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娇萌鬼妻:任先生来破案吧 > 第43章 爱情有点复杂
    慕曦云给任飞扬倒了杯热水,亲自用嘴吹凉了些,还试了试热度,才亲自喂到他嘴边。

    “别,我自己来吧。”

    这让任飞扬有些心慌。

    “你还跟我瞎客气什么呀,急性肠胃炎,肯定拉肚子都拉得没劲了,还是我来喂你吧。”

    慕曦云的眼里全是满满的母性泛滥,温柔而贴心,却让本来就没病的任飞扬浑身不自在,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孩子,更像个傻瓜。

    不过,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靠得那么近,身上独特的香味飘进鼻子里,眼神和表情柔情似水般的无微不至,任飞扬心里不得不感动,也不得不有些心跳加速。

    但是,不知为什么,这时,林若知的那张“鬼脸”又突然占据了任飞扬的脑海,怎么也挥之不去。

    他只好闭上眼,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叹气,也许是为自己的见异思迁、感情摇摆而自责吧。

    总之,他突然觉得心里有些乱。

    “飞扬……肚子饿吗?要不要我给你弄点粥喝?”

    慕曦云的声音温柔极了,也贴心极了。

    任飞扬忍不住睁开眼望着她:“我不饿,曦云,其实……我已经好多了,你还是先回去吧,你每天那么忙那么累。”

    慕曦云鼓了他一眼,嘟着嘴开始撒娇:“我不,今晚我要守着你,什么事都没你重要。”

    任飞扬有些无奈的苦笑:“你……你一个女的,守着我多不方便呀,再说了,待会儿那些狗仔得到消息,准会摸到医院来,那对你可不太好了。”

    慕曦云又瞪了他一眼:“我在这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要上厕所我可以扶你去呀,那些护士不都是女的吗?至于那些狗仔,我才不怕呢!”

    然后又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任飞扬:“难道是你怕什么闲话吗?还是因为我在这儿,影响你和那些漂亮的小护士打情骂俏了?”

    那语气,充满了极大的醋意,让任飞扬哭笑不得。

    “你……你这都哪跟哪儿呀!我……我任飞扬是那样的人吗?”

    “哼!这可没准,你们男的都一样!否则,你说你干嘛要急着要赶我走?还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这女人啊,一旦不讲理起来,还真是让人没辙,即使是任飞扬这样的天才大脑,也无可奈何。

    他没好气的躺了下去:“行行行,你愿意待就待着吧,简直就是好心当作驴肝肺。”

    慕曦云却立马得意的笑了,贴心的替他拉了拉被子:“飞扬,如果困了,你就睡会儿吧。”

    任飞扬倒真是有点困了,帮着安浩然干了几个小时的活,然后又演了一出急病送医的戏码,所以,索性闭上眼,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旁的慕曦云,静静地望着他那英俊的脸庞,眼里泛着痴迷的粉红,脸上露着甜蜜的笑容。

    她还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任飞扬睡着的样子,觉得好迷人、好动心。看着看着,她忍不住轻轻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娇羞的偷笑了。

    她心里在想:“飞扬,我真希望永远都可以这么静静地守在你身边,想对待一个孩子一样,照顾你,关心你。”

    睡着了的任飞扬,做了很多奇怪的梦,一会儿梦到慕曦云,一会儿又梦到林若知,最后的一个梦,他梦到林若知和慕曦云都被洪水冲走,他跳进水里,一把抓住了一只手,拉到岸边才发现,自己救出的是慕曦云,而林若知就这样被无情的洪水冲走了!

    然后,他就被惊醒了……

    满头大汗的一睁开眼,柔顺的黑发就在眼前,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秀发下的脸庞贴在自己的胸口,温暖而柔滑。

    任飞扬忍不住轻轻抚上了那柔顺的秀发,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也分不清贴在自己胸口的是慕曦云还是林若知,只是内心已经凌乱不堪。

    秀发的主人稍稍动了动,似乎醒了,揉着惺忪的双眸,抬头望向了任飞扬,是慕曦云,不是林若知,和梦里的慕曦云一样美。

    “飞扬,你醒了?怎么了?要上厕所吗?”

    那体贴温情的语气,那有些疲惫却充满了关怀的眼神,让任飞扬的心乱上加乱,不敢再看她的脸。

    “我……我没事……”

    “那……是不是渴了?我给你倒杯水去。”

    慕曦云刚要起身,就被任飞扬拉住了手腕,她一脸奇怪的望着他。

    任飞扬呆呆望着她几秒,突然将被角拉开:“你……那样睡着了容易感冒,上来和我挤挤吧。”

    慕曦云羞得低下了头:“这……这……不太好吧?”

    看到她这副样子,任飞扬的那股坏劲又上来了:“没事,我这病只会通过大便传染,我又没拉床上。”

    慕曦云立刻皱起眉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讨厌!怎么这么恶心呀!”

