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青山横北故人归 > (六十八)两小无猜-上
    黑夜里,一辆马车继续快速往庆州城赶。

    马车赶到庆州城城墙下,要进城,那守城的守城兵听见声响,望着那辆马车从官道赶来,马车上有个黑衣男子,那黑衣男子扫了一眼他们,开口道:“诸位兵爷,我家主子连夜要进城一趟,还请诸位兵爷通融一番。”

    几个守夜的守城兵互相瞧了一眼,其中一位稍微年长些的开口道:“你们可有通关令牌?”

    话音刚落,马车车帘被撩起,一只白皙细腻小手把令牌递了出来,那个说话的士兵借着城墙上燃着的火把光亮看清楚了那令牌,有些惊讶,赶紧放行。

    很快,那辆马车进了城,走远了。

    其他几个守城兵见他这番模样,好奇道:“这是?”

    “刚刚...刚刚我看见的...是兵部尚书府上的令牌!”

    “兵部尚书?”

    “这?”

    “你可瞧清楚了?”

    那男子重重点点头道:“真瞧清楚了!”

    几个守城兵互相瞧了一眼,其中一个开口道:“这兵部尚书大人不就是林将军的父亲吗?长安城兵部尚书府中的人连夜赶来咱们这庆州城是做啥?莫不成是来寻那林将军的?”

    “寻林将军?”

    “可林将军不是已经在赶回去?”

    “这?”

    “对了,我刚刚看见那递出令牌的好像是个女子的手。”

    “是吗?”

    “让我想想~我应该没看错,就是个女子的手,瞧着很是纤细白皙。”

    几个守城兵又互相看了一眼,这兵部尚书,派个女子来?

    一个兵爷绕了绕后脑勺,想不透。

    哎,不对。

    他们听小道消息说,那林将军是有婚约在身的?

    是长安城大官家的大小姐?

    莫非来的是和那林将军有婚约的大小姐?

    可?

    也不对啊?

    拿的是兵部尚书的令牌?

    若是那位小姐不是应该拿她自家爹爹的令牌吗?

    那几个守城兵站在自己岗位上疑惑万分,这几日因为大军驻扎在城外郊区,本就引起许多奇事和八卦,现在又来了这么一件奇事?

    他们干脆不去想了,反正也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缘由。

    而那辆马车进了城后,马车里的女子,伸出一只手撩开了马车车窗帘,朝着外间望了望,开口道,“去这庆州城最好的酒楼,就在那处住下吧。”

    “是。”马车往一座酒楼寻去。

    真到了这地方,马车里的女子,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她放下马车窗帘,伸手,抚了扶自己的心头,又摸了摸自己小脸。

    这几日,暗暗卫一路打探消息,说是今日那班师回朝的大军们已经在庆州城郊外驻扎休息了,林大将军和李副将军被请进了庆州城太守家中别院去了。

    所以,明日就可以见到他了?

    不对,若是她愿意,今日就可以见到?

    可今晚?

    要不,今晚就去寻他?

    不不不。

    她摇头,她这身子还没好生休息,恐怕现在脸色极差,精神面貌也不好。

    她已经多年未见他了,她不想再见面时给他看见自己脸色不好~

    还是先好生歇息一晚,沐浴换身衣物,养好精神,明日一早,再......

    化上薄妆,再去寻他。

    没一会,马车在庆州城最有名的酒楼外停下,待马车停稳了,赶着马车的黑衣男子木乘开口道:“小姐,已经到了!”

    “好。”

    陈惠仙动了动身子,不再去想那些,她伸手戴好马车里一直备着的帷帽,掀开马车帘,抬起步子下了马车。

    “进去吧。”

    “是。”

    酒楼里守夜的小二听见了动静,连忙赶出来招待。

    这家酒楼叫遂福楼,一共有两层,一层用来招呼客人用饭,二层留给远行的客人投宿。

    那赶出来招待的小二飞快打量了一番二人,便恭谨伺候他们进去。

    他在遂福楼已待多年,来来往往的人见了不少,看人自有一套自己的方法,此时见陈惠仙穿着不凡,气质上好,自然不会怠慢了她。

    陈惠仙下马车时,自己拿了包袱,客栈中又出来了一个守夜的小二,连忙去帮忙把马车牵去后院。

    那之前招呼二位的小二领着他们进了酒楼。

    一番折腾后,他们住进了这酒楼里,要了两间厢房,黑衣男子的厢房在她右边隔壁。

    陈惠仙吩咐他好生歇息一番,两人便分别回了自己厢房,又叫了饭,各自在房里用了饭。

    用完饭后,陈惠仙叫的热水已经被抬了进来。

    她反锁好房门,检查好窗户,才绕去屏风后,脱下一身罗裙,进了那浴桶,把身子泡在水中,好生泡着。

    等洗干净了,又叫了水,自己动手把青丝一点一点洗干净,还吩咐小二哥把脏了的水都抬出去。

    陈惠仙换上干净衣裙,坐在厢房的梳妆台前用干帕子绞干自己青丝。

    她弄的有些生疏,不过好歹弄了许久也绞干了,接着她起身去检查了一遍厢房房门、窗户,这才换上寝衣,躺进床榻,准备睡去。

    躺在床榻上,她盯着床幔,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幸好来的及时,也幸好,赢了。

    她闭上眼睛,想好生睡上一脚,明日也好生打扮一番再去见林叶。

    说起来,她和林叶已经多年未见了。

    多年前她的母亲齐玉与林将军的母亲卫素素同是京城世家贵女,两人结交成为闺中好友。

    作为闺中好友,她们约定好了若以后嫁了夫婿,谁生男谁生女就要结为亲家。

    几年后,年轻的卫素素嫁给了那时的兵部侍郎林音,也就是现在的兵部尚书林音,婚后第二年卫素素产下一个男孩林叶,也因为生林叶伤了身子,自从再未有孕。

    而陈惠仙的母亲齐玉与卫素素则是同年出嫁,第二年晚了两月产下一个男孩陈惠书,也就是陈惠仙的大哥。

    一直等了五年后,陈惠仙的母亲才怀上了她,同年产下她。

    孩子一生下来,嫡小姐,自是万分宠爱,连带着林家也对她万分宠爱,不仅如此,甚至林家的外祖家卫家都对她明里暗里呵护疼爱。

    而林家这时偏偏置办了新宅子买在陈家隔壁。

    也不知林家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