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豆豆小说 > 出笼记 > 4.32章 无从找起的“必然”

4.32章 无从找起的“必然”

4.32章 无从找起的“必然” (第2/2页)

~
  
  但凡能彻底做到一个方向,也不会像这样徘徊不前。
  
  现在,星泽剑尊观察着意承蒙,心里已经有了决定。预备给意承蒙最后一次机会。
  
  【秦晓寒的讽刺:这位闭关的老剑尊是到了最后,才愿意给弟子机会,而且不愿光明正大的明说。与我家阿铿的始终如一,落了不知多少层。】
  
  几个月还在通天剑炉时,星泽剑尊对意承蒙最后的盘定:若是,低头折腰,弃了浮华。那么可以走蠢方法缓步积累,重剑无锋的路数。若是不惧尘嚣,甩开牵挂,那么可以,走激流猛进的道路。
  
  完全继承剑冢的剑意是成为剑尊的最下下路数。此时天泽剑派中传承派争的恰恰就是这最下下,却也最容易的路数。
  
  在轴光中,星泽剑尊扫过了所有的剑君,落在了自己的儿子身上。
  
  当这父子二人对视中,在场的人也不由的悄悄的看着这一幕,星泽盯着自己的儿子道:“我宣布,下一任持剑者是……”
  
  就在传承系的剑君们心跳加速,等待接受胜利果实的一刹那,星泽剑尊冷漠的宣判道:“意承蒙!”
  
  意承蒙抬起了头,而周围广阔的空间中一片安静。
  
  星泽剑尊的盯着意承蒙,大喝道:“承蒙,还不上前!”
  
  星泽剑尊将漂浮在自己身前的匣子打开,里面是门派中最重要的信物,天恩剑,这是一把宝器,能够自由进入剑冢的信物。
  
  按道理这个时候,意擎山的性格铁定是要冲上来阻拦,进行最后的挣扎,但是此时,意擎山被星泽剑尊死死地的压住,一丝一毫都动不了。
  
  意承蒙看着自己的师父,他看到了师父的眼中是厚重的托付。心田有什么东西在涌动,凝固了恒久的隔阂,似乎如春时坚冰一样融化了。考验结束了。
  
  这就宛如一个学生,走出了象牙塔,“再也不用面对试卷”时的情感。
  
  然而在他抬起了手,准备接起剑时,师父的那把剑却没有第一时间落入他的手里。
  
  星泽剑尊对诸多剑君教诲:“天泽剑派,不是家族,230年前,我接掌天泽时,对师傅发过誓,要将门派发扬光大。而今,唯有意承蒙能接我衣钵!”
  
  …
  
  卫老爷丢掉了掏空后的半个椰子壳,在“瞭望”了这全过程,确定天泽派的这场宫斗大戏终于大结局了,开始为空中展开的‘剑冢’而失神。
  
  扣椰肉的手直接停了下来,原本嚼着椰肉片的腮帮也停了,仿佛错过了什么。
  
  卫铿眼巴巴的样子,让秦晓寒感觉到很没出息。
  
  秦晓寒劝说道:“剑冢内的传承资料,我这儿都有记录,比你的空间技术落后!”
  
  卫铿有些遗憾:“那里原来藏了一个剑冢空间!”
  
  秦晓寒:“在地心中选取部分质量,完成空间压缩,形成所谓‘隐蔽空间’你现在也不是在做吗?”
  
  关于这个剑冢,秦晓寒早就给了卫铿资料,荡星历时代到来后,天泽派第一代剑尊在地心深处,完成的传承储存区域,而后每一代,代代积累,形成了这个庞大的类似小世界的区域。
  
  卫铿老爷在地心中藏得的“工作区”要比剑冢大两倍。而现在为了在恒星星核内抽取时间,所兴建“恒星操作仓”的星内空间,规模更是跨时代的。
  
  不过卫老爷是谦虚的,觉得自己呆了那么长时间,没找到轴光中剑冢入口,很遗憾。就如同在西安开厂,没发现自家地下埋的古董一样,觉得错过了什么。
  
  ~
  
  剑冢内“小世界”级的压缩空间是很难被发现的,且有着非常特殊的加密体系。
  
  如果没有“同时在内空间和外界都映照”的物品。很难从外界安全破译,卫铿盯着星泽剑尊交给意承蒙的天恩剑,已经确定这把“钥匙”。
  
  于是乎,卫老爷开始鼓捣“钥匙模”了。
  
  这边秦晓寒,还想劝说卫铿:“不要用完美来苛刻要求自己”。紧接着看到了卫铿这操作后,当即嗤了一声;“呵,都辞职了,还想薅天泽羊毛,你倒是不愿吃亏。”
  
  在星泽剑尊将天恩剑转交给意承蒙时,卫铿的空扭之意直接融入了意承蒙的空间波动中。锁定了那把“天恩剑”。
  
  很快,天恩剑上相关的粒子和空间融合的频率信息,被卫铿发送到了地心熔炼工厂中开始锻炼。
  
  为了提高速度,卫老爷不惜加了一点时间量,十五分钟内就打印完了。
  
  在一千多公里外,卫铿拿着这把天恩剑后,眼神不再纠结了,笑了笑说道:“哎,还是别人的东西香。”
  
