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武朝遗仙 > 第4章 暗杀
    咯吱,破旧的庙门应声而开,虽不是雪夜,但冷冽的寒风却是吹起了地上的荒草,冲入了庙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庙门口,不由自觉的握住腰间的腰刀,他们都是战士,他们对危险的敏锐如同狼一样,他们已经卸下了战甲,他们的身躯会更加的轻盈,速度也会更快,刀法也会更加的凌厉。至于他们的刀法,究竟是哪门哪派,他们都说不出来,因为他们的刀法乃是自己练出来的,而且是杀人练出来的,所以他们的刀法凌厉且又狠辣,可谓是十分无情的刀法,在战场之上,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战场跟江湖本就是两个格格不入的地方。

    吧嗒,竹竿敲击地面,一个身着破旧棉衣,凌乱的头发披散着,驼背的老人手中持着竹竿,敲击在了庙中石板之上,这个老人的棉衣已经破旧不堪,不仅驼背,凌乱的头发如同乞丐一般,似乎连眼睛都看不到,而身边一个女子搀扶着他,女子颤颤巍巍的搀扶着他的左手,生怕那个老头随时倒下去一般。而那位女子,面容清瘦,似乎是长期风餐露宿,导致身体不良,面容也差了几分血色,一件长裙,已经洗的发灰,不过女子的发髻倒是梳的整齐,只是用一根木簪挽住了发髻,长发披散在了后背,令人一看显得有些精神,可是孱弱的身子,却又给人娇怜花朵一般摇曳。

    “这里有人?”老人苍老的声音,似乎有着些许的病态,哪怕说出这句都显得有些艰难,而那位女子则是看到了庙中围在了篝火之旁的十几个北境将士,尤其是其中的周小玲,清秀的脸庞倒是有着几分秀气,谁能够相信这位便是北境战场之上,纵横千军万马的那位战神。听到了老人的问话,女子却是没有言语,而是摊开了老人的手掌,立刻在上面写字。如此黑夜,破庙之中出现一个瞎眼的老头,还有个哑巴的孱弱女子,这似乎显得没有多么奇怪,毕竟这世上没有归宿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在江湖飘摇之中,夜宿破庙做客,本就不会奇怪。

    “原来有人,诸位叨扰了。”这位老人倒是十分客气的拱手作揖。

    “老人家客气了。”周小玲站了起来,虽然那位老人看不见,但是他也起来回礼,而那些将士也将自己的手从腰间刀柄放了下来,望着眼前的这两位老人与女子,似乎没有一丝危险的信号,毕竟这位老者是瞎子,那位女子是哑巴。无论是怎样的人,遇见了这样身患残疾的人,心中总是要怜悯的,毕竟这种人的生活总是要比常人来的更加艰难。

    “人总是要客气一些的。”老人的脸色十分的沉重。

    “诸位可是从北境回来的十三铁骑?”老人接着说道,只是老人问出此话的时候,那些将士的脸色都变得十分凝重,他们当然是从北境回来的,而且他们不多不少刚好十三骑,加上周小玲刚好十三骑,而这个老人似乎不该知道他们,所以破庙的气氛变得沉闷了下来。老人依旧拿着竹竿,拄着地面,女子依旧面无表情,清瘦的脸庞没有丝毫的变化,身形也是依旧那样孱弱,可是他们都站了起来,而且握住了刀,刀已经被他们拔出了五寸。

    “老人家问这作甚?”周小玲小心翼翼的问道。

    “因为不想杀错人。”老人的话语立刻变得十分笃定了起来,此言一出,那位女子的身形立刻飘忽而出,呛的一声,身旁的一位将士腰间宝刀立刻出鞘,他的刀丝毫没有留情的劈了出去,他练的刀本就是杀人的,刀法也是大开大合,力道千钧。面对他的敌人,他永远不会有一丝的仁慈之心,他是战场的将士,他见过的鲜血远比江湖之人来的多,所以他眼睛都没有眨,只见那个女子袖间一条蚕丝如同长蛇一般飞出,不仅缠上了那个将士的刀,那一条蚕丝更是穿透了那个将士的咽喉。手法之快,干净利落,就连他们这些征战沙场的将士都吸了一口凉气。而女子轻撩脚下的长裙,一物从长裙之中飞出,被她稳稳抓在了手中,赫然便是一把琵琶,女子环抱琵琶,纤细的手指落在了琵琶之上,似乎准备随时弹奏一曲。

