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阅读网 > 其他综合 > 吸血鬼女王又黑化了 > 第297章 兴师问罪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北海一方盘根错节的庞大势力中,只有得到嫦氏武尊一族的支持,才能震得住这片历史悠久的血族天下,广袤山河。

    至于,赢氏一族?

    不过是锦上添花之美,胜者为王之悦罢了。

    所谓帝王权衡之道,重中之重,是要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人和力量。

    嫦曦自是知道暮离所想,也就不再多问。

    他只俯下身,深深凝视着暮离,狭长的眼底殷红一片,渐现浓烈,话音深沉:“如果我不是嫦曦,你将如何?”

    暮离揽住嫦曦的腰身,将嫦曦拥进怀里,下巴抵在嫦曦的肩头,轻柔地刮了两下,说道:“没关系。若是东窗事发,我保护你。”

    “……”嫦曦微怔,停了许久。

    最后,终是身子一软,张口咬上暮离的唇,再也没有松开。

    往后三日,暮离再没能出了嫦曦的屋子。

    仆人们伺候在院子外,隐隐约约猜到屋子里发生的事情,却无人敢上前打扰。

    在他们看来,嫦大宗主和暮离主子果然是真爱。

    当然,也有吃瓜群众惊悚曰:不会是囚禁吧?

    ‘囚禁?’

    听到谣言后,某只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小丸子,再次呛了一口血,昏死过去。

    云光目露凶狠,拎起一根狼骨棒,追着边仇满院子打。

    谁让他胡言乱语,传瞎话。

    边仇抓着屋檐飞过屋顶,不屑的看了云光一眼,洋洋得意地逃了。

    …………

    不久后,消息迅速传开。

    各大血族世家中流言四起,皆笑称道:女皇醉卧美人膝,盛宠七日不早朝。

    暮氏老祖听闻消息,心中感慨万千,当即唤醒同是闭关中的女儿,决定出关。

    小孙女总算是把嫦家那位祖宗给办了,太像样了。

    她等这一天,已经两千多年了。

    如此一来,大宗主在辈分上可就比她低了三等,和小孙女同辈。

    嘿嘿,总算找回几分当初下跪的颜面了。

    暮氏老祖带着暮烟女,钦点了五十名暮氏族人亲卫,火速赶往北海老宅子。

    她有些担心,赢氏一族听到这个消息后,或许会突然发难。

    待她好好想想,应该如何应对此事。

    …………

    流言传出后第三天,赢家忽然发难。

    赢氏家主带领上百名族人,前往暮族老宅讨要说法。

    事情本来尚还有商量的余地,毕竟一旦大肆闹开,赢家在脸面上也挂不住。

    血族人素来崇尚一夫一妻,除了个别道德败坏者,血族人终其一生,都只有一名伴侣。

    如今,暮离和嫦曦的传言还未得到证实,只要当事人出面否认就可以了。

    然而,不等赢氏家主抵达暮家老宅,绿洲山上,血池附近便传出一声神鬼泣涕的哀吼。

    那是赢荼的哭声,仿如天地间漫着的长风,凄厉尖锐,带着一股血族帝王的强大气场,吹动滚滚浓云呼啸而过。

    长风浓云过山,山崩地裂,雪峰消失。

    浓云卷着风雪飘过云海,海面出现断层,无数海鱼坠落海底深洞,消失不见。

    血池边上,一名少年浑身赤.裸,不着寸缕,墨黑的短发不知何时长过膝盖,缠绕在精瘦腰下,最为神秘的地方。

    他拥有一张美若刀锋的面孔。

    五官精致深邃,皮肤白皙,浅紫色的眸子里泛着润泽的水痕。

    鼻梁高挺,薄唇纤美。

    半片面庞隐匿在虚浮的光影中,透着几许深色,宁静柔和,优雅高贵,深沉中内敛几分。

    他美丽如白玉般的长指挂着晶莹的水珠儿,托在下巴边缘上,一滴滴水珠儿落下,滑过线条优美的腰侧,掉进如湖的水面。

    啪嗒,啪嗒。

    “怎么会这样?”

    少年拧紧眉梢,抿唇抽咽了两声,攥紧手中信纸,团成一掌心纸泥,昂起头望向夜空。

    他一双泪目里泛着浅紫色的光华,两行泪水沿着他的眼角流下来,闪烁着紫色的光碎。

    暗夜中,绵绵细雨落下,湿了他墨黑的长发。

    如针的雨丝浇在他脸颊上,混着紫色的眼泪,滴在清瘦纤美的锁骨窝上,无形中散发着几分性感。

    他发自心底的悲哀,无以抑制的忧伤,掉落一颗颗浅紫色的眼泪,发泄一般,任性的大哭起来:“呜呜,生米煮成熟饭了!”

    他不要,不要!!!

    轰!

    强大的帝王之气刮起无数巨风,引起血池震荡,地动山摇,树木倾倒。

    少年任性而为,从未想过后果。

    绿洲山下的血族们则是悲哀了。

    无数房屋坍塌,海洋逆流,鱼虾死亡。

    听闻,那一夜大风刮过北海,吹走了近乎整座海上冰山。

    赢氏家主听到赢荼的哭声,立刻率领族人中途改道,奔向绿洲。

    那个暮家的女人竟敢把他们的小帝王丢在绿洲,简直就是目中无人,太放肆了。

    …………

    暮氏老宅里,嫦曦和暮离也听到了哭声。

    暮离起身下床,披了件外套,准备回去。

    嫦曦拉住她的手,将她扯回被子里,浓密微扬的睫羽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扇着,说道:“明日再回去。”

    “你还有力气?”暮离翻身压在嫦曦身上,咬了一下嫦曦的唇,又开始逗嫦曦。

    接连几日,嫦曦快要败在她旷古持久的挑衅下。

    嫦曦微敛薄唇,唇畔笑意隐约可见。

    他一把撕扯断暮离的衣服,欺身而上,将暮离钳制在臂弯中,修长的指尖儿沿着暮离的腰身,娴熟地游走着。

    他贴近暮离耳边,吻着暮离的脖颈,轻声细语道:“多得很。”

    “是吗?不怕惹火?明天,赢家的人应该来了。”说话间,暮离故意挺了挺身子,和嫦曦契合的更紧密了些。

    她明显感觉到嫦曦身体一僵,缓缓停住了。

    继而,咬她不放。

    嫦曦手上的动作再不迟疑,直把她整个人安抚的似要揉出水来。

    在那无限诱惑的温柔中,嫦曦浅淡的话语缭绕在暮离的耳边:“虽然,现在还不能彻底拥有你,但是,你的最初永远都是我的,给我留着。”

    “呵呵,看你本事。现在,需要你取悦我。”暮离抱着嫦曦,拥得更加紧了。

    嫦曦吻着她的唇,雪齿间逸出一个零碎的字:“好。”

    …………

    第二天,赢氏族人来势汹汹,兴师问罪。

    上百名赢家人包围了暮家老宅,将宅院包围的水泄不通,和一众奴仆手持武器对峙。

    边仇站在院门前,手握两把尖刀,气势凛然,散发着肃杀的冷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