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豆豆小说 > 出笼记 > 8.16章 魂兮归来

8.16章 魂兮归来

8.16章 魂兮归来 (第1/2页)

神都新内阁中。
  
  宰辅周哲熹让书办打包资料后,自己乘车匆匆回家。打道回府后,他立刻来到后厅,将今天的消息朝着自己家的老爷子那汇报。
  
  他家的老爷子,今年已经百岁了。
  
  ~
  
  周不通看着自家花园那边,面善陪着孙女的老妇。那位与自己年轻相差二十岁的老妇,脸上还残留着年轻时的余韵。
  
  年轻人的爱情有时候是一杯烈酒,如同烧刀子一样捅到心。。——灌下去后,就迷糊了。
  
  而老年人之间的爱情,则是一杯醇酒,时间越长越醉人。
  
  周不通看了看自己的重孙送来的情报,浑浊的目光中闪烁着光。目光中透过岁月的沉淀,仿佛回到了年轻时的日子。
  
  在那个西经联的时代。
  
  自己和那个人,一起吃着生活积分消费的牛肉面时,轻描淡写地谈论如何应对九州风云。
  
  那是一个最燃烧的日子。
  
  只是后来,那个人在琼海之战走了,再然后就是九州王旗在十年间数次变化的时代。
  
  夏联崩盘的时候,他不得不蛰伏。而蛰伏是需要资本的,因此,他娶了一位北方参议员的女儿,也就是现在陪了他六十年的夫人。
  
  而今天,那个人回来了。
  
  ……
  
  在罗布泊实验室内,卫铿抽出了自己一段时间,被要求见一位老友。
  
  “老友?”
  
  走到投影室内,随着纳米颗粒如同流水一样构建全息场景。
  
  周围的一切发生了变化,变化到七十年前,一家随处可见的快餐店中。
  
  虽然知道这里是虚拟的,但是卫铿默然站了起来,张望了下周围。很快,一缕红色的影子出现在了卫铿的视角中。她扫视了周围一圈后,瞄准了角落里的卫铿。她走到了卫铿桌前。
  
  这位女孩,卫铿有点眼熟,但是没认出来。
  
  卫铿:历经潘多拉位面、空扭位面,见过的大丫头太多了。位面上的那些丫头,自己哪有功夫去一一记得。
  
  查了系统资料则明白,秦虹玥,七十年前,自己第一次抵达这个位面时的那位少女。卫老爷从加密记忆库里面调了一下,还能看到当年那光洁的背。如果她还活着的话,今天也是红颜易老了吧。
  
  ~
  
  上述的回忆,让卫铿恍惚一秒。然后就笑了笑,看着面前这位佳人。甚至,朝着周围场景中的小二招呼着,让他上茶。
  
  在这虚拟场景中,是不可能上茶的。卫老爷如此入戏,是配合眼下,布下这一切的人。
  
  秦虹玥坐在了卫铿面前,凝视道:“你失忆了?”
  
  卫铿听到这,嘴角一撇:“间歇性失忆,有的事情记得,有的事情不记得了。记得的事情中包括,那天,那夜,我推走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听到这,秦虹玥不禁一颤,然而黯然道:”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卫铿心里正在快速计算:自己和秦虹钥,当年差点发生暧昧,按道理是没有人知晓的,而面前这个虚拟人像竟然能做出如此真实的反应。要么就是当时秦虹钥带了信息记录器,留给当代人分析,要么就是现在自己对面是应对能力非常强的人工智能。
  
  卫铿点了点头道:“是啊,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沉默,良久的沉默。
  
  两人卡住话题了。
  
  卫铿呢,此时望着天花板,色眯眯的目光中畅想着那天夜晚。
  
  ~
  
  五分钟后。
  
  周围上个世纪的茶馆场景,随着纳米颗粒的融化,彻底消失了,开始重新模拟一个新的场景。
  
  卫铿目视着这第二幕,现在自己在一个大院子中。
  
  一个坐在轮椅上,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在自己面前。这个人自己也感到熟悉,但也需要查询旧记忆。
  
  在白灵鹿给出提示后,卫铿心里默念道:哦,是周神通。比自己当年见到的那个家伙,要年轻、干净一点,就相当于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在这个场景中,可以随意调整自己的样貌。
  
  ~
  
  卫老爷凝视着这个家伙,翘起了二郎腿问道:“你是?”
  
  周不通凝视着卫铿,良久后艰涩地问道:“你不认得我嘛?”
  
  卫铿:“第二遍,回答,我失忆了。”
  
  周不通开始变化,坐在轮椅上的他面貌快速衰老。一个年轻的小伙迅速头发花白,然后纯白,毛发消失,满脸的老人斑。
  
  卫铿愣了愣,确定,这可能就是当今的人样。
  
  “我是周不通。”周不通,“将军阁下,欢迎您在新世代重生。”
  
  “周~不~通~”卫铿一个字一个字地默念着,总感觉读得不通顺。
  
  周不通笑了,说道:“和当年一样,你不习惯叫我这个名字。”
  
  卫老爷点头,眼带着狡意,道:“那我,叫你小周,如何?”
  
  周不通咧嘴笑了笑:“当年,卫将军,也不是这样叫我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周不通似乎确定卫铿的确是丢失了过去的记忆。
  
  卫铿摊了摊手:“我从坟里面爬出来,不是猜谜的,也不是来认老友的,有什么事情快点说吧。”
  
  周不通:“我想知道,你现在认为自己是当年的卫铿吗?”
  
  卫铿:“今天的神州,难道不认可,四千年的夏为一脉相承?”
  
  周不通似乎是年老体衰,良久后回应道:“不一样的,朝代可以轮回更替,但是人死不能复生。”
  
  卫铿:“人可以死,道不能灭。六十年前发生的事情,今天的我不觉得后悔,那么,我为什么不可认为,我为当年的我。”
  
  如果第一次穿越,卫铿不敢这么说。但是经历了三个位面,在潘多拉位面包括真新正在内,几个自己都死了,在奥法位面,自己从容地停滞了自己的思维。故,今天的卫铿,生死看淡了。
  
  对今日卫铿来说,死不可怕,反正还有与自己一样的思维个体,秉持着自己的“铿”性,一如始终地轴下去。
  
  怎么说呢,曾几何时,卫铿不理解烈士为何笑看生死。
  
  那时候想着星期天能玩些啥的自己,只知道:死就等于灭啊。
  
  但是自己分体化,成为大量独立思维,领会了自己被灭了好几次后的感觉,陡然明白了:
  
  烈士之所以无所畏惧,因为有国,有家,有道可载,所以身灭、神存。
  
  因为坚信,仍然会有与自己相似的意志存续下去。
  
  至于无国,无信,背族,丢义,注定会被世人忘记之辈。那死了,可能就真的没了吧。
  
  卫铿缓缓地站了起来,凝视着虚拟影像中的周不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都重生了谁谈恋爱啊 普罗之主 赤心巡天 大唐第一驸马爷房俊李漱 良缘鸭定 斗破之最强名师系统 穿成矫情反派的豪门后妈 黄昏分界 长生从炼丹宗师开始 从斩妖除魔开始长生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