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心眼好,看谁都是好人,我跟你说,以后还是尽量躲着他吧,王爷又是一个醋坛子,如果着醋坛子打翻了,也够你受的……我们现在去街上溜一圈,回去的时候也要注意一些,不能再让他跟着了……”

    随后,她们真的在街上溜了一大圈,确定没有人跟踪以后,才在傍晚的时候回到花儿他们住的那个农家小院。

    苏沫沫并没有在那里逗留很久,把买的东西交给花儿以后,就回宫了。

    花儿看见这么多好吃的,小脸笑眯眯的,特别是糖葫芦,一边自己吃,一边拿给阿青,“爹,你还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糖葫芦吧,这京城的糖葫芦比我们乡下的糖葫芦要好吃很多,特别的甜……”

    阿青拿着糖葫芦,脸上的笑容也像个孩子似的满足,那些糖葫芦一口一个,他几乎没有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了,“好吃……”

    可能因为以前太穷了,根本就没有吃过什么好东西,因此阿青吃东西总是很急,吃的到处都是,嘴角边,面颊上,衣襟上,惠卿不停的用手绢帮他擦拭着,嘴里不停的说道:“阿青,你慢点吃,没有人跟你抢……”

    一串糖葫芦他很快就要吃完了,可是剩下最后一个的时候,突然间停住了,递给旁边的惠卿,“花儿娘,你……吃,很甜的……”

    看到这一幕,古悦的眼睛都湿润了,阿青虽然痴痴傻傻的,可是在他的心里还是有花儿母女的,在阿青的心目中,谁也替代不了她们的位置。

    惠卿微微的一笑,将糖葫芦重新推到阿青的嘴边,“我不喜欢吃甜的,阿青自己吃……”

    花儿这个时候却将自己的糖葫芦递过来,笑着说道:“娘不喜欢也尝一下,真的很甜,还有很多的,我和爹也吃不完……”

    惠卿这才带着笑意轻轻的咬了一口,“真的很甜,记住,也不能吃很多,听说糖葫芦吃多了,会蛀牙的……”

    “知道了,剩下的那些我留着和爹慢慢吃。”花儿很懂事的点了点头。

    古悦走过去,看着他们,浅淡的笑意在面颊上划过,“花儿,到底是京都好,还是你们家里好?”

    花儿停住嘴,将头微微的一偏,然后说道:“当然是家里好,在村里有很多小朋友陪我一起往,而且爹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往,那些小朋友虽然有时候会欺负爹爹,可是他也很开心,这这里就是一样好,不愁饿肚子,有很多好吃的,如果能够把这些好吃的都带回家里去就好了……”

    可是人生很多时候根本就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

    惠卿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波澜不惊的说道:“花儿还只是一个孩子,有些问题不应该让她去做决定,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人只要不饿死,就会有希望的,说真的,我觉得留在这里,一点点的希望都看不见……”

    她现在看上去一片的淡泊,只想以后跟着夫君和孩子在那个穷乡僻壤平平静静的过完一生。

    古悦的目光却一凝,看向惠卿,“我知道你淡泊名利,只能想着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可是你想过没有?现在薛皇后已经知道了你们的存在,就算是她放你们回去,你觉得以后还可以过平静的日子吗?宫廷斗争向来都是残酷的,薛皇后虽然贵为皇后,可是又有多少势力在背后监视着她这个皇后?当年薛青的事情就曾经连累薛皇后被逐出皇宫,现在薛青好端端的活着,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在背后伺机而动?我跟你说这些,就是让你明白一个道理,逃避不是办法……

    我也很喜欢花儿,希望花儿能够很好的生活,可是前提必须是将当年的事情解决了,花儿才能够开启美好的生活……”

    “你不要游说我了,当年的事情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遇见阿青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我可怜他,然后就收留他,最后嫁给他,生了花儿,不管是谁问我,都只有这么一个解释,绝对不会有什么真相的。”惠卿眉头一凝,很坚决的说道。

    古悦幽幽一叹,也不再说什么了。惠卿本来就是一个蕙质兰心的女人,事情该如何处理,她自己也是有分寸的,现在她什么不说,一定是有所顾忌。

    他们几个刚刚吃完晚饭,这个时候赫连宇才回来。

    古悦赶紧去厨房给他拿吃的。

    这里的厨房每日三餐没有看见炊烟升起,可是到了饭点,厨房里就会有香喷喷,热腾腾的饭菜,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时候送过来的,谁也不知道,总之,就是在这农家小院的周围有很多人暗中保护着,暗中照顾着。

    赫连宇也跟着进了厨房,“悦儿,本王有手有脚的,取个饭菜不用你动手。”

    古悦回眸微微的一笑,“你一直在外面奔波很辛苦的,我做妻子的为你做点小事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又不是那种娇气的千金小姐。”

    说完,她将锅盖揭开,里面放着一个蒸屉,蒸屉上放着酒菜,菜色很丰富,有肉,有鱼还有汤,赫连宇赶紧将托盘递过来,让她将蒸屉里的饭菜放上去,他们虽然很少做粗活,可是配合起来,也是亲密无间的,似乎能够很轻易的想到对方下一步会做什么,真可谓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两个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今天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找到了线索没有?张龙和赵虎到聊城干什么去?”古悦很随意的问道。

    赫连宇眉头深深的一凝,“他们说是去做生意,可是根据本王的调查,他们在聊城的确一人有一间店铺,不过,那店铺的生意并不好,根据附近的人说,这两间店铺从一开始就生意不好,老板似乎也没有怎么用心打理,一直由伙计看着,可是今年他们却在那里呆了两个月,说来还真的是蹊跷……”

    “这么说来,薛皇后的怀疑并没有错,他们两个人的确有鬼,赫连宇,看样子真相很快就可以水落石出了,就是花儿娘什么也不说,从这两个人的嘴里应该也可以知道很多的事情……”

    可是赫连宇却幽幽的一叹,“想从他们嘴里得到线索已经不可能了,原来在几天之前,这两间店铺同时遇到打劫的,他们说是被劫匪给杀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