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仙子不当人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撬啊撬,撬墙角
    “余怀天子策!”

    李府中,大中大夫赵高阳捧着天子策书,宣读着对李清瑶的任命。

    “辛苦赵兄了,还请赵兄进来吃杯茶水。”李泽笑眯眯地看着李清瑶接过策书,上前拉着赵高阳的手,同时用眼神示意下人把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

    “不敢,不敢。”赵高阳脸上恭维,看向李清瑶,“李兄有一个好侄女啊!十六岁任黄门侍郎,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在下才德浅薄,日后还需赵大人多多教导拂照。”李清瑶谦逊一笑。

    “李侍郎真是太客气了!”赵高阳点头道,他虽然目前官职不高,却是赵家嫡系,不会太过谦卑。

    赵高阳在李家坐了坐,推辞一番之后还是收下了礼物回去了。

    “清瑶三天之后赴任,我们家酒宴也要准备准备了!毕竟她如今又是县君,太后义女,规格不能小……”李泽在客厅中来回踱步,喃喃自语,想要征求下李清瑶的意见,让人传李清瑶过来,却又得知她刚刚出门了。

    李清月对父亲道:“姐姐她好像去大将军府了!”

    李泽怔了怔:“又去大将军府啊?”

    虽然大将军目前大权在握,但是毕竟和一些老牌世家比起来根基太浅,比不上他们门生满天下。而且虽然他知道李清瑶是去教杨佩环算学,但是和大将军府太过亲近,也会让有心人传些闲话,说她谄媚权贵云云……等她回来之后还是要跟她说说此事比较好,李泽心道。

    大将军府,杨佩环听李清瑶说了朝廷征召一事,笑着将李清瑶搂入怀中:“恭喜清瑶妹妹了,黄门侍郎位轻权重,自古便是公卿的跳板!”

    可恶啊,还是改不了喜欢别人老婆的毛病,真是罪过。李清瑶心中自我谴责。

    “你能不能不要一边埋人老婆的胸一边这么虚伪!你要是真的觉得罪过就放手啊!”传声筒吐槽。

    “不,我这么想可以体现我知道是非对错,只是忍受不了诱惑罢了。我和大部分好人一样,有一颗善良的心,可惜自制力不高。但是俗话说得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所以这是可以原谅自己的。”

    传声筒大怒:“原来你一直都是这么自我哄骗的么,难怪你一直没有道德包袱!”

    和大将军夫人嬉闹了一会儿,李清瑶照例又指导她算学,大约就这样过了两个时辰。

    “啊,今日杨姐姐做得都对!”李清瑶最后批改了一下“课堂作业”,笑着在杨佩环脸上轻轻一吻。他隐约听到传声筒在耳边啐了一口,不过也就装没听见,“对了,杨姐姐,过几日可否赏脸来我家中参加酒宴?”

    “当然,我好妹妹任黄门侍郎,就算你不请我去,我也一定要去为你庆贺的呢!”杨佩环微微一笑,“等夫君回来,我跟他说一声,让他也去!”

    “大将军今日不在家么?”

    “是啊,他被召进宫去了,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

    杨佩环的眼神微微一暗,不过一闪而逝罢了。

    总得来说,她对最近的张剑中很满意了。现在张剑中很少出门,更多的时间就是待在家中书房里,或者就去跟追影聊聊天。不像以前就算回来了也整日不在家,自家就像一个歇脚的客栈。现在的家里有主人在,才像是一个真正的家。

    而这一切的变化,就是李清瑶在“背后”指责张剑中之后。李清瑶仿佛和她心有灵犀一般,把她不方便说的话在一个巧妙的场合说了出来,估计张剑中也是因此有所触动,所以才开始改变。

    这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杨佩环简直爱死李清瑶了!

    “大将军若是公事繁忙就不必勉强他了。”李清瑶笑了笑。

    因为她知道,杨佩环定然会让张剑中去的,因为张剑中去了是给李清瑶极大的面子,杨佩环定然会请求张剑中出席,而张剑中也定然会来的。

    李清瑶去见追影,传声筒揶揄道:“张剑中又进宫找他真爱了……”

    “真爱?他真爱现在不是在他府上做客么?”

    “呵,人家二十多年老舔狗,可不像叶天来那么容易撬动的!”

    “叶天来是谁?”

    “这个梗过不去了是吧?”

    李清瑶笑了:“我说的是实话,墙角已经开始松动了,希望太后现在不要看出来。”

    传声筒不置可否:“是么?”

    “是啊,毕竟我上次留给他的题目有点难啊。”

    王宫的御花园中,太后平日召见殿臣之处,太后正和张剑中相对而坐,聊些琐碎趣事。这本该是一次轻松愉悦的谈话,不过这次张剑中总是发呆。

    “张大将军?”太后轻轻在张剑中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啊?”张剑中如梦初醒。

    太后笑着给张剑中递上一个水果:“你今天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

    张剑中怔了怔,心里莫名地有些心虚,但是此时也能不动声色,解释道:“回太后,臣在想兵法。”

    太后笑着道:“哦?会是什么兵法,让大将军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它?”

    张剑中顿了一下,轻轻咳了一声:“是臣无意中所得,主要说是练将之法。”

    “练将?”

    “是,兵法曰,将者三军司命,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将不知兵,以卒予敌。所以军事之中必练将为重,而练兵次之。练将就像治本,夫有得彀之将,而后有入彀之兵。”

    太后微微皱眉,她对于这个话题不太感兴趣,不过仍然笑着道:“大将军可有兴趣给我讲讲?”

    张剑中重重点头:“敢不从命!”

    太后看着张剑中讲兵法时那神采飞扬的模样,心中笑笑。她对兵法有没有兴趣不重要,重要的是张剑中对这感兴趣。只要让顺着男人的兴趣,让他跟自己聊那个话题,自然而然就会得到他的好感。

    而自己甚至都不需要听进去,只要时不时附和一两句,眼中再露出一副赞许的神色就足够他兴奋的了,毕竟男人就是这么天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