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阅读网 > 其他综合 > 吸血鬼女王又黑化了 > 第1030章 花游会
    “不错!”陈州生眼角一眯,十分满意士兵们当下的状态。

    他希望通过训兵来锻炼士兵们的实战经验,丰富士兵们在遇到突发状况时,紧急避险的能力。

    “陈副将,这些孩子们真是长大了,越来越有本事了。”另外一名同等阶的副将张厚知站在陈州生身侧,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

    陈州生点点头,脸上同样是露着慈父般的笑容,无限感慨地说道:“是啊。想当初他们跟着我的时候,还都是几十岁年纪,初来兵营,一个个的顽劣至极,实难管教。没想到,现在都这么结实了。”

    “哈哈,还是陈将你教得好。”张厚知大笑了两声,夸奖道。

    “张将,过奖了。”陈州生顾自叨念着,思绪不由得忆起旧事,语重心长地说道:“其实,哪里关我什么事,我只是区区一名副将罢了,都是寒洛城主指导的好,也不知道寒洛城主现在去了哪里,是否安全。”

    “陈将,你我都且放心吧。寒洛城主吉人自有天相,不管是身在哪里,都会化险为夷的。”张厚知虽是这般说着,脸上的表情却是有些担忧。

    自从知道寒洛城主独自一人离开天雾城以后,他们这些守城将领便日夜担忧着,生怕寒洛城主在外城出了事。

    眼下时局紧张,他们总归都得防范一些。

    陈州生凝视着守城楼下的士兵,正准备开口答话。忽然,他眼神一冷,沉声高喝了一声,“不好!有敌人!”

    “怎么回事?”张厚知猛地回神儿,和陈州生一起往守城楼下方看去。

    果不其然,两个人一看便看出了异常。

    守城楼下,虽然大部分士兵依然在往上攀爬,而且,马上就快攀到楼上了。但是,在守城楼底下的一部分士兵由于体质原因,还是被落了下来。

    这些士兵一直跟随在队伍的后面,努力追赶着攀爬在前面的士兵们。

    但是,当陈州生和张厚知一眼望下去的时候,他们才发现那些努力追赶的士兵数量正在逐渐减少。

    这种情况是非常可疑的现象。

    原因很简单。

    士兵们都是训练很多年的老人了,即使在速度上会稍微懈怠一点,被年轻士兵们落下了,也不至于连座守城楼都爬不上来,更何况是爬着爬着人就不见了?

    在正常情况下,这个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天雾城遇敌了!!

    敌人事先埋伏在天雾城外,或许一早就酝酿着某种攻打城池的计划。

    只不过,碰巧遇到陈州生惩罚士兵们爬城楼,所以,敌人顺水推舟,在陈州生的眼皮子底下捡了个漏。

    陈州生脸色阴沉,在不知道敌人具体数量的时候,吩咐道:“张副将,鸣骨收兵!”

    鸣鼓收兵,是血族人在遇到敌人又无法抗衡的时候,利用击打野兽头骨发出嗡鸣来选择退兵的信号。

    每一座城池都有其专门准备的野兽头骨,不同的城市之间,它们各自鸣的野兽头骨是不一样的。

    “是,陈将。”张厚知立刻领着三名随侍离开了。

    很快,整座天雾城响起一道道厚重的嗡鸣声。

    天雾城鸣骨收兵了。

    那些正在攀爬城楼的士兵们听到骨鸣声,先是愣了一下,不明所以,随后就反应过来了。

    附近有敌人!!而且,怕是不止一个!

    “回城!!”他们的手指长出锋利的指甲片,双腿弯曲,一步跳跃而起,踩踏着守城楼的墙石,飞快地往城楼上而去。

    士兵们的速度猛然间快了起来,跳跃在最上面的士兵已然扳住了守城的围墙,翻身跳了进去。

    而那些速度稍微缓慢的士兵紧随其后,正源源不断的往守城楼上奔来。

    “报数!”陈州生吩咐下去,让张厚知清点士兵的数量。

    张厚知匆忙去查人,一番清点下来,回报给陈州生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陈将,少了两百人。”

    “两百人?”对于人数稀少的血族人来说,这个数字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陈州生一拳重重地砸在城墙上。

    这一次偷袭之战,对方赢了。他们损失惨重。

    “陈将,我们现在怎么办?是否通知夜爵大人?”张厚知有些担心的问。

    陈州生看向张厚知,良久,轻叹了一句,“张将,你认为夜爵大人不知道这件事吗?”

    “这……”张厚知哑然,无言以对。

    血族人的听力一直都非常强大,可以听得到数百米以外的声音。

    特别是像暮离那样的贵族血统,莫说是百米以外,就算是千米以外的声音,只要暮离想听,便能听得到。

    张厚知像是泄气的气球一般,不说话了。

    他也想到了这一点,看来,这一次要来一场硬仗了。

    陈州生短暂考虑后,吩咐道:“传令下去,全体士兵开启备战状态,加强警戒,三班轮岗,务必守得天雾城百姓一方安宁。”

    “是!”一名传令兵立刻跑下守城楼,前去传话了。

    张厚知心情沉重,“陈将,那两百名士兵……”

    “检查遗物、户籍,经过核实后,统一发放荣誉抚恤,记住,切莫忽略一个人。”陈州生说道。

    在这个世界上,战争是残酷的。每个生灵都是值得敬畏的。

    他不希望那些被战争夺走生命的士兵,到了最后,连一份荣誉,一个名字都捞不到。

    对待功臣,务必厚礼。

    切勿让那些真正为百姓奉献毕生的人寒了心!!

    “好,我这就派人去办。”张厚生唤了两个人,准备离开。

    “慢着,”陈州生说道:“还有,马上召集所有将领,一柱香之后,全员开会。”

    “是。”张厚生点点头。

    他明白陈州生的意思,因为,一会儿夜爵大人应该就会来了。

    …………

    陡峭的山崖边,冷风吹拂。

    山崖之巅,李慕白轻盈一跃,纵身跳了上去。

    暮离站在不远处,拂着衣角。

    她听闻身后传来脚步声,转首回眸,淡笑道:“你来了?”

    “嗯,等急了?”

    李慕白朝暮离走来,一袭雪色衣袍纤尘不染,步履不缓不疾。

    “当然急了。不过,不是等,而是想念极了。”暮离唇畔挂着一缕笑意,心情愉悦,和李慕白玩起了文字游戏。

    “想念?”李慕白冷淡的话音拖长了,笑容弥漫在眉眼间,“不该给我一个拥抱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