    任飞扬坏笑着:“那你还怕什么?难道是……你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会对我图谋不轨?”

    慕曦云娇笑着给了他一个粉拳:“讨厌!把我说得那么饥不择食!”

    任飞扬却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抓住她的粉拳,盯着她的眼睛:“别矫情了,快上来吧,我……我好冷,需要……暖暖身子!”

    说着,一用力将她拉进了被窝里。

    慕曦云羞得钻进了他的臂弯,心,跳得都快出了嗓子眼,不过,还是情不自禁的将脸贴在了他的胸口。

    任飞扬也控制不住搂住了她的肩,两人就这么相拥着,谁都没再说话。

    这一刻,让慕曦云感到了一种潮水般涌来的幸福,在任飞扬的怀里暗暗偷笑着,她好希望天永远都不要亮,好希望这一刻能够永恒。

    任飞扬的内心却说不出的复杂,甚至觉得自己简直有些不是东西,但是又控制不住的有些心神荡漾。

    他不禁在想:“男女感情这个东西,还真是世上最最复杂的。”

    任飞扬觉得自己这是在给自己的无耻行为找借口,不过,就算是自己有些浑、有些自私,但是,他无法停止自己的行为,就这么搂着慕曦云,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过任飞扬很快就醒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没真正的睡着,因为,一个想成大事的男人,是不会被儿女情长都耽误的。

    他眯着眼偷看了身边的慕曦云一眼,见她已经睡得很熟了,呼吸声也很沉,这才轻轻将自己的手臂从抽了出来,悄悄下了床,拿着手机走进了卫生间里。

    任飞扬心里一阵挂着许亚军那边的行动情况,虽然他对许亚军一直很敬重,也很放心,但就是忍不住想了解一下警方行动的进展,他拨通了许亚军的手机。

    “喂,许局。”

    任飞扬压着声音,不想把慕曦云吵醒,他卧底的身份,现在除了许亚军之外,就只有林若知那只鬼知道,他绝不能暴露,对任何人都必须保密,这是纪律,也是责任。

    “飞扬……”

    “许局,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你小子果然厉害,你提供车牌号的三辆车我们都跟上了,其中一辆非常可疑,我们已经加派了人手,死死盯住了他们。”

    “那就好!”

    任飞扬如释重负。

    “飞扬,那里怎么会突然变成了毒品加工厂?”

    许亚军的口气满满的疑问。

    “这点连我也没有想到,甚至都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太让我惊讶了!”

    任飞扬同样没想通这个问题。

    “难道林若知和汪倩茹真不是安浩然他们杀的?凶手另有其人?”

    许亚军猜测着,任飞扬也在思考。

    “我无法断定他们是不是幕后凶手,但是,有一点我很肯定,林若知和倩茹的死一定和他们有关,当然,不排除安浩然背后还有更可怕的势力。”

    “哦?你那么肯定?为什么?是不是你在仓库里还发现了什么线索?”

    任飞扬顿住了,因为他所有的线索都来自两个已经成了鬼魂的女孩,他无法将这样的线索提供给许亚军,否则他一定会认为自己疯了!

    “这个……暂时没发现什么,但是,我有这样的预感和直觉。”

    许亚军沉默了一会儿。

    “飞扬,我们警察可千万不能光凭直觉查案啊,你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到直接有力的证据,否则,这样的事情,我只能交给缉毒队去接管了。”

    任飞扬有些急了:“我知道,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许局,你再给我点时间。”

    许亚军又沉默了几秒:“好吧。”

    挂了电话,刚走出卫生间,任飞扬就看到了一个白色的、披头散发的影子,吓了一大跳!

    “我的妈呀!”

    他差点都坐到了地上。

    “咯咯咯……”

    散着发的白影子一阵笑声,扒开额头前的长发,白影鬼正是林若知,笑得已经得意忘形。

    任飞扬捂着自己的胸口,狠狠瞪了他一眼。

    “你……你想吓死你男朋友吗?”

    林若知笑得更开心了:“讨厌,你是谁的男朋友哩?我说,你一个神探怎么也吓得这么怂了,哈哈哈……”

    任飞扬没好气的盯着她:“神探也只管阳间的事,人哪会这么神出鬼没的吓人呢?!”

    林若知瞬间就变得不高兴了,嘟着小嘴:“看来你真是嫌弃我们做鬼的喽?”

    任飞扬立马挤出了笑容:“哪里哪里,鬼多厉害呀,不是因为你,我哪能那么顺利的获得那么多线索!”

    “哼!少给我来这套!香喷喷的大活人你才能抱着睡呢,多么幸福呀!”

    那股醋劲又上来了。

    看来,林若知早就来了,也早就看到了刚才的一幕。

    任飞扬只能苦笑着不说话,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多解释什么话那才是傻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