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赫连宇这么一说,古悦仔细一想,还真的是,“应该是都是金丝楠木做的。”

    “那是不是一根木头所制的两个物件呢?”赫连宇接着追问。

    古悦摇摇头,“不知道,郡王府像这种材质的物件很多,而且很多都有些年头了,这就是很早的时候就有了,都是母亲送给我的。”

    赫连宇点点头,剑眉一敛,若有所思。

    “怎么?辰王府里好像并不缺少金丝楠木的物件吧?如果你想要,郡王一定会很乐意的送你一些的。”狭长的凤眸带着一丝谑笑的意味,送他们回府的时候,古奕然是竭尽全力的讨好他这个女婿,奉承的话说了一大箩筐,现在他应该正得意着吧。

    赫连宇薄唇冷冷的一挑,却没有说话。

    有些事情根本就不能说的明白清楚。

    马车突然间停了下来,只听见离枫略带冰冷的声音说道:“王爷?到了。”

    古悦一愣,疑惑的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很快,她就意识到根本不是辰王府到了,应该是指另一个目的地。当她想问清楚的时候,赫连宇冷峻的身姿略弯,已经下了马车,然后一手掀开车帘,一手伸向她,目光平静,声音清冷的说道:“还不下车?难道要本王抱你下来吗?”

    身后的小七听着,面颊羞涩的一红,眉眼里却泛着一丝的浅笑,王爷就是王爷,即使想对娘娘好,有时候也严肃的很,根本就不像一般男人那样缠腻。

    古悦却没有将手伸到他的手里,反而扶着车沿,打算自己下去。

    她可不是那种娇弱的贵妇,这点小事根本就难不住她,之前她是为了王妃娘娘这个身份不得已才装的娇贵的。

    反正就是不愿意解释他的好意。

    可是她的手刚刚扶住车沿,就觉得腰际被人一揽,双脚腾空,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赫连宇平稳的放在地上了。

    跟随来的丫头小厮立即看过来,也包括离枫,紫羽和小七。

    古悦的连瞬间红了,他这是干什么?已经出了郡王府了,装恩爱的时间过了吧?

    现在搞得她像动物园里的大猩猩一样成为了焦点。

    她用自己的胳膊肘狠狠的撞了赫连宇一下,然后压低声音,略带恼怒的说道:“谁要你抱了,多事。”

    众人以为他们说着什么体己话,一个个赶紧低头,或者是看向别处。

    古悦更加觉得无地自容了,明明是一对以命相搏的冤家,反倒在众人眼底成了恩爱夫妻了,在郡王府是如此,在辰王府也是如此……

    他难道就不别扭吗?

    反正她是浑身不自在。

    一抬头,发现这四周的景色有些熟悉,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是哪里……

    正当她茫然一片的时候,小七突然间拉着她的衣袖,欣喜异常的说道:“娘娘,您看王爷多好,带您过来拜祭夫人呢。”

    古悦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觉得十分熟悉呢,原来是真正的古悦脑子里对这里有着根深蒂固的记忆,这里是古家的陵园,生母慕容姿就葬在这里。

    看着那古朴的牌楼,还有牌楼前在秋风中仍旧坚毅挺拔的石雕,心中突然间涌起莫名的感动,眼睛顿觉涩涩的。

    “娘娘,不要伤心,今天来看夫人应该高高兴兴的才对。”小七拿出丝帕帮她轻轻的将眼角的泪水给擦拭去。

    其实,陵园里躺着的每一个先人都跟她没有丝毫的关系,突然间这么感伤,可能还是原主的记忆和情感在驱使吧。今天已经为原主做的够多了,也不在意多这一件。

    看见她突然间落泪,赫连宇觉得自己的心猛然间被狠狠的用剑刺了一下,尖锐的疼痛让他的心一缩。

    竟然不由自主的走过去,伸出双臂将她轻轻的揽在怀里,声音居然有了少见的温柔,“进去吧,你母亲知道你来看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也许是他的声音中没有了往日的霸气,也许是感激他的这一番安排,这次古悦没有推开他,也没有说任何反驳他的话,迈着步子,任由他搂着往陵园里走去。

    这里是古家陵园,只有古家的人才有资格进去,离枫和辰王府的众人都留在了外面,只有小七拿着拜祭用品跟着进去。

    古家在皇城已经屹立差不多四百年,因此这陵园里葬的先人就有四五十人,古悦的生母是死了不到十年,因此就葬在靠近陵园的外面。

    陵园是依山而建,经过一条山间小径就可以看见一块巨大的石碑,石碑上刻着慕容姿的名字,后面是用青石垒成的坟头。她毕竟是郡王古奕然的原配发妻,这坟墓也修建的大气恢弘,几乎是这座陵园中最显然的一座。

    前段时间,古悦为了婚事和古奕然闹得不可开交,被禁足了几个月,后来嫁入辰王府,也一直没有过来,算算,母亲的这座坟头已经有半年时间没有人来打理了。

    青石缝中长出了顽强的杂草,墓碑上也蒙着灰尘,还有一些鸟屎在上面,看见了不免让人心头突然滋长出一抹悲凉来。

    感觉鼻头有些有些发酸,眼睛热辣辣的,往日古悦伏在坟头痛苦的景象真切的浮现在脑海中,这里离郡王府并不远,她若是受了姚氏母女的气,必定会将心头的委屈向长眠于地下的生母倾述,这里是她能够寻求安慰的唯一地方。

    视线渐渐的模糊,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脏似乎能够感知到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就是古悦,在辰王府受的百般委屈都想在这里宣泄出来。

    小七将贡品,香烛一一摆好,还插上了洁白的菊花。

    将点燃的香递给古悦,“娘娘,先上柱香吧,娘娘看见您带着王爷一起过来,一定会高兴的。”

    接过燃香,恭恭敬敬的跪拜着,心里暗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女儿的,你的女儿现在已经不是无依无靠的弱者了。

    当她直起身体的时候,才发现赫连宇居然也恭恭敬敬的拿着燃香朝着石碑拜了三拜,目光微敛,薄唇轻抿,那冷然的目光居然还透着一丝的“尊敬”。

    古悦一愣,我没有看错吧?

    他对着郡王的时候都是摆着高高在上的王爷架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