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炼狱,在惊走了蛟魔王之后,三个龙王先是沉默了半晌。然后南海龙王敖钦当先叹了口气,说道:“四妹,这孽畜当真是罪孽深重。两百年前你顾忌着母子情谊饶了他一命,没想到他不思报恩,反而想要夺取你的龙珠,简直是天理不容!”

    西海龙王敖顺也说道:“不错!四妹,当年我龙族也不算是薄待着孽子,但是这孽子发起狂来,竟然大肆吞食我四海水族。我看这妖孽若是不尽早处理,只怕日后会惹出更大的乱子来!”

    北海龙王敖润闻言,眼中的神情变得更加无力,半晌过后,她才抬了抬头说道:“这是我北海的家事,两位兄长来到我北海,不会就是心血来潮为了特地来教训小妹一顿吧?”

    “这怎么能说是家事呢?如若让这孽子得逞,夺取了小妹你的龙珠,那北海炼狱难道要交到这孽畜的手中吗?”敖顺说道:“何况我也不是心血来潮,前天我得知消息之后,就想要赶来相助。但是这几日我西海龙子刚刚诞生,难以脱离炼狱。所以才拖到了现在……”

    敖润眼中露出了几分疲惫说道:“龙族……龙族……就是为了这个所谓的龙族。当年我对这孩子有所偏颇,今日他有恨于我,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如若不是因为无法脱身这海底炼狱,又岂能有这么多的伤心事……二哥,三哥。你们难道就对现在的处境很满意吗?若不是敖广,我们今日能失去自由之身吗?”

    敖钦闻言说道:“小妹,你错怪了大哥了。当年镇守炼狱的事情是天界安排的,连应龙大人都无法反抗,更何况是大哥?大哥不敢反抗,也只是为了保全我龙族。更何况如今我龙族盼望了千年的希望已经出世,想必要不了多久,就能够脱身这海底炼狱了吧。”

    “希望?”敖润眼中出现了几分嘲讽的神色,道:“好一个希望。敖广将龙族的希望寄托到了灵珠的身上,殊不知这根本就是一个不能实现的画饼。当年应龙大人帮助黄帝战胜蚩尤,我龙族更有治水之功,但结果如何?不还是在这海底炼狱当一个小小的狱卒。哈哈哈……可笑,当真可笑。为了那个灵珠,你们甚至还响应了万龙旗,拔下了自己的一枚逆鳞为其制作了万龙甲。你们知道这样,会使我龙族的整体实力下降多少吗?!”

    敖润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变得甚是尖锐:“我受够了,我不想再继续待在这海底炼狱了!亲眼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儿子一个个被称为妖孽,惨死在眼前。这北海龙王的位置,谁爱当谁当,哪怕我粉身碎骨,魂飞魄散,也不愿意再在此地活遭罪了!”

    北海龙王敖润说完之后,她那巨大的白龙身躯开始猛地发出强大的光芒。敖润身上的锁链顿时化作一道道蓝色的刻印,牢牢地紧缩了起来。

    轰隆隆……北海炼狱的岩浆开始不断地沸腾,周遭的山石也开始猛烈地震颤。

    “四妹,冷静!”

    “不可如此!二哥,我们一同出手,先稳住封印!”

    敖钦和敖顺见状,连忙联手祭出了龙珠,两颗温润的龙珠出现在二人的头顶,散发出淡淡地光华笼罩住了北海龙王敖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半晌之后,敖润的反抗总算渐渐地平息了下去,她的身躯回到了岩浆之中,渐渐地沉没到了岩浆底部。

    北海终于再度平静了下来。但是西海龙王敖顺的眼中却出现了深深地担忧,他看向敖钦问道:

    “二哥,四妹她……她应该不要紧吧?”

    “应该没事的。”敖钦说道:“自从在两百多年前四妹的丈夫死后,她的性情就已经渐渐地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看来,敖青这孽畜已经成了四妹的一个心结。不过她发泄一番,平静下来也就好了。大哥亲自下的封印,岂是那么好破解的?”

    “那我们的计划……”敖顺的话说到一半。

    敖钦就连忙说道:“噤声,三弟!”他左右望了望,确认周遭无人,才说道:“三弟,那魔丸的事情万万不可让四妹知道,否则说不定她会告诉敖青那个孽畜。如果敖青知道在陈塘关转世的魔丸之事,让他去掠夺了魔丸,那事情就麻烦了。”

    敖顺闻言,深以为是地说道:“是啊,二哥。我也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魔丸会降生在人间。那魔丸乃是当年魔祖身死道消之际,残余的内丹,经历了千万年的淬炼,如今元神变得极为强大。如果让敖青那个孽畜吞噬了魔丸的元神,只怕那个孽畜会炼成极为强大的龙珠,修为大进,甚至一举成就大罗金仙的境界。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完了……”

    “对。事不宜迟,我们不能在这里空耗下去了,赶紧去找到那个孽畜,联手将其镇压!”敖钦说着,就和敖顺一同化作两道流光,向东方大海疾速了过去。

    敖钦和敖顺走后,阴影之中,一道黑气缓缓地流窜了出来,化作了蛟魔王的样子。蛟魔王看向东方海域,冷哼了一声,淡淡地自语道:“魔丸降世吗……呵呵,二伯,三伯,你们倒是带给了我一个好消息。”

    说到这里,蛟魔王看了看那已经回归平静的岩浆,眼中出现了几分犹豫之色:“母后……”

    “罢了。龙族既然负我,那我又何必要对龙族多情。”蛟魔王转过了头:“不过,既然有更合适的目标,那我就不对敖润下手了。也省的打草惊蛇。”

    他自语过后,就再一次化为一道黑气,迅速地离去了。

    北海海域往东五百里左右,敖钦和敖顺逐渐停了下来。

    “那孽畜上当了吗?”敖顺问道。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敖钦说道:“一会我再去查探一番,如果他没有前去陈塘关,那我们到时候再想办法也就是了。不过刚刚我能感受到那孽畜就在旁边潜伏,你我配合天衣无缝,绝无破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