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大魔王娇养指南 > 第360章 一回首已是百年身
    “怎么说?”

    “你看山水地形,北边山石坍塌堵起缺口以后,这里就成了极阴之地。按理说易生魑魅,如果年头久了,还可能修练成恶灵或者尸魃。”姚天师把最后一件法器收起,“可是我问过乡民,近百年来,这里几乎一例灵祟都没有。”

    章县令啊了一声,看见儿子就在不远处,下意识压低了音量:“你是说,晴芳含愤而死,又是死在这种极阴之地……”

    “是啊,虽非绝对,但她的确有留恋人间的理由,甚至转为厉厄。”姚天师轻声道,“但你在方才的法会里也看见了,这片山林出奇地干净。”

    章县令也觉有异:“是花神镇住了这里的地气?”

    “应该是吧,并且本地山泽的确有安抚和接引亡灵的职责。”姚天师已经收拾妥当,他把几件重要宝贝随身揣好,余下的沉重家伙都叫县兵扛起。县太爷带来的人手,不用白不用。“我也不想打听。这与我们无关。”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他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不复少年时的追根究底,反而体会到处世要常怀一点敬畏。

    章县令叹了一口气:“回去吧。”转身时又想起那一对来历不明的姐弟。

    他们会和花神说什么?花神最后会不会留下来?

    他也好奇得紧,毕竟不是谁都有幸能够看到花神。可是姚天师说得对,这些事与他们无关。

    难得糊涂哇。

    他摇了摇头,将这些事都抛到了脑后去。

    ¥¥¥¥¥

    三人沿着河岸走出很远,直到后头静悄悄,再也听不到一点人声,曲云河才停下脚步,慢慢坐到岸边的大石上。

    他还有些垂头丧气。

    燕三郎很好奇,此人到底是个什么状态?

    经过了这一小段时间的消化,曲云河显然已经冷静许多,不似先前的癫狂。两人走过来,他甚至还能抬头勉强一笑:“抱歉,失态了。”

    这笑容比哭还难看,燕三郎倒是挺理解他的。任谁一睡百年醒过来,发现天下大变,曾经最重视的人和国都成昨日泡影,那种滋味可以把人活逼疯吧?

    他记得石星兰在课堂上说过一句话,人怎样觉得自在?那便是周围的一切都熟悉,都得心应手。

    可是曲云河醒来,一切却已物是人非。

    那一瞬间的失落、恐慌、不甘和怅惘,实非常人可以想象。

    他的目光落到燕三郎身上,这回终于带上了审视:“这是您的……呃?”千岁既然重现人间,和这少年的关系看着又很奇异,那么或许是阿修罗有了新的主人?

    只是她向来心高气傲,曲云河很难将“你的主人”这四字问出口。

    显然他恢复理智,判断力也跟着回笼了。

    千岁扯了扯嘴角,连个笑容都欠奉:“伙伴!”

    她从不承认燕三郎是自己的主人。

    小少年眉心微蹙。木铃铛的秘密是他和千岁小心保守的终极秘密,从这段对话来说,来历不明的花神知道阿修罗从前有过主人,并且推断千岁与他也是这种关系。想来,他是了解千岁从前过往的。

    也就是说,这两人不仅认识,还有相当的交情。

    不过燕三郎也注意到,他全程都未提过“木铃铛”三个字,或者它的本名——天衡。

    千岁“嗯”了一声。

    曲云河只说了四个字:“平凡无奇。”

    燕三郎面无表情,既未生气,也未不忿,就好像没听见曲云河的评语。

    曲云河扬起眉毛,倒有些讶然,阿修罗的新主人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这个年纪的小少年哪个不是周身洋溢着活力和直白?

    听见这种话,总该有几分不服气罢?

    这小子,怎么安静得像个七八十岁的小老头儿?难道是太腼腆,太怯懦?

    曲云河首先排除了最后这两种猜疑。她的主人,必定与这两种特质无关。

    千岁轻笑,把胳膊架在燕三郎肩膀上:“小心,他很记仇的。”

    只这一个动作,曲云河的眼神就变了。

    千岁的脾气,他们这些老人再清楚不过。以阿修罗的高傲,便是昔日靖国王宫中的达官和高人,她都未必放在眼里,更厌恶与人有身体上的任何接触。

    她这个动作直接表明,千岁与这少年实是亲密无间。

    不过他的心思并不放在阿修罗的新主人身上,因此这念头只是转瞬即过,随后他就把注意力投放到自己关心的问题上:“女皇怎会、怎会?”

    一个“死”字,硬是说不出口。

    “那时娄师亮已经死了,我也没能亲见她的最后一程。”千岁踢了踢地上的小石子儿,“但有可靠消息,她是自尽的。”

    靖国女皇传奇的落幕,被石星兰写进了戏本子。春秋笔不说谎,千岁确认那消息确凿无误。

    她回望淙淙河水:“你还活着的时候,靖国已是大厦将倾。后来,就更不成了。”

    “自尽?”曲云河将这两字在嘴里反复咀嚼,最后只变作了一声涩得化不开的长叹,“我心心念念都是快些醒来,再去护卫女王。出发前我向她许诺,一定赶回来参加她的寿辰大典,哪知道……”

    哪知道女王根本没能等到他醒过来,哪知道这一睡就是百年。

    “我记得你在南云岭一战中身亡。算一算地点,应该就在这附近了。”千岁侧了侧头,“靖国女皇接到你的死讯以后,将自己关在花园里有大半天之久,臣子一律不见。”

    曲云河动容,缓缓低头埋入膝盖,不吭一声。

    燕三郎看不见他的神情,却能感受到这男人身上传出来的哀恸欲绝。

    人世间最大的悲痛和无奈,莫过于生离死别。

    千岁当然没有这种体会。她等了好一会儿,见他没有接话的意思,只得道:“你怎么会变作花神?”

    “花神?”曲云河微微一怔,才反应过来,挠了挠头。

    方才村正开口恳求,他心情激荡,并没有过多理会。现在想来,对方好像也是唤他“花神大人”。

    千岁撇了撇嘴:“难不成这里还有第四个人?”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