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应和顾觅回到競林园后,就各干各的事去了。

    在二楼的书房内,顾觅看着楚义道“查到了吗?”

    楚义点头“查到了。”说着就把自己手中的平板给了顾觅“你看。”

    顾觅接过平板,低头一看,眼眸一缩。

    果真和他猜测的一样。

    当年专门请来照顾两个小婴儿的保姆,不在了!

    “去查一下,她的家乡在哪里。然后去看看,她是不是那里。若是在,那就想办法把她给我带来。”

    “好。”说完,楚义就立马去查了。

    这边,宁应回到自己房间后,就待在床上,低头看着一个小盒子。

    这个小盒子是她在她爸爸床下找的,盒子上落了一把小锁。

    见小盒子上还落了锁,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就带走了。

    宁应把小盒子放在床上,到处找了找,看有没有细小的东西。

    找了一会儿,宁应也没发现有什么细小的东西。

    头一转,却看见了在梳妆台上的一把梳子。

    她的眼眸瞬间一闪一闪的。

    走上前去,宁应拿起梳子,把梳子中的小条条给折断了。

    宁应满意的看着手中的小木条,大小刚刚合适。

    走到床边,宁应蹲下了身,拿着小木条弄着锁。

    没多久,一声清脆的开锁声响起。

    宁应把小木条放下,打开了小盒子。

    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精致的项链。

    宁应伸手拿起项链,看了看,项链上有着一朵玫瑰模样的吊坠。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项链?”宁应疑惑的看着手中的项链“是谁的项链啊。”

    宁应想了想,他貌似并没有跟女的接近过。

    他唯一接近的女的,就是她自己。

    难不成是他送给自己的?

    可这也不对啊。

    既然是送给自己的那么为什么不早拿出来。

    这盒子一看就知道已经有10多20年的历史了,木盒子上都有一层又一层的灰尘了,锁也生锈了。

    宁应想不通这项链是谁的,索性把项链重新放在木盒子里面,拿湿纸巾把木盒子上的灰尘给擦拭干净,放在了床边的柜子里。

    想着今天才到这里,也不知道有没有菜,宁应出了房间到了楼下的厨房里,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也。

    宁应叹了口,果真如此。

    顾觅什么都好,就是不会做饭,炒菜。

    她至今都记得顾觅给她做的那一顿吃,那味道简直一言难尽。

    宁应想着出门前应该顾觅说一声,上了楼,却没有在他的房间里面看到他。

    这座房子她第一次来,才回来时,她看见顾觅进了他自己的房间里面。

    宁应抿了抿嘴角,觉得自己这么大的一个人了,应该不会出事的。

    上次那次只是意外!

    这次出门她记住不吃陌生人给的东西就行了。

    想着想着,宁应就出了门。

    可是……。

    当宁应站在空旷旷的柏油路上时,她左右看了看,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啊!而且这周围都没有几辆车。并且经过的车还全是私家车,没有一辆出租车。

    这是什么鬼地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