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大魔王娇养指南 > 第1083章 隔壁就是铁府
    他问的是千岁。

    颜焘虽然布下结界,但和邱林还在偏厅内谈话,仍在阿修罗的神念扩展范围之内。

    千岁就等着他提问呢:“看他口型,仿佛是个惊天消息。”

    “嗯?”知道她喜欢卖关子,燕三郎很配合地应了一声。

    “这侍卫说,‘王上病危了’。”

    燕三郎悚然动容:“当真?”

    这消息堪称石破天惊。

    “我说过了,只能看口型!”千岁哧了一声,“你觉得,我看错的几率有多大?”

    很小。

    燕三郎立刻想起半个月前与少年天子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见面。

    那时,他就看出宣王顽疾在身,很难根除。“他的病情应该进展缓慢才是,怎会突然恶化?”

    “维持慢性,还是由慢转快,这都因人而异。”千岁并不在意,“你也知道的,这种病人最后往往是死于并发。”

    燕三郎默然。宣天子与他同龄,过年才到十七岁,还未识尽人间烟火呢。他病了这么久,摄政王今日却急召颜焘回宫,那就说明宣王怕是撑不过这一关了。

    “宣国又要变天了。”燕三郎轻声道,“青芝镇叛乱,莫不与之有关?”

    他心思灵巧,瞬间就将这二者联想到了一起。

    千岁赞他一句:“极是可能!”

    或许铎人已经知道宣天子病危,这才在宣国腹地突然举事?

    那么,这时机得掐得多么精准?

    对宣王廷这个庞然大物而言,区区一个作乱的小镇就像牛身上的虱子,早几天或者晚几天,它都能抽出手来,直接扑灭动乱。

    偏在这当口儿,它是焦头烂额的。

    ¥¥¥¥¥

    很快就到午时,谭培设丰盛酒席,两人小酌。酒意方酣,端方才问谭培:“融绘堂隔壁就是太傅府吧?”

    “是啊。”谭培得意道,“站在我这角楼的西窗边,还能看见他家的园子呢。”说到这里却转而叹了口气,“可怜太傅府最近办丧事,庭院都无人精心打理,看起来冷森森地。”

    “铁太傅好大的面子,居然能劳动玉太妃上门。”端方继续试探。

    “你不常住安涞,不知这里的情况。玉太妃从来深居简出,也没去过哪个大臣家里作客。”谭培笑道,“不过铁太傅的原配木夫人是她的手帕之交,玉太妃还是玉妃的时候,铁家替她出头两次,挡去不少灾祸,王廷上下都知道她和木夫人交情深厚。现在铁赫将军不幸过世,玉太妃前来探望也在情理之中。”

    他压低了声音:“这或许也出自摄政王授意。因为铁赫之死还未查出结果,铁太傅的怨气很大,摄政王的安抚或许不如玉太妃亲自上门慰问木夫人管用。”

    端方露出恍然之色:“是啊,我说这些前朝的妃子怎么能大张旗鼓出宫,原来是摄政王派出来的。这么年轻的太妃,我还是第一次见,当年很得宠么?”

    “她是梁人,传说曾是梁都第一美人,其父就是梁王的亲叔得胜王。当年先王花了好大力气,才从梁国把她纳过来,哪有不宠爱的道理?不过我听说这位玉太妃性子平和软弱,就算得宠也在后宫中吃了点亏。”

    谭培顿了顿:“太祖仁慈,临死前下令,嫔妃可以发回原藉地,不必守陵或者陪葬。玉太妃原本也要被送回梁国,结果次月就发现——”

    端方接了下去:“有孕?”

    “是啊,三个月大了,只是不显怀,于是她立刻升格为太妃。这对玉太妃来说倒是件好事,那时得胜王已经兵败身亡,她若被遣送回国,恐怕也是死路一条。”

    说到这里,谭培又露出神秘笑容,现在端方知道这是他八卦的前奏。

    果然谭培小声道:“其实王宫里私下还有一个传言……”

    他说到这里就住嘴了,端方轻咳一声:“你放心,我不传第二人。”他知道谭培也是喝大了,否则平时嘴巴没有这么不牢靠。

    谭培这才接着往下:“传言说,玉太妃的儿子恐怕不是先王的遗腹子。”

    端方挑起眉头:“那是谁的?”

    谭培不说了,只是笑。

    有些话,他就算醉到没边儿了也不敢说出口。

    他又啜了一口酒,“不过安涞还为铎国都城时,先王曾经盗走神庙中的宝物。此事你可知晓?”

    “听说过。”端方今趟出门之前,特地研究过宣国和安涞城历史,对于那个故事印象深刻,“宝物上附有诅咒,盗走它的人必会断子绝孙。我以为只是野史轶闻,作不得真。”

    “这事儿谁说得准?”谭培摇头,“不过先王的三个儿子的确都没了。”

    “那也不能说明诅咒成真。”端方本着做学问的严谨态度反驳他,“帝王子嗣易夭折,死亡率本就远远高过了平民百姓。”

    这不是他一家之言,而是公认之理。

    “的确,先王请来大能鉴定宝物,只知道那上头的确有古怪力量,却不一定就是诅咒。”谭培夹了颗话梅芸豆,慢慢尝味儿,“但谣言早就传开了。”

    端方摇头:“不对罢,当今宣王是颜枭第四子,他不也仍然健在?”

    “王有血症,御医只能拖延,却无法根治。”谭培的声音更小了,“你也知道,最近宫廷上下人心惶惶,王的身体越发不好了。”

    “听说了。”出身拢沙宗的官员在宣王廷里是一大势力,端方从他们那里听到不少风声。

    其中就有最糟糕的推断:

    怕是就在这几日了。

    “就有人说,好像诅咒又要生效了。”谭培喃喃道,“其实就算王上身体康态,民间也隐隐有些议论。”

    “我知道。”端方往太傅府又瞥去一眼,这都午时了,玉太妃还会在铁家待上多久呢?他随口道,“这流言也早就在宗门传开了,说当今宣王不是真正的颜同烨,只不过是摄政王扶起的一个傀儡。”

    “这就真是廷上的忌讳了。”谭培说到这里,好像一下子就酒醒三分,“当年四王子从梁国被找回时,就有臣子提出异议。”

    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