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你可以放心,我就是帮你找人,也会秘密进行的……”

    从翠竹居出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天空染着一丝灿烂的晚霞,有着一丝迟暮的美感。

    苏沫沫和欧阳顺天这时也从琉璃园回来了,他们两个走路的样子都是昂首阔步的,简直形同父女,看上去让人忍俊不住。

    可是赫连隶见了,却忍不住的一阵心酸,苏沫沫看上去随心所欲的活着,高兴的时候哈哈大笑,生气的时候撸起衣袖就要揍人,可是她所经历的一定也有很多的不愉快的事情,如果不是被欧阳顺天收养,说不定她现在已经变成街头的小乞丐了。

    “小弟,你陪师父回去,师父好像有点咳嗽,明天记得炖些雪梨汤给他喝……”

    看得出,苏沫沫很爱欧阳顺天,几乎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父亲一样去关心。

    “丫头,劳资还没有老到需要人照顾,我这咳嗽是老毛病,就算是喝再多的雪梨汤也没有用,就不用麻烦凌玉了。”

    赫连隶赶紧说道:“要不欧阳先生就留在翠竹居吧,反正翠竹居房间多的是,我还可以让人多煮一些清热润肺的汤水给您补补。”赫连隶赶紧说道。

    欧阳先生可是以尊王墓为条件使得父王答应让苏沫沫进门,他现在可是赫连隶的大恩人,于公于私,他都得力求表现的。

    欧阳顺天却衣袖一挥,大气的说道:“辰王府这么好的地方劳资住不惯,劳资天生就是贱骨头,还是回简居住着舒服。”

    “你就由着师父吧,师父才不想住在王府里处处受拘束呢。”苏沫沫冲着赫连隶翻了一个白眼。

    他还以为这辰王府是人间天堂呢,每个人都稀罕住在这里呢。

    “还是丫头知道劳资的心意。”欧阳顺天哈哈一笑,一副很开心的样子,然后又猛地一拍赫连隶的肩膀,阴测测的笑道:“世子,丫头一般不会随便看上男人的,既然她看上了,就会认定一辈子的,所以,今天我算是正式的把丫头托付给你,不过,丑话我要说在前头,日后你要是敢对丫头不好,或者是欺负丫头了,我是绝不会饶了你的,你就是玉皇大帝,劳资也不会放过你||……”

    赫连隶赶紧点了点头,“请您放心,我是不会欺负她的,只要她不欺负我,我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姐夫这句话说的很对,咱们家的沫沫只有欺负别人的份……这一点师父完全可以放心……”苏凌玉说完,看见苏沫沫已经瞪起了眼睛,接下来一定是一顿臭骂了。

    他赶紧说道:“天色已经不早了,师父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在这个家里,除了师父,谁也压不住她的,现在不溜,等着挨骂吗?

    看见小弟拉着师父急匆匆的走了,苏沫沫立即将双手插在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红唇撅的老高,然后大声吼道:“赫连隶,你刚才说什么?姑奶奶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了?”

    赫连隶很快就明白为什么苏凌玉走得那么快了,简直就是把自己留给疯婆子出出气筒嘛。

    他反应也快,笑嘻嘻我的说道:“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就像气鼓鼓的蛤蟆,这会儿不是想欺负我吗?”

    “赫——连——隶——你说什么,有种的再说一遍,居然敢说姑奶奶是蛤蟆……”苏沫沫已经挥舞着拳头冲过来。

    赫连隶却早就已经往翠竹居里跑去,却不忘回头朝她一笑,“我绝对没有说错,不信的话,自己去照照镜子去……”

    苏沫沫气的直跺脚,连轻功都使出来了,一边撸着衣袖,一边怒吼着,“姑奶奶是蛤蟆,你是蠢鹅,笨鹅,呆头鹅……”

    今天呆头鹅的胆儿长肥了,居然敢说姑奶奶是蛤蟆,今天姑奶奶非得让他把蛤蟆用在他自己身上不可……

    翠竹居顿时一阵鸡飞狗跳的……

    因为古悦有了找那半张地图的打算,因此赫连宇说回娘家的时候她并没有反对,反正有苏沫沫和凤儿陪着她,就当出府散散心也不错。

    古悦她们几个女眷乘坐着马车,赫连宇和所有的护卫选择骑马,一行几十人威风凛凛的出了辰王府,往郡王府而去,。途中,苏凌玉也赶过来会合。

    苏凌玉穿着一身浅绿色的锦衣,腰佩那把赫赫有名的秦阿剑,俊美非凡,却又气势非凡,那些不认识赫连隶的人还以为他就是辰王府的世子呢。

    虽然说是回娘家给长辈拜年,可是因为辰王府的地位显赫,郡王府的人还是一大早就在门口等着迎接,当看见马车停下来的时候,古奕然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几乎带着一丝的踉跄朝着马车奔过来。

    “悦儿……”

    听到这声呼喊,古悦的心头一颤,内心的某处柔柔的塌陷了下去,也许原主的情感在作祟吧,一道郡王府,亲情似乎在心里复苏了。

    她赶紧掀开车帘,直接跳了下来,“父亲……”

    “悦儿,你慢点,别伤到自己了。”古奕然看见女儿居然直接从马车上跳下来,赶紧去扶住她,一脸的担忧。

    然后就开始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她,“悦儿,在牢里没有少受罪吧?让为父看看……”

    那双眼睛是满满的父爱,绝对没有一丝的掺假。

    古奕然并不是不爱这个女儿,而是他被很多事情牵住手脚,腾不出多余的精力来照顾这个女儿,以前,他觉得古悦不愁吃,不愁穿的,顶多就是受一些闲气而已……

    可是这次女儿却是去大理寺大牢待了几天,他听说那种地方根本就不是人呆的,进去的人都得脱几层皮……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以前对大女儿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心里充满了愧疚和悔意,现在女儿安然的归来,他心里比什么都高兴……

    “我好得很,不信的话,您看……”古悦的喉头一阵的发紧,眼眶湿润润,带着一丝笑容,原地转了一圈。

    当初她从花轿里醒过来的时候,得知原主的处境,在心里把这个出卖女儿的父亲翻来覆去的骂了好几遍,可是后来才明白过来,这个父亲也许并不完美,但是也不能否认他对原主的爱……

    “郡王,娘娘是金枝玉叶,大理寺不敢动娘娘一根头发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