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事情跟恒王有关,就得从恒王身边查起了。

    在后花园逛了一会,薛皇后有些累了,苏沫沫就送她回房了。

    古悦这个时候就将安平公主要解除婚约的事情告诉了德太子。德太子一听,立即拉着紫羽的手,十分激动的说道:|“真的是太好了,我不用娶太子妃了,紫羽,以后我们还可以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赫连宇却说眉头一蹙,然后沉声说道:“太子不用高兴的太早了,你难道没有听悦儿说的话吗?闵月国会另选一名公主送给云国做太子妃,事情很简单,闵月国一定要和云国稳固关系,这样才无惧勿国……”

    古悦怜惜的看了紫羽一眼,“而且,就算是你一直坚持不娶闵月国的公主,但是你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你是云国的太子,一定会有很多人替你张罗婚事的,太子,这事情你是躲不掉了……眼下,只不过将事情缓和了一些,让紫羽在你身边过的舒服一些……”

    “大不了我不做这个太子了,然后找一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和紫羽一起平平静静的生活好了。”德太子的容颜立即冷了下来,目光变得坚毅果决。

    紫羽马上说道:“你万万不能有这种想法,如果你真的这么做,那就是把我变成了千古罪人,云国需要你这样的好太子,你是未来的明君,你一走,云国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到时候生灵涂炭,让我如何能够安心?你又真的能够置身事外,和我平静的生活在一起吗?”

    “紫羽……”德太子顿时觉得喉咙一紧,声音都有一些哽咽了。

    紫羽说的道理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只不过想到以后紫羽看着他娶妻生子,然后登上皇位,最后坐在他身边的女人是别人,他的心就像是刀割一样的疼。

    他实在不想让紫羽为了他而承受这么多……

    “太子,紫羽一个小丫头都能够明白的道理,你又怎么会不明白呢?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你可以选择和任何人在一起,可是你是云国的太子,未来的君王,你的性命并不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而是属于云国百姓的,以后再也不许说这样的傻话了。”

    赫连宇沉声说道,眼眸里射出凌厉的光芒,鄙视着德太子。德太子慢慢的垂下了眼眸,低声说了一句,“王叔,我知道了。”

    一边的古悦却狠狠的瞪了赫连宇一眼,“你就知道说这种大道理,太子有这样的想法,那是因为他至情至性,只想活的更加真实一些,太子也不过是发发牢骚而已,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情来的,你是他的王叔,难道还不了解他吗?”

    德太子赶紧说道:“王婶,你就别责怪王叔了,王叔经常在我身边提点我,我才不会犯错误……”

    紫羽的手指绞了绞衣角,表情很着急,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太子,娘娘,你们都不必管我,我本来就是一个奴婢,能够在太子身边服侍太子,经常可以看见太子,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至于别的,我真的没有想过,我没有愿望,只要能够待在太子身边做一辈子的宫女就可以很知足了……”

    她在心里想,这也是一起慢慢变老吧?只不过是另外一种形式而已……

    “好了,我们都不要说这件事情了,本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反而越说也不开心了……”古悦拉起紫羽的手,然后灿烂的一笑,“那边有秋千,应该是苏沫沫做给自己玩的,我们也去玩一下吧。”

    紫羽点点头,“我来给娘娘推秋千,奴婢好久都没有伺候娘娘了……”

    看着她们两个欢快的跑开,赫连宇的内心一片柔软。

    当他收回目光的时候,才发现德太子也一直看着她们的背影,唇角微微的扬起,脸上的笑容淡淡的,似乎可以暖到人的心里去。

    “我明白你内心的感受,如果换做是悦儿,我也愿意抛开一切,只想单纯的跟她在一起,可是命运有时候根本由不得我们自己做主,不管是高高在上的君王,还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能没有遗憾的……”

    德太子收回目光,淡雅的一笑,“王叔不用多说了,我明白的,以后再也不会任性了,不管我家里娶得是谁,我一定要人紫羽明白,她在我的心里才是最重要的……”

    赫连宇目光看向太子,充满着赞赏,“太子说得对,有时候女人不需要一个名分,她们更需要我们的心,只要把心给她们了,我们无愧,她们无悔……”

    景阳宫里有很多好玩的玩意,什么秋千,木桩,还有几个稻草人,古悦一看就知道是苏沫沫的杰作,她不仅仅常常来陪薛皇后几乎是把景阳宫当成了自己的家,木桩是用来练拳脚的,稻草人是用来练暗器的,秋千嘛,就是用来玩的,她在景阳宫里也不能老老实实的待着,怪不得薛皇后说她是景阳宫里的小祖宗呢。

    其实古悦最想练一下自己的暗器功夫,自从练了赫连宇的那套内功心法以后,暗器功夫精进了不少,可惜是时灵时不灵,根本还没有达到驾轻就熟的地步,可是她毕竟是辰王妃,在景阳宫里练暗器未免有些贻笑大方,怕丢了云国的颜面。

    还是荡秋千吧,比较适合女孩子玩,自己也显得淑女一些。

    很快,她就坐到了秋千上,这个秋千是用竹子做的,两边就是普通的麻绳,很简单的那种,根本就不像一般大户人家院子里的秋千那么精致,不过,这样反倒更加符合苏沫沫的个性,她这个人只讲求实用,而不会去在意一些没有必要的细节……

    古悦坐了上去,紫羽就在一边推着,“娘娘,抓紧绳子,注意安全,我可要推了……”

    她一仰头,然后一笑,“没事,我可不是一般娇弱的女人,摔不了……”

    紫羽也笑了,立即用力的推了起来,谁不知道王妃娘娘是会武功的,听说王妃现在的武功可厉害了,一个人可以打倒四五个男人,她一直以曾经伺候过古悦为荣……

    因为这个秋千是苏沫沫玩的,因此绳子更长,荡的更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