    “你们是江湖人?”周小玲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江湖跟朝廷从来都是互不干涉的,江湖极具神秘的色彩,江湖的高手,犹如地上的山川沟壑,传闻天下的大江大河,明镜山川,都会有一个高手成名,所以很多人都不愿意与江湖扯上关系。

    “不错。”老人承认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周小玲冷声说道,若是江湖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想来还是有所顾忌的。

    “靖武侯周小玲,因为知道所以来了。”老人没有丝毫的避讳,而是坦言。

    “江湖人,各色各样,有人爱名,有人爱色,有人爱钱,而我便是爱钱的那类人,而你的头颅却很值钱。”

    “你是说,有人在江湖之上出钱买我的命?”周小玲终于明白了,那个北夷的大汉便是警告,可是他无视了警告,竟然无视警告,那么就要取命了,所以他们是早已等在了这里,等着自己出现,然后出手,杀掉自己。

    “是谁?”周小玲接着问道。

    “告诉你这些已然是坏了行规,谅你是守护北境的英雄,所以我的话才多了一些,你该明白的。”老人却是不愿意继续说下去了,他也只能说这些了,因为他们这行的规矩,本该是一个字都不该透露的,透露了一个字都要死,可是现在他已经说了许多,若是别人他早已不会如此废话,既然他是英雄,自然要给他一个英雄般的死法,这是老者的仁慈。

    “多谢。”周小玲由衷的说道,因为哪怕是来杀他的人,都承认他是一个英雄,他的心情立刻愉悦了许多,所以他感谢。而那些将士已然抽出了刀,他们知道眼前的老人与女子是江湖人,而且是杀人的人,江湖人永远是最令他们头痛的,尤其是看到了那个女子的出手,他们的一个伙伴还倒在了地上,尸体渐渐变冷。他们的心情也变得凉了起来,就在他们要冲上去拿住这个孱弱女子的时候,女子的双指立刻弹奏琵琶。

    一首琵琶行被她弹了起来,显得十分忧郁,杀人的时候弹奏琵琶行自然是愚蠢的行为,可是这首琵琶行自然不是寻常的琵琶行,因为这首琵琶行虽然好听,可十分刺耳,琵琶的声音就像是尖锐的剑,仿佛要将他们的耳膜刺穿一般,他们只能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捂住耳朵。就连周小玲亦是如此,那个女子手指不停的拨弄,一道道音律却像是无形之剑,刺入了他们的肺腑之中,江湖之中有一种武功伤人于无形,这种武功叫做音波功。他们在战场杀敌,哪里见识过这种武功的玄妙,此时个个都是双手捂着耳朵,倒在了地上翻滚,甚至有些人的眼角已经流出了鲜血,周小玲双手捂住耳朵,身形也是半跪,眼眸之中却是十分不甘,可是在音波功之下,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周小玲知道对付这种音波功,必须拥有深厚的内力,周小玲戍守边境,每一天都要上阵杀敌,哪里有时间修习内力,此时扶风十二式也变得十分无用。

    “啊,我杀了你。”只见一个将士似乎疯狂了起来,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从地上站了起来,拿起了手中的刀,犹如是一个疯子一般,砍向了那位老人,他在地上翻滚,却是滚到了离老人最近的地方,所以他砍向了老人。而那个女子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还是施展她的音波功,而就在那位将士冲到了老人的身边,那一根竹竿却是穿透了将士的喉咙,干净利落,老人缓缓抽回了竹竿,鲜血已然染红了竿头。那毫无锋刃的竹竿,被他捅入将士咽喉,就像是捅入一个南瓜一般轻松,这个老人的武功远比这个女子来的更加恐怖。

