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豆豆小说 > 出笼记 > 6.09章 征途中的尘埃

6.09章 征途中的尘埃

6.09章 征途中的尘埃 (第1/2页)

卫铿作为潘多拉位面“主管者”,本不应该为绝命位面操心。可作为集群状态,卫老爷操心过剩。
  
  (卫铿尚不知道白灵鹿对上面取得了重大胜利。此时自己已能全权决策潘多拉开拓。)
  
  卫老爷:干好自己岗位的同时,就思考着和别人的岗位协作。
  
  卫刁民分外鄙夷日式小型株式会社的企业文化,迫使每个人只做自己的事情,将自己办公桌隔板外责任一推了事。
  
  在遇到同僚刘素后,卫铿开始更认真地施加对绝命位面的正面影响。
  
  卫铿决定从主世界资料库中抄一些论文,然后修改物色一下发过去:“潘多拉位面的重点是生态链,那就用生态链概念来描绘,近古时代全球生态的变化。”
  
  ~
  
  论文引用了,统伐区455个观测站(与种植园重叠)的数据。建立了模型。
  
  物种时代,生物基因是稳定的,各地的生态能量流转模式也是固定的。这类似于二战之前列强在自己本土布局的产业资本。(产业资本依托于所在地,不可流动)
  
  而潘多拉时代到来后,各地物种基因信息交汇。类似于现在的全球化到来。
  
  重点提纲:全球一体化的主观因素,是全球政治格局的平稳,而客观要素,是全球交通科技的发展。
  
  随着海运、陆运成本的下降,决定地球各大经济体之间是必然产生交流的。只要交流就有更多的资金往互,而在资金汇集的过程中,就会在全球各个经济体内产生新的话语权阶层。
  
  这是种趋外的力量。大的经济体由于内部底牌多,在全球百年之未有大变局中,仍能调节内部的平衡,让交互派将利益留下来。但小的经济体则达不到平衡,结果就是让交互派将利益全盘的带出去!
  
  所以在全球一体化中,强者恒强,弱者愈弱。
  
  这个模型,就和潘多拉地区各地的生物群落类似!强大的生物群落不断的向外拓展,而弱小的基因群落,逐渐丧失蛋白质的主导权,成为附属。
  
  ~
  
  全球一体化,打破各地的多样性,让全球的经济生态统一。
  
  而由于在整个地球单一化的经济生态中,产业链分为上下游,所以如自然界一样形成了不同的生态位。
  
  受教育水平高的国家和地区,同时拥有先进的生产技术,那就占据全球经济领域的高端生态位。相反,基础教育水平差的,就必然盘踞在低端生态位。
  
  高端工业供应链的生态位,有很高的准入门槛,具有一定的稳定性。
  
  以至于后发国家即使是提高教育,也得不到资本和技术的承接,而教育水平提高了却又难以参与低端工业生态位。在内卷中高端人才流逝,中低层则是留在本土产生不稳定。
  
  这一点卫老爷深有体会:作为个人,经过十几二十年的学习,如果被安排的是简单重复劳作的岗位,被压榨最基础的体力,那么肯定是躺平了。
  
  然而在全球资本收割式的粗放治理下,高端制造的供应链上岗位就那么多,美欧方面自己都不够吃----大街上有那么多的文质彬彬的流浪汉,还得弹着小提琴卖艺呢。
  
  大型国家只有依靠更高的治理水平,持续不断的基础建设投入,才能让牢固的基础可以承受更多的高端科技产业链。
  
  例如:几万亿的高铁设施,养活大量电气供应链;大型的水坝让发电量节节攀升,养活了特高压电网的供应链;以及在城市普及电动力交通工具,支撑电池相关产业的进步。
  
  类似的,在潘多拉位面,统伐区主动插手碳循环,氮循环,让环境基础上可以做到供应人类主体的基因群更广泛的生存。这都是为了让基础能容纳占据高层食物链的人类。
  
  而在经营繁荣的经济生态链时,外部存在是想要进来觅食的,并且他们的目标仍然只有高端生态位。
  
  例如跨洋资本,建立app外卖公司。那他们绝对不会派人来做外卖员的工作,而是要金融管理岗位,要直接控制现金流。通过“优异,高效的资本管理”来最大化获得利润。
  
  发达国家中掌握资源的社会圈子(也就是精英们自认为的圈子),就如同自然界历史上进化出来的霸王龙、剑齿虎等大型霸主生物。对于树皮草根、蛇虫鼠蚁,这些顶级猎食者是不会去直接摄取的。
  
