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我下来,我又不是没有腿?”这里虽然黑乎乎的,但是古悦却可以想象的到离枫和那几个侍卫强忍笑意的表情。

    现在是在办正事,他整的这么肉麻干什么?就是要秀恩爱也要选择时间啊。

    幸亏是晚上,否则她的脸非得像一块红布一样。

    “你是有腿,不过你的腿是猪腿,腿短,走得慢,会耽误时间的。”感觉到她挣扎了一下,他的手臂又加重了几分力道。

    古悦还能够说什么呢?难道和他争论下去吗?这里根本就不是争论的地方。

    “我是猪,但是你娶了猪,你就是公猪……”她没好气的说道。

    “对,本王是公猪。”没有想到赫连宇居然很快就应了下来,“你是母猪对不对,记住,以后一定要下一窝猪崽……”

    “噗……”终于有一个侍卫忍不住笑出声来。

    “噗……”

    “噗……”其余的侍卫也跟着笑起来。

    就连泰山崩于顶都面不改色的离枫都忍不住笑了。

    古悦差一点没有直接吐血身亡。赫连宇的节操呢?

    他作为辰王的节操呢?居然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是猪,连带着她都成了猪婆……

    “你们谁在笑?”古悦一脸的窘迫,轻喝一声,他不要脸,她还要呢。

    “属下没有笑……”

    “属下没有笑……呜呜……”

    个个都说没有笑,可是他们即便是捂着嘴,仍旧可以听见强压住的笑声。

    在战场上威风凛凛的辰王,在云国一跺脚都可以让整个国家震动的辰王,现在居然亲口承认自己是猪,只是为了博王妃一笑,这传出去谁信啊?

    要是别人敢说辰王是猪,除非他是傻的,或者是不想活了……

    “今天本王说的话,你们谁也不许传出去,否则以军令论处?……”赫连宇一声冷喝。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居然传来车轱辘的声音,他们赶紧不说话了。

    依照声音的来源判断,应该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应该就是往闵思阁方向而去。

    这里是城郊,又大半夜了,居然还有人运东西,看来赫连宇的判断并没有错,明天是初一,今天晚上闵思阁就在做一些准备工作。

    加快脚步静静的靠近去,风一直吹着,树林里的树叶哗啦啦的响,就像是厉鬼在呜咽一样,不由的让人起一层鸡皮疙瘩……

    夜风毫不留情的从脸皮上刮过,似乎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冷痕,让人半天都回不过气来。

    几盏灯笼在黑夜中摇曳着,就像是鬼火一样。

    白天风景秀丽的地方到了晚上居然如同地狱一般的恐怖。

    “你们几个小心一点知道吗?要是把这些药水给弄洒了,就是把你们的脑袋剁了也不够陪的……”一个冷厉的声音毫不掩饰的在冷风中传来。

    现在已经半夜了,附近又没有什么住户,他以为自己就算是杀个人也没有人知道……

    “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做事的,吃饭的时候比谁都吃的多,做起事情来却比乌龟还慢,你们根本就是浪费粮食……”声音继续骂骂咧咧的,似乎只有他不停的骂人,事情才能够快点做完。

    这个人手里提着一个大灯笼,灯笼里的光芒可以看见三米左右的地方。

    三角眼,尖下巴,脸颊无肉,看上去还有一点凹陷,身材高瘦,穿着已经灰色的长袄,外面披着一件厚氅,看上去就觉得猥琐无比。

    他的身后跟着一辆马车,马车上托着两个大木桶,两个大木桶旁边都有一个人扶着,前面还有一个人牵着马。

    木桶里面应该是液体,车轱辘的声音也掩饰不住大木桶里的“哐当”声。

    四个人拉着马车往闵思阁方向去,赫连宇他们赶紧跟了过去。

    “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一直都不把大爷我放在眼里,你们知道吗?要是没有大爷我选中你们几个,你们早就成了行尸走肉了,你们应该知道感恩,以后多多孝敬我一下……”

    “是,铁哥,我们还准备跟着铁哥过好日子呢……”

    另外两个也跟着附和着。

    那个叫铁哥的似乎这才满意了,得意的一笑,然后说道:“这还差不多,你们以后做事麻利一点,娲娘娘不会亏待你们的……”

    他们到了闵思阁门口以后,直接从正门进去了,正门原来一直都是没有上锁的。

    赫连宇他们趁着月色从院墙上下去。这时候马车已经停在了院子中央,然后他们两个人一组将马车上的大木桶抬了下来,里面的大殿走去。

    铁哥将脖子缩在衣领里,抬着大木桶又吃力,忍不住的发起牢骚来,“要不是看在银子多的份上,这份差事还真他妈的不是人干的,大半夜的,又这么冷,躺在暖和的被窝里该有多舒服?”

    “铁哥,别抱怨了,要是让娲娘娘听见了,就不好了。”其中一个压低声音说道。

    “没事,他们现在应该都在下面呢,这么冷的天谁上来?再说了,我又没有乱说,不算触犯教规……”

    到了殿内以后,铁哥放下大木桶,然后走到右边,伸手往墙壁上一拍。

    “轰”的一声,大殿的中央居然有一块地方凹进去了,露出石阶来。

    原来在大殿的下面还有密室。

    他们四个将木桶抬起,往密室里走去,“小心一点,别弄洒了,要不然就交不了差了。”

    可能是以为夜深无人吧,他们下去以后,居然没有把密室的通道给关闭,给赫连宇他们省了不少事情。

    赫连宇让几个侍卫留下来保护古悦,他带着离枫往密室里面走去。

    阶梯有大约三十级,密室应该建在地下很深的地方,如果密室够深度,那也就证明它够大。

    很显然永安教的这个密室比独狼山寨发现的那个暗室还要大。阶梯两边燃着煤油灯,闪闪烁烁的,使得氛围有些诡异。

    到了下面以后,就是一道铁闸门,不过,门也是开着的,还是之前的那几个人没有关上,往前走了两步,就听见了人声。

    “你们把药水放好了,就可以回去了,这里的事情不需要你们管了。”一个十分冷沉的声音。

    “这个不用陈爷说也知道,后面的事情就麻烦陈爷了。”铁哥谄媚的笑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