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欢的眼眸中充满着殷勤的笑意,“世子,您今天去哪里忙了,怎么这会儿才回来?”

    赫连隶表情清淡,唇角微微一勾,“还不是建东衙门史东捕快的那件案子,今天史东的家属从老家回来了,我过去循例问了一些问题。”

    “那世子此行可顺利?”聂欢又是一笑,“如果有用得着卑职的地方请吱一声。”他和赫连隶都是刑部的师爷,可是却在赫连隶的面前称卑职倒是谦逊的紧。

    “没有什么顺利不顺利的,就是和之前的口供做了一些补充。”赫连隶这时美眸微微一抬,目光直接看着聂欢,“聂师爷是刑部的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回来?”

    聂欢哈哈一笑,平和的目光微微一闪,“我不过是回来跟尚书大人汇报一些事情,没有想到在这里遇见世子,既然好不容易遇见世子,世子可否赏脸跟卑职出去喝一杯,说来世子来刑部这么久了,卑职都没有请世子喝过酒呢。”

    “我是新人,应该我请聂师爷喝酒才对,聂师爷真的是太客气了,不过,我也有一些事情跟尚书大人汇报,今日恐怕没有空了。”

    “那世子您忙,卑职改日再请世子喝酒……”聂欢说着,身体退向一边,让出路来让赫连隶过去。

    赫连隶也就不客气的从他身边过去,经过的时候,眉眼都没有抬一下。

    苏沫沫跟在他旁边,压低声音贼贼的说道:“赫连隶,你是不是要把今天遇袭事情跟尚书大人说,让他彻查?”

    很快一个冷厉的眼神直接射过来,声音低而有力,“你最好给我闭嘴,本世子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手?”

    苏沫沫却冲着他鬼鬼的一笑,“好,记住你说的话,下次就是有一百个人要杀你,我也袖手旁观……”

    “你……”这件事情也用不着反复的提醒吧?

    “哟,世子回来了?刚刚尚书大人还问起世子呢。”这刚刚和聂欢分开,居然有碰到了潘云,潘云倒是在刑部衙门里常见,苏沫沫都已经和他很熟了,安心没事的时候还找他喝过几次酒。

    “潘师爷,不知道尚书大人说起我们世子什么呢?”苏沫沫冲着潘云一笑,“说来,我们世子今天出去发生了一件大事,正想跟尚书大人禀报……”

    “苏沫沫,你给本世子住嘴。”

    潘云顿时一怔,这苏姑娘笑盈盈的,而世子却是一脸的盛怒,他该给何种反应才恰当?

    想了想,才小心翼翼说道:“世子可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么?”

    “没有。”衣袖一甩,冷冷的往前走去。

    走在最后面的安心这时冲着潘云一笑,“潘师爷,今天世子走霉运,你最好离他远远的,就是看见了,也要绕路走,知道吗?”

    潘云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就要出去,今天不可能再碰到世子了。”

    苏沫沫以为赫连隶要回衙门一趟是想让尚书大人彻查之前遇袭的事情,没有想到他只不过是将从史东家带回来的那件衣服放在他办公桌的抽屉里,并且用锁将那个抽屉锁好。

    随后就直接说要回府,跟尚书大人连个照面都没有打。

    一路上,苏沫沫哼着小曲,跟安心打闹着回府,心情好的跟三月的天气一样。

    她的心情约好,赫连隶的心情就越糟糕,他下意识的认为苏沫沫心情好,完全是看见他在那些黑衣人面前出糗的那一幕,看样子,以后这件事情会被她当歌一样唱了。

    回到王府,赫连隶从马上轻轻的跃下来,立即就有人将他的马给牵走了。

    他眉峰轻轻的一蹙,薄唇微微的一挑,|“想知道所有事情就跟我会翠竹居。”

    苏沫沫立即笑盈盈的跑到他面前,眉尾一扬,“说话算数,这才像个男人嘛。”

    苏沫沫回头对安心说道:“安心,你回去准备好酒菜,本姑奶奶去去就回。”

    安心一副奴才样拍拍胸脯保证,“老板娘,你去吧,安心还会帮你把就酒给暖热了。”

    清冷的目光扫过安心那张谄媚的脸,赫连隶突然想起安心诛杀那些黑衣人时凌厉的身手,跟现在根本就是判若两人……

    苏沫沫和安心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头?父亲为什么不查清楚就将这两个人安放在我的身边?

    跟着赫连隶会翠竹居的时候,宛西正在大厅里为赫连隶准备晚饭。宛西穿着已经玫红色的长袄,上面是一个狐狸毛领,纯白色的,没有一根杂毛,映衬着她白嫩的小脸,那双眼睛就是黑葡萄一般清亮无比。

    白净的小手麻利的摆放着碗筷,拿起桌子上的一只白瓷酒杯,放在亮处仔细的看着,唯恐别的丫头做的不细致,没有洗干净。

    当宛西看见苏沫沫跟着赫连隶回来的时候,起初是一愣,随后赶紧放下酒杯,脆声说道:“苏姑娘来了?世子的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苏姑娘可否要留下来吃点?”

    一进屋,苏沫沫已经闻到了醇烈的酒香,在辰王府虽然吃得好,住得好,可是待遇和赫连隶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就拿这酒来说吧,她在辰王府可没有喝过这么香的酒,听见了宛西的话自然是顺水推舟,毫不客气的往桌子边一坐,“饭我就不吃了,酒喝一点还是可以的。”

    说完,已经自己拿起酒壶,往宛西刚刚放下的那个杯子里斟满,仰头就一饮而尽……

    宛西一怔,随后忙说道:“苏姑娘……”似乎想阻止苏沫沫的,哪里想到的她的动作居然这么快……

    宛西就像是犯了大错一样,一脸惊慌的望着赫连隶,“世子,苏姑娘她……”

    赫连隶的那张脸已经黑沉一片,“宛西,留什么人在这里吃饭岂是你一个丫头能够做主的吗?”

    “宛西……知错了……”宛西赶紧退到一边,垂手低头,眼睛里的泪光已经要溢出来了。赫连隶很少对她说重话,这一时半会的,她根本接受不了。

    苏沫沫一听立即就火了,忽的站起来,大声的说道:“不想请我喝酒就直说,拿一个丫头撒什么气?你还是不是男人,居然欺负一个小丫头,今天我喝了你一杯酒,改天我陪你就是了,就是皇城再贵的酒,本姑奶奶也买得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