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阅读网 > 其他综合 > 启禀王爷:王妃,又盗墓啦! > 第404章 怎么成宝贝了?
    “她怎么来了?”赫连宇抬起头,冷冷的扫了赫连隶一眼,然后把目光定格在苏沫沫的身上。

    合格苏沫沫不是离开辰王府了吗?怎么还会跟隶儿一起出现在这里了?

    赫连隶紧紧的蹙了蹙眉,眸底一片的冷沉,看样子,他倒是小看了这个苏沫沫这个女人了,让她离开辰王府根本不起作用,应该让她离开皇城才对。

    “她关心……二娘……案子,所以就过来看看……”

    “这个是世子吧?下官听说世子在刑部历练,让世子看看坞大人的验尸报告也好,说不定能够给下官一些意见呢……”佟大人看见他们父子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赶紧出来打圆场。

    可是这等重要的事情,赫连宇怎么可能让苏沫沫参与,时到今日,连苏沫沫的背景都没有弄清楚,所以一旦涉及到重要事情,他不得不惊觉。

    现在辰王府和太子就像是拴在绳子上的两只蚱蜢,如果其中一只遇到一点点的风吹草动的,另一只也会受到波及……

    “带着她出去,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

    眸底一沉,声音犹如从千年寒潭里冒出来的一样,除了冷,还有着强大的威慑力。

    赫连隶觉得自己心头的一颤,从小到大,父王对他管教严厉,因此,骨子里就对他有着一抹敬意和怯意。

    而且今天带着苏沫沫闯大理寺衙门,本来就是他的错,他更没有底气抗争下去。

    “我们走吧,有进展父王会告诉我的……”父王已经发怒了,他只希望苏沫沫能够听他的劝。

    可是苏沫沫又岂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主?

    闻言,嘴角一挑,清眸中泛起漫不经心的神色,“赫连隶,你信不信,他们在这里研究案情,就算是真的找出坞迪仁并不是辰王妃杀死的,这件事情也不可能轻易的了结……”

    她说的这句倒是实话,别的不说,坞迪仁的家人绝对不会服气的,那些坞家的党羽也定然不会相信坞迪仁的死和辰王府没有关系。

    赫连宇是相信苏沫沫的思维方式,可是仍旧不相信她这个人。

    “这事情本王会处理的,不需要你操心,你不要忘了,拿了本王三十万两银子,是不是要本王把银子收回来你才滚……”

    最后一个“滚”字说的有些难听了,赫连隶担心苏沫沫这个火爆脾气受不了,赶紧拉着她的胳膊往外走,“沫沫,我们走……”

    为了平息苏沫沫的心头怒火,赫连隶这才很柔声的叫了她的名字,而不是往日的那一声吼:疯婆子!

    苏沫沫没有留神,一下子就被他拉到了门口,赫连隶并没有察觉到苏沫沫的神色,不急不怒,出乎意料的平静,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辰王,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初娶辰王妃的最初目的,如果我能够帮着王爷早日达到目的,是不是可以解辰王府的眼前之困?”

    “等等,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赫连宇眸子半眯,那双好看的重眸里透着一抹让人匪夷所思的神色。

    似乎有惊喜,又有些顾虑,还有一些难以置信……

    这个苏沫沫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本王娶悦儿的时候,她应该刚刚来皇城不久才对……

    苏沫沫一转身,就挣脱掉赫连隶的掣肘,眉眼里闪过一丝的得意之色,声音清亮,不紧不慢的说道:“王爷想的什么意思,我说的就是什么意思……”

    “沫沫,你少说两句……”赫连隶在一旁劝阻,他总认为苏沫沫说得越多,就错的越多。

    “佟大人,本王有一件事情要跟这位姑娘谈,可否请大人行个方便?”

    佟大人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峰回路转,刚刚明明看见辰王恨透这个姑娘了,现在反而要单独跟这位姑娘谈事情,而且所谈的事情显然和辰王妃这件案子有关系|……

    “下官就暂且告退了。”佟大人是求之不得,如果辰王能够自己搞定辰王妃这桩杀人案的话,他也就会轻松很多,晚上不会失眠了。

    “你也出去。”赫连宇冷厉的扫了赫连隶一眼。

    赫连隶没有想到自己也在排除在外,刚才苏沫沫和赫连宇说的话,他是一句也没有听懂,但是有一件事情却是很清楚的,就是苏沫沫和父王都有事情刻意的瞒着他……

    他心里有些生气,气冲冲的说道:“出去就出去……”

    到了外面,冷风一吹,他那颗浮躁的心也平静了下来。仔细回想起苏沫沫和父王的对话,似乎在说,父王当初娶那个女人是有目的的。

    可是那个女人不过是郡王府里的一个千金小姐而已,有什么利用价值吗?郡王虽然也是被封的皇族,但是毕竟没有皇室血脉,在朝廷中更没有什么背景,说来也没有利用价值……

    今天这件事情父王是不可能告诉他了,不过他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从疯婆子那里打听到事情的始末,如果疯婆子不愿意说,哼,以后本世子也不不理她了……

    这种被身边人蒙骗的感觉让他的心如同猫抓一样,一道道疼痛锋利的划过……

    他几乎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疯婆子,可是到了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对疯婆子知之甚少,而且她似乎从来都没有打算主动跟他说她的过去。

    每次他问起的时候,她都是轻描淡写的带过,他以为她过往都是一些悲惨的回忆,所以不愿意提及,他也不想她难过,以后也就不主动问了。

    并没有过多久,内堂的门就被打开了。

    出来的时候,苏沫沫笑眯眯的,手里还拿着一张轻飘飘的纸片。

    而赫连宇心情似乎也不错,眸底的冷意消退了不少……

    “王爷,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去看望一下辰王妃?”

    “嗯,让大理寺的人带你去就可以了。”赫连宇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走到赫连隶面前,冷峻的脸庞上透着一丝清冷,“你待会送苏姑娘回去,一定要保证苏姑娘的安全,本王现在还要进宫一趟……”

    父王不是早上刚刚进宫了吗?现在又要进宫?

    什么?要我保护疯婆子?

    没有说听错吧?

    刚刚嫌弃疯婆子嫌弃的要命,怎么一瞬间就当疯婆子是宝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