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阅读网 > 其他综合 > 佣兵毒妃飒且甜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宫里丢东西
    显而易见,如果不是玉玺丢了,那也只有这枚足以调动三军的虎符,可以让皇上如此着急。

    “我进宫一趟。”萧天夜迅速起身。

    虎符丢失,身为皇子的萧丙良和萧天夜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皇上刚经历了萧承邺逼宫之事,心里对于皇子拥兵自重正忌讳着,却这么巧,这个时候虎符丢了。

    上官浅知道事不宜迟,赶紧让人背了马,让萧天夜赶进宫去,她看着萧天夜绝尘而去的背影,隐隐有些担心,不知为何她觉得这件事情就是有人被萧天夜下的一个套,天罗地网般将萧天夜盖住了。

    “主子。”黄泰已经知道宫里发生了大变,走到上官浅身边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上官浅凝神让自己冷静下来,片刻后道:“黄泰,安排咱们在各府邸的眼线最近给我盯紧了,有任何异动,哪怕一点点不正常都要及时禀报,这京城的天,怕是要变了。”

    “是。”黄泰顿了顿又道:“大皇子府的婢女都是从封地带回来,我们的人根本就无法安插进去。”

    上官浅柳眉微挑,有意思,明明是临时被召回京城,却将家当和人员全数都带来,就连重病的大皇子妃也不远千里带回来,还能将府内之事安排的如此井井有条,无缝可插。

    难道大皇子早就料到皇帝会留他在京都,不再遣他回封地。还是他已经做足了准备,这次回京就一定会想办法留下,绝不再回封地?

    “黑奎!”上官浅唤了一声。

    黑奎赶紧走上前来。

    “你家王爷,可有人安插在大皇子府内?”

    黑奎想了想道:“早些年是有一个眼线,监视多年,大皇子一直没有什么异动,后来眼线突然病逝,待我们知道时,大皇子府已经将这空缺补上,因为大皇子府本身服侍的人就不多,我们也不好再安插人手,否则就太过显眼了,主子便说暂时不必安排了。”

    上官浅冷笑,果然如此。

    忽然,她好似想到了什么,凑到黄泰和黑奎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两人的脸色一变,转身冲向后院。

    上官浅的眸光暗了暗, 正准备转身进府,外头传来踢踏踢踏的马蹄声,听声音,动静还不小。

    上官浅头都没有回就已经猜到来的是什么人。

    “参见荣王妃。”为首的侍卫下马行礼。

    上官浅抬抬手让他起来,还未等侍卫说话便开口道:“本王妃听闻昨夜宫内进贼,皇上一副珍贵字画被偷,可有此事?”

    侍卫点头道:“末将来正是为此事,皇上有旨,为确保荣王府安全,需要彻查荣王府避免被贼人有机可乘。”

    上官浅冷笑,这皇帝,终究是不信自己的亲儿子。

    “请吧。”上官浅没有拒绝,将通道让出来,此时此刻她只能配合,任何的为难传到皇上的耳朵里,都会成为嫌疑。

    侍卫在府内翻箱倒柜找了一通,大半个时辰后才算完。

    上官浅没有离开,就站在那看着他们找,看的那些侍卫汗都滴下来,可他们再不想上官浅,也必须翻,这是皇上的指令。

    “荣王妃,末将已经查完了。”

    “可有查到可疑之人?”上官浅面露担忧,瞧着像是真的在担心那盗贼躲进荣王府来。

    侍卫摇摇头道:“荣王妃大可安心,末将已经详细搜查过了,并未发现可疑之人也没有发现可以之物,只是盗贼还在逃,荣王府还是要加强守备才是。”他好心叮嘱道。

    上官浅感激一笑:“多谢提醒。”

    侍卫受宠若惊,面带抱歉的道:“打扰荣王妃,末将还要去下处搜查,先告退。”

    待人走光,上官浅才疾步往卧房走去。

    屋内被翻的乱七八糟,蔷薇正在收拾,嘴里还碎碎念着:“插贼跟抄家似的,翻成这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咱们荣王府偷了东西呢,太过分了。”

    上官浅听着这话,忍不住笑出声了,这丫头虽然嘴碎,这句话确是说到点子上了。

    听到笑声,蔷薇吓得转过头,看到是上官浅才松了口气,但想起刚才自己说的话,她又赶紧吐了吐舌头,看着上官浅。

    “你先出去吧。”

    蔷薇看着乱七八糟的房间,还是转头离开了。

    上官浅将门锁好,才开口道:“出来 。”

    黑奎从房梁上落下,额头上还有细细密密的汗珠,也不知道他刚才是用什么样的姿势将自己藏在房顶上,躲过了那么多人的视线。

    “有吗?”上官浅看黑奎神色不对,心里隐隐已经有了答案。

    果不其然,黑奎从怀中掏出一块金疙瘩递给上官浅,那正是虎符,皇上手中那枚可以号令三军的虎符。

    “在哪里找到的?”上官浅拿着虎符,有些出神。

    “在书房的暗格里。”黑奎据实回答。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虎符是怎么出现在暗格中的,但荣王府的守卫森严,绝不可能有外人进出了王爷的书房,而他们的人却没有察觉的。

    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东西放进书房,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有内鬼。

    见上官浅看着虎符出神,黑奎知道她在思考事情便不再说话,转身离开房间。此刻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必须将内鬼揪出来,否则一旦被人发现虎符在府里,整个荣王府,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上官浅并没有注意到黑奎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看到虎符的瞬间,就想起了当年偶然间获得的一个东西,那东西和这个虎符的形态十分相视,只是用料不同。

    她当初也怀疑过那块是不是也是虎符,还对过图册,形状确实是一模一样,只是她觉得这么重要的东西应该不会随随便便丢在一个寺庙的许愿池了,这也太草率了吧。

    之后这事便被她抛到了一边,那块虎符也被她丢在库房角落里,都不知道落了多少灰。

    如今看到这块真真正正的虎符,她觉得,也许那真的就是另一枚虎符呢?

    她记得萧天夜说过,镇北军的虎符丢了,而镇北军是守卫边境的军队,就是因为虎符丢了,无法顺利调动镇北军,这次对抗南焦国才不得不千里迢迢的带着三军前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