    就在那个将士出手的时候,周小玲也知道,若是继续下去,他们都会死在这个女人的音波功之下,所以他也放开了捂住了耳朵的双手,瞬时那音律如同长剑刺穿了他的耳膜,他的耳朵立刻流出了鲜血,他抽出了刀,一刀出手,便是周家的绝技扶风十二式,清风拂柳这一招他已经用过很多很多次了,武功练到了极致便是一种艺术,而想要达到这种艺术的人便是顶尖的高手。周小玲自然不是顶尖高手,这一招清风拂柳被他使出,刀锋凌厉,刚猛无比,这扶风刀法贵在清淡二字,讲究的乃是似有似无,似实似虚,似变未变,正如白羊挂角无迹可寻,高手过招本就是让人捉摸不透,若是敌人摸不清你的招式与套路,又怎么防避招架,自然也就打赢了,可是这周小玲已然将扶风刀法练成了另外一种味道,刚猛有余,变化不足,战场杀人得心应手,江湖对敌自然是落了下乘,只见那位女子一个避实就虚,身形一转,轻飘一掌便打在了他的胸口,他立刻被打倒在地,鲜血直吐。

    周小玲虽然被一掌打到,倒是打断了那个女子继续使用音波功,这音波功本就是极其耗损内力的霸道武功,此时被人打断,女子的脸色也是有些潮红,显然是气息紊乱气血翻涌所致,只是脸上的的变化立刻被她压制了下去,此时其他人哪里还有还手之力,他们依旧双手捂住耳朵,眼睛,嘴角,鼻孔,耳朵都是流出鲜血,神情扭曲夸张,在地上翻滚着,似乎是疯癫了一般,这便是音波功的厉害之处,不仅仅伤人七窍,更能够毁人心智,此时除了周小玲的心智不损,这些人都已经算是疯了,只能在地上疯狂哀嚎,哪里还能够御敌。周小玲明白,对方出动的不是一般的江湖人物,对于他们而言,这些江湖高手本就占据了上风,如今更是这样的高手,他哪里还有活路,那位老人缓缓上前,他自然是要结果周小玲的性命,举起了那竹竿,这竹竿虽不是剑,可是在他手中,要比利剑杀人更加的干脆,他刺了出去,突然身前白光闪耀,刺出去的竹竿却是空掉,老人是瞎子,自然不会被白光闪眼,可是那位女子却被闪眼,而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位周小玲已经不见了,老人的竹竿也已经刺空了。

    “怎么回事?”老人立刻说道,地上还有那些将士在哀嚎,可此时那位女子眼珠瞪得比牛眼还大,那本该死在老人竹竿之下的周小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是真的消失,仅在光芒的瞬间,天下间哪怕是最绝顶的轻功,也不可能在她面前如此快速的带走周小玲。可现在周小玲的确是消失了,只是一阵白光闪烁,他就消失了,这只能用神鬼作祟来解释了。女人本就是哑巴,就算不是哑巴也没有办法解释,她的心中惊骇不已,难道是他们要杀武朝的英雄,武朝的神灵显灵了,女子的脸色苍白如纸,身形更是呆立在了当场,她没有想过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有一天也会出现在她的眼前。

    黑夜,无星,暗沉的天空可以说是不见一丝的光芒,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雕花床榻之上的北山弘,伸手一指,一阵白光就这样从他手上闪耀,如同闪电一般照耀了一下他的脸庞,依旧是那么清秀的脸,似乎已经熟睡,可是手上的光芒立刻从手中发出,穿过了头顶的屋檐,消失在了北边的夜空之中,漆黑的夜,没有人看到这阵光,也没有人相信,这位满朝都厌恶的北山弘,会发出一阵光,而且这阵光居然救了还在百里之外的那位北境战神周小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