  卫铿随手将天恩剑,封印在一块稳定的晶体中,埋在了岛屿上。
  
  ……
  
  大河系空扭区战区指挥部中。
  
  正在值班的芒欣柊,刚好跳到了轴时间线上的卫铿情况,看完了“剑冢”开启,卫铿的反应后。
  
  这位监察者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还在关注技术。”
  
  她好似在说笑卫铿,但实际上是在讽刺对手。
  
  因为!这是一个重要的时空区域,剑冢开启这个大场面,地中海系超过二十位执政官级穿越者因为这一“历史的意外”,重开了时间线,殊不知‘历史的必然’早就离开了。
  
  这时候,又出现了时间线警报。
  
  芒欣柊:“呵,又有谁落网了?”她按响了警报,通知该时间线上的大河系时空穿越者,进行围歼。
  
  ……
  
  视角转到,地中海系天堂风格,位面战争指挥空间中。
  
  头戴桂冠的监察员们,紧张的看着这数十万时空线组成的时间流中,一个个交战点最新消息。
  
  只是在一个“沙漏”的标准时间结束后
  
  空间返回光柱中,只有寥寥的几位回归者,战报让地中海系的监察者们脸色苍白。
  
  “我们是不是错了,不应该和他们这样打,集中力量打一条长线!”地中海系的一位监察官不甘心的呐喊道,但是周围人只是回应了他“不可能”的目光。
  
  ~
  
  所谓的短期任务,就是穿越者们只进行几十个小时的任务。
  
  这是因为卫铿牢牢占据时空上游,每次地中海系派来穿越者,都是卫铿已经走过的时间线,他们降临,等于卫铿强行读档回到过去,为大河系一方的时空对抗力量重开了时间线。
  
  为了减少读档上的劣势,地中海系就越来越倾向于“几十个小时”的超短期任务。当然这样的任务次数相当多。
  
  在地中海时空军事中心的指挥官们看来
  
  无数的几十个小时,可以如同“像素”一样,拼凑出,这个位面可能的真实情况!
  
  但是他们并不晓得,“几十个小时”就是“几十个小时”,夏虫不可以语冰。
  
  如果时代的脉络是少数几个关键人物,这种“像素”拼凑,最终会还原出历史。但是现在这个时代,不是“重点描绘某些鲜明人物”的文学作品。
  
  藏在背景板内的很多人都会在短期探索中被忽略,
  
  而只有长期!才能看到背景板上那些并不鲜明普通人一生的变化。
  
  例如一个懒汉,在几十个小时内看到他在偷懒。那么刹那一瞥后,就只能得到“他是懒汉”的标签。
  
  但是大时代中,城市、乡村草根层次的“懒汉”在某一刻可能开始逐渐存硬币,可能因体会到了买肉包子,存储物资的好处,终于开始了一生一次的存储计划。
  
  这个一生认真一次的目标,可能是要拥有一间房子,娶一个老婆。亦或是,拉扯大一个孩子,在追逐普通梦想的过程中,他会开始掌握技术,在正面向上的过程,可能不经意的为撬动世界前进,提供“微力”。
  
  无数小人物不那么跌宕起伏的命运,经过了一代两代不断继承壮大,就构成了了大时代。这样的大时代,没有光鲜亮丽上流人的宝石人生勾画的小时代耐看。
  
  所以啊,对“历史意外”观点的穿越者们来说:
  
  这空扭位面上的大片时间流上出现的体系变革大潮,源头到底在哪?
  
  找遍了这个位面数万条,天才们的精彩人生,都无从发现。
  
  ~
  
  当天堂操作空间,对圣剑历史线,轴时间线上星泽回归剧情探索失败后。
  
  来自地中海系的高层的决策令。将(agnes)爱葛妮丝召回了。
  
  自刚才为止,四十位执政官以及超过十万计的元勋级都已经在这个小小的空扭位面上战损,而且现在战事越拉越大,现在二十五个上位执政官以及六万个元勋被困在这个时空战场上。
  
  必须要为空扭位面的战略判断失误承担责任。
  
  面对赶来的新接班者,爱葛妮丝平静的交出了权杖,摘下了桂冠光环,对前来接手烂摊子的同僚充满歉意的摇了摇头。
  
  而这位接手者在爱葛妮丝离开后,白色手套的手拿起了权杖,展开了这让人头疼的时空战役信息投影。
  
  在时空标注中,地中海派系的力量已经如同满天星辰布满了的“圣剑历史”,但是仍然穿透不了坚固的“山岭”。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都重生了谁谈恋爱啊 普罗之主 赤心巡天 良缘鸭定 大唐第一驸马爷房俊李漱 斗破之最强名师系统 兼职保镖 黄昏分界 长生从炼丹宗师开始 从斩妖除魔开始长生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