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阅读网 > 其他综合 > 启禀王爷:王妃,又盗墓啦! > 第498章 银铃铛手链
    凤儿听到苏沫沫说起苏凌玉,心里居然觉得十分的难过,总觉得有一块很大的石头压在心口上,让她呼吸都觉得喘不过气来……

    “二娘,苏姐姐,我回去画画了……”凤儿勉强挤出一丝的笑意,然后转身就走。

    那大红的衣裙在夕阳中显得格外的艳丽,可是瑰丽的色彩却难以去掩饰背影的孤寂与落寞……

    古悦不由的幽幽一叹,“这次赐婚苦了凤儿……”

    苏沫沫却笑着来了一句,“凤儿有什么苦的,我觉得凤儿和那闵月国太子应该很般配才对……”

    美丽的眸子抬起来,瞪了苏沫沫一眼,“你不会不知道凤儿喜欢你的弟弟吧?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去宽慰一下你弟弟?”

    苏沫沫现在虽然悲情所伤,可是苏凌玉是她的弟弟啊,凤儿突然间被赐婚,苏凌玉应该很难过才对,苏沫沫怎么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对苏凌玉不闻不问呢。

    “他是男人,比凤儿要坚强很多,凤儿都能够挺过去,他更加不会有事的,不需要我操这份闲心……”

    说完,苏沫沫又吃起糕点来,一份没心没肺的样子。

    古悦笑骂一句,“我发现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铁石心肠的姐姐……”

    天黑以后,赫连隶来了琉璃园。

    可是苏沫沫避而不见。缩在房间里并没有出来。

    赫连隶无奈之下,在她的房间门口徘徊了几趟,就打算回翠竹居去。

    他刚刚一离开,苏沫沫就把门打开了,月色之下,她发现门口躺着一个比手掌略大的四四方方的锦盒。

    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一条缀满银铃铛的手链。月光之下,银铃铛手链散发着淡雅的光华,拿起来的时候,发出轻轻的脆响。

    看见这条手链,苏沫沫就十分的喜欢,戴在手腕上,和别人打架的时候,铃铃的直响,多威风?

    目光微微的一闪,将手链戴在玉藕般的手臂上,然后抬起手臂,迎着月光的光华,轻轻的晃动着,脆响声就在无尽的夜色中蔓延开来。

    还是呆头鹅懂我,知道我什么东西适合我,我会喜欢……

    这条手链还是留下吧,当做纪念就好……

    伸出另一只手去,轻轻的抚摸着铃铛手链,目光变得柔和而又伤感……

    赫连隶刚刚走到院子门口,就被古悦叫住,“世子……”

    赫连隶立即停住脚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二娘……”

    “你来看沫沫?”古悦看见赫连隶那俊美的面容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便猜到他一定是吃了闭门羹。

    苏沫沫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辰王府了,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还跟赫连隶见面呢?她一定是怕自己见到他以后,就无法硬起心肠离开了。

    “嗯,她不愿意见我,二娘,沫沫住在这里,替我多多的照顾她一下,顺便帮我劝劝她,一定要让她相信我,我的心里从头到尾就只有她一个人……”

    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微的垂了下来,覆盖住那双明亮的眼睛,在眼睑处投下一道弯弯的剪影,使得这张清俊无比的面容上充满着忧郁之色。

    古悦这才发现赫连隶似乎消瘦了不少。

    苏沫沫忍受着精神折磨,赫连隶何尝又不是呢?也许赫连隶承受的比苏沫沫还要多,一边是情,一边是义,情义两难全,一定在他的心里长期的打着拉锯战……

    “我也想帮你,更不想看见你们变成这个样子,不过,我正的是无能为力了,沫沫跟我说过,她明天就会离开辰王府……”

    古悦又忍不住幽幽的一叹,为了他们几个的情感问题,都觉得心力交瘁了,可是现在她是辰王妃,这些事情她不去管还能够指望谁呢?

    总不能在赫连宇回来的时候看见王府一团糟吧。

    赫连隶的眼神更加暗沉了,“她真的要离开王府吗?”这是他早就猜到的结果,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苏凌玉不是说帮他拖着苏沫沫的吗?

    她现在连苏凌玉都愿意扔下,可见她下了多么大的决心了。

    “嗯,不过,你放心,她虽然离开王府,但是暂时也不会离开皇城的,不过几日以后,据所不定了……”

    古悦一边说着,一边暗自思量着该用什么理由将赫连隶留在王府里,不去闵月国寻找尊王墓。

    “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是不是沫沫要和欧阳师父一起去找尊王墓了?他们什么时候动身,我好准备一下……”赫连隶答应过要陪苏沫沫一起去找尊王墓的,这可是求得苏沫沫原谅的最好机会。

    “世子,你要跟着去?你去了,王府里怎么办?凤儿怎么办?”

    古悦最想做的是用凤儿拖住赫连隶,凤儿可是赫连隶的宝贝妹妹,恐怕在这个世界上,赫连隶对凤儿的重视并不比苏沫沫少。

    “你也知道的,凤儿很喜欢苏凌玉,可是现在皇上将凤儿赐婚闵月国太子,凤儿不知道多伤心呢,上午一直求着我进宫去求太后和皇上,你是世子,自然知道这皇上赐婚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更改的,现在正是凤儿脆弱的时候,你这个哥哥一离开王府,凤儿岂不是无依无靠,连一个安慰她的人都没有……”

    赫连隶眉头皱了皱,冷凛的眉峰猛然的一束,轻轻的咬了咬唇角,瞳眸冷冷的一凝,“皇上和太后奶奶也真是的,既然是凤儿的婚事,为什么没有一个人问一问凤儿愿意不愿意?他们拿凤儿当什么?两国结盟的筹码吗?”

    赫连隶还在刑部的时候就听到这个消息,心里立即涌出对皇室的不满。

    如果要他为云国做出牺牲,他绝对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可是为什么是凤儿?凤儿从小身体就不好,受了多少折磨?这刚刚长大成人,就要远嫁异国他乡……

    想到这些,赫连隶恨不得带着凤儿远走高飞……

    如果他不是辰王府的世子,凤儿不是辰王府的郡主,这桩婚事不牵扯到云国的利益,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凤儿嫁到别国去的……

    “你也知道这已经是事实了,谁也改变不了,因此你能够为凤儿做的就是留在她身边安慰她,至于尊王墓的事情,就交给欧阳师父,苏沫沫和太子他们去做吧,而且闵月国也会全力支持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