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凉亭看上去也是年久失修,颜色都显得很陈旧,那些种植的花朵,看上去也并无章法,一看平时就缺少打理。

    王府虽然很大,却缺少人气,显得有些死气沉沉的。

    突然,赫连隶的眼睛一亮,他发现庭院里有一个很眼熟的秋千,就和景阳宫里的秋千一模一样的,两边的绳索特别的长,一般人可不敢荡这样的秋千。

    赫连宇也注意到了这个秋千,记得上一次在景阳宫的时候,悦儿就因为荡这种秋千将紫羽给砸伤了。据他所指,鹤王并没有子女,而且这种秋千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玩的。

    “沫沫,你怎么会觉得搞错了呢?发光粉就在庭院里,你自己看清楚一点,就算是魅姬现在不在鹤王府,她也曾经来过鹤王府,这个鹤王不可能是清清白白的……”赫连宇目光紧紧的一眯,目光显得很凌厉。

    苏沫沫这才回过神来,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我听说过这个鹤王,他平日里就知道吃喝玩乐,还有四海游历,应该是一个淡泊名利的人,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样的人会和勿国勾结,做出背叛闵月国的事情来……”

    赫连宇薄唇突然间冷冷的一勾,“说到吃喝玩乐,四海游历,本王又想到了苏雅风……”

    一听苏雅风的名字,苏沫沫的内心一抖,赶紧的垂下眼眸。

    就是这个细微的眼神,也没有逃过赫连宇的眼睛……

    “凡是不能再看表面,我们下去看看就知道了……”古悦的心也同时一颤,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苏沫沫的身份有可能是……而她的叔叔不就是……

    还有之前种种的巧合……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古悦真的不相信自己的猜测,苏雅风这个人虽然放荡不羁,可是也不像是十恶不赦的人啊,还有,他救过她几次命……

    可是她忘记了,坏人这两个字是不会刻在脑门上的,人的情感很容易占据理智……

    他们几个人从院墙边悄悄地溜下去了,那里有很多柳树,从那里下去最适合不过了。

    偌大个鹤王府根本就没有看见几个下人在走动,庭院的右边种着一些葡萄,葡萄架子搭的很高很大,有两个穿着灰色长衫的小厮在那边摘葡萄,除此之外,就空荡荡的,看不见一个人了。

    那两个小厮专心致志的摘着葡萄,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来了不速之客,似乎他们已经习惯于如此安静的环境……

    赫连宇打了一个眼色,示意大家一起去后院,因为之前在屋脊上看的时候,发现后院有一些发光粉,而且,后院一般都是比较隐蔽的地方,用来藏人是再也合适不过了。

    后院比前院更加宁静,连微风拂过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后院似乎比前院更具有规模,有几栋阁楼,还有一座很高的假山,不过,后院看上去更加的颓败,假山上都长出了长长的青草,阁楼台阶的石缝中也有小花小草顽强的生长着,这边的亭子里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就像是很久都没有人迹一样。

    前面的阁楼石阶上,映照着阳光,仔细看上去,有些闪闪发亮,很明显魅姬是进了这个阁楼。

    赫连宇打了一个手势,让他们将阁楼包围起来,赫连隶和苏沫沫从左边进去,安心和上官菲菲用右边进去,赫连宇带着古悦从前面进去。

    “悦儿,你要小心一点,跟在我的身边,一定不要走开。”赫连宇压低声音交代着。

    “你放心好了,我知道分轻重的,难道我就不想要性命了吗?”说着,赫连宇已经将阁楼的大门轻轻的打开,连一点点的声响都没有。

    外面的阳光顿时照射了进去,阁楼的厅堂清晰的呈现在他们的眼前,偌大个厅堂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墙上就挂着一幅画,好像是八骏图,不过,画上蒙着灰尘,一看就是随手临摹的,一副临摹的名画挂在墙上,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赫连宇忍不住的多看了两眼,看着看着,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突然间大喝一声,“悦儿,小心……”

    他赶紧用手将古悦拦腰一抱,然后两个人飘出了很远,“嗖嗖”几声,劲风划过空气,几道暗芒朝着他们激射过来,幸亏他们躲闪的快,那带着暗蓝色,一看就是淬了毒的冷箭从赫连宇的耳边擦过……

    他们刚刚一站稳,又是“嗖嗖”的几下子,冷箭在厅堂里肆意的穿过,,如同一张大网,想把他们网在中间……

    赫连宇不敢有丝毫的马虎,紧紧的搂着古悦,不停的闪避,另一只手拿着宝剑,不停的挥舞着,将很多冷箭打落在地……

    这时候,苏沫沫他们分别从左右两边的窗户跳进来。

    赫连宇大声喝道:“隶儿,那幅画有问题,总机关应该就在那里……”

    赫连隶听后,点了点头,然后冷眉一簇,将手里的长剑一抖,就朝着那幅画飞过去,这时候,不断的有冷箭从他的身边射过,可是都被他手里的剑给挡了回去……

    最后,深凝一口气,将所有的内力都注入到手中的长剑,剑气一扫,那幅画顿时被一团白光所笼罩,然后就烧了起来。

    墙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大坑,整面墙都给毁了,灰尘和土屑飞扬,迷蒙了所有人的眼睛,不过,冷箭瞬间停止了……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很快,就是一声大喝,“来着何人,居然敢私闯我鹤王府?”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一怔,包括古悦和赫连宇父子,他们一下子就听出是苏雅风的声音。

    很快,就看见苏雅风穿着一身秀金的白袍走了进来,身姿笔直,脸上再也没有那种放荡不羁的神色,看上去反而十分的严肃,朝他身后看过去,离着一百多和劲装大汉,一看就是鹤王府的护院。

    “苏雅风,果然是你,看来,本王真的没有猜错……”赫连宇冷冷的一笑,一切已经了然于胸。

    “赫连宇,果然是你。”苏雅风也冷冷的回了一句,那双三角眼看上去阴冷无比,闪烁着寒光,“你为什么像一条疯狗一样,咬着我不放?闵月国的事情关你云国什么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