这里,当着这么多的面,居然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之前好不容易才被刻意想通的情景,再一次浮现在他眼前。

    袁修的手,慢慢地就松开了。

    “我先出去找人,你们两个慢慢吃吧。”

    “等一下!”江溪出声叫住了他,袁修那一颗快要碎成渣的心,莫名地又升起了那么一丝丝希望。

    只听江溪下一刻开口:“你先休息会吧,刚才宋三说了,他已经派人帮我们去找了。他找人比我们快,昨天你也累了一天,今天就不用急着去了。

    另外,等会客栈那边,我和他一起过去结账,顺便把东西拿回来,你不用担心。”

    江溪没有多想,只觉得袁修和她昨天几乎都是找到晚上,现在既然有了人帮忙,也能放松一下。到时候回了家,差不多就要农忙了,只怕又要一连劳累好些日子,倒不如趁机休息。

    可她这话在袁修听来,就好像是把他排除在外一样,什么事情有她和宋三两人就够了,他只是一个多余的。

    “我……我知道了。”

    最后那点希望,也在这个时候破灭,有精无彩的说出这话,袁修就被宋三的属下带着去了客房休息。

    江溪看着他颓废的背影十分不解,难道是昨天太累了,今早又出去跑了一圈才没精神的?

    哦,应该是还没吃早饭吧。

    刚要开口,就听到宋三对下人吩咐:“送一些吃的去袁公子那边。”

    敷药之后,江溪和宋三一起去了客栈,把房钱付了,又给了车夫马车钱,让他先自个儿回去,顺便帮她去家里报一声,就说他们还没找到人,可能会晚几天回去。

    路上,宋三一直心情愉悦,江溪实在不理解他究竟为何而笑。

    忍不住开口问了两句,宋三却对她摇头道:“不可说也。”

    江溪哼了一声,不说算了。

    宋三嘴角一勾,想起早上袁修离开前的表情,那个时候他是故意抿嘴的,只一个小动作就解决了一个潜在的情敌,很不错。

    寻人的事情毫无进展,不管是书院那边还是曾经在那里上过学的人,都对他们口中的江秀才没有半点印象。

    眼看线索就要断了,江溪内心升起了一丝无力感。

    袁大夫那么好一个人,都被她那狠心的父亲给害了,还发配了出去,现在她却连那个人都找不到!

    在屋子里狠狠地对自己发了一通气,现在她已经不住在昨天那个厢房中了,被宋三叫人挪去了旁边屋子。

    同时,她也听到那些丫鬟说了,她昨夜住的地方,是宋三的娘曾经最喜欢的屋子。

    霸占人家母亲最爱的地方,一向都不符合她的人设,江溪欣然搬了出来。

    坐在屋子里面,江溪满脑子都是临走前李氏和老爷子那双期盼的眼,以及躺在炕上已然油尽灯枯的老太太。

    难道就这样回去?江溪不甘心。

    突然,脑海里闪过什么,快得让江溪抓不住。

    起身出门,院里的小丫头在认真浇灌花草,还有一些打扫着庭院,外院那边也热热闹闹的,仿佛所有人的活力都被调动了起来。

    江溪上前去问道:“今日可是有客人要来?”

    她可不认为,小厮和丫头是自发地想要打扫宅院。

    正在浇水的小丫头停下了动作,对这位少爷上心的江小姐,她们可不敢有半点怠慢。

    “回江姑娘话,这边的知县大人知晓少爷来此,今日要前来拜见。”

    拜见两个字,足以证明宋三的身份地位之高。

    “哦,原来是这样。”

    既然他有别的客人,那她就不便去前院打扰,正要回去,突然江溪止住了脚步。

    她一拍脑袋,自己这是傻了吗,书院那边找不到线索,可县老爷这里,应该是有一点眉目的。上次,那人可是到这里来才让袁大夫被发配出去。

    县老爷,肯定知道那人的身份!

    江溪迅速地朝前院跑去,身后那些丫头拦都拦不住。

    她们都是小脚,平日里也只能走碎步,和江溪大脚比起来,顿时不方便许多。

    一口气冲到书房,宋三正在里面处理事情,他好像永远都有忙不完的事。

    “下次推门轻点,如此没有礼数,可是想永远留在这边。”宋三头也没抬,还以为是送茶水来的奴婢,语气颇有些不善。

    江溪靠在门边喘气,从后院跑来,这一段距离可不短。

    见茶水一直没有奉来,而且婢女也为开口认错,宋三不满了。

    抬起头,一眼就看到靠在门边的江溪,眼神顿时变得柔和起来。

    “你怎么来了?”起身,放下了他的那些公务。

    江溪走上前一把抓住了他,宋三略微一怔,难不成她又想玩那天的把戏?

    被咬一口的确有些疼,可能被她咬住,倒也不失为一件坏事。

    “宋三,我听说今天县老爷要过来这边,他是来找你,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他知不知道那个人现在的身份。现在,我只有这个线索了。”

    急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宋三有那么一丝丝失望。

    原来,她这次过来只是为了她的父亲。

    “放心吧,我昨天听袁修说起了这边的县令可能知晓你父亲踪迹之后,便派人散了消息出去,今日正是要代你询问。只是,你是个女子,不方便出面,暂且等我消息便是了。”

    他让人将她送回了后院,再三保证,一定会问出一些线索来,江溪这才安心。

    中午,前院那边不再冷清,后院处却只有她一个人用饭。

    饶是山珍海味,也不能够勾起她的食欲,她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那个人的下落。

    到了傍晚时刻,终于从这边看到县令的马车出去,江溪还来不及跑出去,宋三就带人过来了。

    “怎么样!”着急地握住他的手,江溪迫切地等待想要的结果。

    宋三微微摇头,希望在刹那间被粉粹。

    “县令说了,那人也有官印,他只知道和他是同一阶层的官员,可他并未细看对方究竟是哪里的官,只说看上去稍微有些熟悉。”

    会觉得熟悉,大概就是因为江秀才曾在这里考中过举人,所以曾经见过面吧。

    “你也别叹气,县令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可见他身边有一个人甚是熟悉,经过他仔细回想,认出了那人是这县城里的一位员外。

    明日,我便派人去那员外府邸查看,你可要去?”

    员外?难不成江秀才是得了别人的资助,或者是在外面另认了人家,娶了什么员外家的女子,这才抛弃了他们这些家人。

    不管怎么,这都是一条最为接近的线索,顺着摸过去,说不定就能把江秀才给揪出来。

    “要去!当然要去!”

    《txt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