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能这么说,太阳族现在根本就是分裂了,花醉宫的实力应该和现在的太阳族差不多,可是花醉宫为什么要躲在这苍鞠森林就不知道了……”

    “这也不难理解啊,太阳族一直都是避世而居的,深山老林就是他们最好的居所,这苍鞠森林应该是最适合他们的,也许他们住在这里并不是为了躲避孙千雪,而是选择的一个适合自己生存的地方而已……”

    “但愿是这样吧,现在一块四兽族徽在我们手里,还有一块在华灵非手里,叶峰的手里应该还有一块,如果此行顺利的话,我们就能够拿到三块四兽族徽了……”

    那边,华灵非和孙千雪还是打的不可开交,特别是孙千雪,一招招都透着无穷的煞气,恨不得要将华灵非一下子捅个透心凉……

    时间一长,双方的实力就分出来了。

    华灵非现在只有招架之力,根本就没有还击之攻,有几次根本就是险象环生,孙千雪的剑直接从她的耳际擦过,将她发丝都斩断了几缕……

    华灵非立即从树上下来,被震落的树叶跟她一起飘落下来,她伸手抓住几片树叶,朝着孙千雪射过去。

    那本来柔嫩的树叶瞬间就像是钢片一样,穿过空气时劲风发出“嗖嗖”声响……

    孙千雪将手里的长剑一挥,将这些树叶给挡了回去……

    其中有一片就朝着华灵非自己的胸口飞过来……

    “灵非,小心……”

    就在这危机的时候,赵水孔突然间扑了过来,将华灵非给推开,用自己的身体挡了过去……

    “赵哥哥……”华灵非发出一声惊呼。

    赵水孔已经跌落在地上,那片树叶如同钢片一样嵌入他的后背,后背血迹已经将他的衣衫给染红了……

    孙千雪手里的长剑却没有半丝的犹豫,又朝着华灵非刺过来。

    剑尖闪烁着寒芒……

    华灵非还诧异于赵水孔为她当了人肉盾牌,反应慢了半拍,当感觉到强大的劲风迎面扑来的时候,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赶紧将手里的剑一扬,直接挡了过去……

    可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那泛着寒光的剑尖已如破竹之势朝着面门刺了过来,那双漂亮的瞳眸瞬间睁大,露出惊恐之色……

    “哐”的一声,紧要关头,孙千雪的剑居然人用力的磕开……

    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就听见赵水孔大声的喊道:“灵非,你快走,辰王府的人在这里有埋伏……”

    赫连宇一出现,赵水孔就就陷入了绝境,他因为听信了族长的族长的话,出卖了如此信任他的华灵非……

    华灵非见突然间有多了几个人,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抽身就要离开。

    可是她刚刚迈开步子,就有左右两把剑朝她刺过来,她赶紧俯下身体,侥幸的躲过了过去……

    “既然来了,就别想离开……”苏沫沫冷哼一声。

    她和离枫那一剑根本就没有想伤华灵非,只是阻挡她离开这里而已,要不然,她又怎么能轻易的躲开?

    “我跟你们无冤无仇的,你们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这是我们太阳族内部的事情,你们有什么权利干涉?”

    眼前的情况越来越糟糕,那张小脸已经有了惊慌之色,赶紧闪身。

    可是离枫和苏沫沫的剑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缠着她不放,步步逼近,让她步步后退,最后,退无所退,身体靠在了一根树干上。

    “我们并没有想要你的性命,刚才王爷还救了你一命呢,我们只想接你手上的四兽族徽用一下,只要你答应,我们会保护你的……”

    苏沫沫红唇邪肆一勾,将手里的长剑收了起来,这个什么花醉宫宫主,连一个孙千雪都打不过,她在这里就像是笼中鸟一样,还能够上天不成?

    离枫也将心里的长剑放下了。

    华灵非反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对方有所图谋,她暂时才是安全的……

    “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答应过我,华灵非和叶峰交给我来处置吗?”孙千雪一脸的愤怒,那双眼睛几乎可以看出燃烧起来的怒火。

    刚才那一剑如果不是赫连宇挡住,她一定可以刺中华灵非的咽喉,她就算是命大死不了,也可以要她半条命……

    面对着孙千雪的质问,赫连宇冷眸一眯,瞳孔微微的一缩,声音阴冷,“孙千雪,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你要帮我们找到四兽族徽,而我们帮太阳族清理门户,剿灭花醉宫……”

    “只要将华灵非杀了,花醉宫没有宫主,不就不攻自破了吗?”

    到了现在她还理直气壮的,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孙千雪,你当本王是傻瓜吗?”赫连宇加重了语气,目光朝着凌厉的射过来,“这华灵非一死,本王找四兽族徽的线索就断了,以后就由你牵着鼻子走了,对吧?如果你是真心想合作,现在应该做的是抓住华灵非,而不是要杀死她,你根本就是想将辰王府当做对付花醉宫的武器,从来都没有想过履行承诺……”

    在那样强势目光之下,孙千雪的气势很快就弱了下来,尴尬的笑了笑,声音也软弱了很多。

    “王爷,您这是误会了,华灵非的手里虽然有耀金族徽,可是并不一定在她的身上,肯定由叶峰保管着,叶峰才是关键人物,他比华灵非知道的还多,所以,把华灵非杀了,就可以打击花醉宫的气势,而四兽族徽的事情我们在从叶峰身上下手,和王爷的交易我怎么敢忘记呢?我要杀了华灵非,不过是为了帮王爷扫清障碍而已……”

    这个孙千雪果然是巧舌如簧,古悦不得不承认自己以前真的是看错她了。

    想起第一次在春潮阁看见她的时候,抱着一把木琴,娇娇弱弱的,就像是一朵刚刚盛开的花儿一样,似乎一阵狂风吹来都可以要了她的性命,让人觉得这种女人天生就是让别人来呵护,来保护的……

    谁知道她却是一个如此有心计,两面三刀的女人。

    有时候,还真的不能只看表面,特别是人……

    赵水孔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额头上都渗出一层冷汗了,背后的疼痛使得他身体都颤抖了……

    。全本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