  而也正如同生态历史上,大型猎食动物陷入绝境的原因一样,资本体系下那控制发达国家主要资源的圈子,正面临着“食物危机”。
  
  欧美当下所有的底牌,如同老虎的利齿爪牙,对这些蚊虫级别的叮咬毫无用途。相反,拉美、南亚、非洲由于可以盘踞在制造业的低端生态位上,不用过高的人均能源和物资消费,反而显得格外顽强了。
  
  ……
  
  卫铿:“在潘多拉位面上,统伐区对周边使徒,以及建邺与五色联盟这些旧势力最有效的战略,不是打击其上层。而是要润物无声,在基础上与其竞争。”
  
  关于核武轰炸天殛龙的案例,卫老爷在报告里也挂了上去。不过一并举例的是,大破灭后,人类政权一系列收效甚微的核武轰炸策略。
  
  至于接下来报告的解读,将由刘素来撰写。
  
  刘素:当下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绝命位面)正确的战略应当是,客观认识自己在全球化的生态中处于中层的位置。
  
  短期任务是守住内部基本盘,保证中低端制造业的稳定。既防止外部“巨兽”闯入掠夺,也防止内部滋生“巨兽”。
  
  长期任务,在内部战略提高全民教育水平的同时,抢夺高端制造业岗位,创造高质量的就业岗位;对外稳定周边国家地区的环境,将空余出来的非技术集成劳动力的制造岗位,转移到这些可靠的地区上。
  
  对外战略上,无需盲目追随资本治理的发达国家,卷入全球对抗。
  
  只需要治理好自己的经济生态,守护好自己的高端生态位,同时帮助自己势力影响范围的区域建立起体系,占稳中低端生态位。”
  
  ~
  
  至于资本治理下的“共同价值观”云云,那是奇谈怪论,纯属放屁。
  
  “共同价值观”是该时期的西方资本试图对全球知识界进行驯化的理论。在实际上,让你变成可以被宰杀的猪羊,却用虚伪的概念粉饰“咱们是一家人”。
  
  思想很轴的卫铿:既然“社达”,那他们倒是“社达”到底啊。
  
  捕杀你的时候讲“社达”,那是为了宣称“存在即合理”。能驯化你,让你乖乖送肉上门,他就不讲“社达”了。
  
  ……
  
  而施加影响,不仅仅在于写这个论文,接下来更是要用事实行动给绝命位面观察者们一个正面案例。
  
  所以卫铿在潘多拉战略上,彻底遏制住了个人情绪要素——也就是暂不和五色联盟、建邺这些老牌城邦进行硬对抗。
  
  按照自己个人对建邺城的恶感,恨不得明天就兵临城下,但是个人情感要让位于战略。
  
  统伐区现在实力上是能“硬对抗且战而胜之”,但是换一种更加长远,对“弱实力”一方来说,可操作性更强的方法,和这些旧势力进行对抗。这~对于绝命位面来说,更加有参考意义。
  
  ……
  
  卫铿转交论文后,很意外,接收到了一个老朋友的通话。
  
  卫铿看着界面上穿着上卿制服的罗红星,愣了愣,然后笑了笑道:“哎,物是人非,你也上卿了。”
  
  其实:卫铿初次见到罗红星,罗红星是以士官的名义出现,而现在见面,卫铿以为罗红星是在自己摸鱼这么多年时升到上卿的。
  
  罗红星笑了笑,自然也没有解除这个小小的误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都重生了谁谈恋爱啊 普罗之主 赤心巡天 大唐第一驸马爷房俊李漱 良缘鸭定 斗破之最强名师系统 穿成矫情反派的豪门后妈 黄昏分界 长生从炼丹宗师开始 从斩妖除魔开始长生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