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忆雪用过饭后,决定进县一趟,自然把黎宗渊带上了。

    黎宗渊在前面赶着马车,楚忆雪则是坐在后面。她用手轻轻地拨开车帘,看着外面。

    虎变的天空突然下起霖雨,楚忆雪忙吩咐黎宗渊先进马车躲雨,。但是黎宗渊没有立刻进来,而是冒雨驾着马车到前面古树下,让马也可以躲雨。

    “赶紧进来。”楚忆雪看着车帘濡缕的一角,不用想也知道黎宗渊已经淋湿。

    可当黎宗渊掀开帘子,见他戴着斗笠时。显然楚忆雪是过多地关心了!

    “掌柜,我没事。出发的时候,楚奶奶说可能会下雨,让我准备好雨伞还有斗笠。雨伞就在你坐的位置下面。”

    楚忆雪站起来,忘记在马车里,。起来过快,头砰地一声撞到车顶。

    “疼。”楚忆雪摸着发痛的头,眉头紧蹙。

    黎宗渊这边立刻伸出手去检查着她的头,“没有破皮和出血。”

    “我知道。”楚忆雪只是痛而已,把下面的雨伞拿出来,共有两把。

    拿出来后,她放到一边,感叹着:“奶奶想得真周到,还是她有经验。”

    此时气氛有些奇怪,一男一女在大雨天共处在小小的马车里。空间很小,没地方可以离开。

    “这场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我先眯会,雨停了你再叫我。”楚忆雪觉得尴尬,索性闭上眼睛装睡。

    黎宗渊点头答应,看着装睡得楚忆雪也不揭。,因为他能感觉到楚忆雪眼角的余光正在偷看他。

    雨下了好久,有一个时辰那么长。

    雨停后,黎宗渊继续驾着马车。移时他们来到县城,便立刻前往码头,看着那些西域商人在干什么。

    没有想到西域商人在那里争吵着,声音很大, 但是却听不清楚争吵的内容。

    楚忆雪没有直接上去,而是躲在一边偷听着。

    “掌柜,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你看看他们,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黎宗渊顺着楚忆雪的眼神望去,身着异服的西域商人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他摇摇头,表示看不出来。

    “多了很多陌生的面孔,之前我们买胡椒的时候……不是这几个人。而且总觉得怪怪的,但是哪里怪我又说不出来?”

    “掌柜,我能说句真心话吗?”

    “当然。”

    黎宗渊摸摸后脑,略带羞愧地道:“这些人在我的眼里,除了男女可分,其他人长得一模一样。”

    “你……”好吧!毕竟这西域人五官轮廓比较深邃,而且不经常看到,分不清楚也正常。

    “不知掌柜你为什么要调查这些西域人?”黎宗渊不解,虽然知道楚忆雪这样做必有她用意。

    “不怕现你说,我二哥想要跟着他们回西域,得弄清楚这些人的底细。今天看来,显然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楚云飞想去西域?黎宗渊还挺惊讶,这楚云飞怎么会想到去西域了?

    他父皇当年派的人,很多死在途中。虽然与西域商人一起,加上他力大无穷,看起来有保障。不过始终是异类,楚云飞的胆子真大。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楚忆雪不想坐以待毙,决定直接上前会会。黎宗渊却拉住她的手,因为他在楚忆雪的提醒下也发现了不对劲。

    “怎么?”

    看着黎宗渊拉她的手,楚忆雪不解地回头。

    “这些人虽然看起来像西域人,但是他们的行为举止,跟我们很相像。不像之前看到西域人,他们的坐姿还是身体的动作都与本地人无异。”

    楚忆雪终于觉得哪里奇怪了,不仅仅是脸的问题,他们的习惯还有动作也是。

    “这些不是之前那批西域人,那么之前的在哪里?”楚忆雪没有出去,她的手轻轻地拍了一下口袋,提醒乐宝干活。

    黎宗渊见此,便说:“乐宝在你口袋里面吗?这小鸟挺特别的。”

    “是的,挺特别的。不过你也挺特别的,盯着我的口袋干什么?”

    黎宗渊虽然看起来无恶意,可他表现出来的种种,代表他绝对不普通。

    “我没有盯着,只是偶尔看到而已,见你唤做乐宝的鸟,时不时飞到你口袋。”

    两个人似乎在互相试探与拉据,彼此又很懂得分寸。所以说了等于没说,试了等于没有试。

    滴水不漏却又让楚忆雪好奇的黎宗渊,身为伙计,却没有处于下风。

    刚停了一个时辰的雨,又下了起来。没有办法,他们只能躲进码头附近的酒肆避雨。

    “掌柜,来壶热酒。”

    “哟,这不是楚姑娘吗?想要喝什么好酒?我请。”酒肆掌柜杜安看到楚忆雪进来。忙上前迎接,热情地招呼着。又让酒博士赶紧去拿壶酒温好再送上来。

    楚忆雪已然成为浦青县的女英难,与张百万那一战,让附近小本生意的店家得到喘息以及赚钱的机会。

    “掌柜,不用那么客气。外面下起雨,我和我店里的伙计进来避雨,顺便再吃口酒暖暖身子。你说都春天了,怎么还是这么冷?”

    可怕无常的天气,折腾着浦青县的人,雨一大这县城就排水困难,门口已然积起不少水来。

    不过奇怪的是,楚忆雪在村庄因为地势的原因,不管怎么下雨,都没有被淹过,相反越下雨,他们的菜地就长得越好。

    只是老天爷不会把什么好事都给一方占了!长得好的同时,害虫便多了起来。要不是楚忆雪用胡椒碱来杀虫,还真不如被淹了来得痛快。

    “因为我们靠海,时不时大风刮过。把海上的雨水都带了过来。”酒肆掌柜杜安不停地跟着他们聊着,后来聊痛快了就直接坐在他们这桌。

    大雨天,也没有几个客人,酒肆零散地坐着几桌人闲聊着。

    在楚忆雪没有进来前,他们的话题最近都离不开楚忆雪。楚忆雪一进来后,大家有默契得开始聊天气,虽然他们也没有说楚忆雪的不好,都是夸她。显然也不敢当着面再议论什么。

    “你怎么知道是海上面带来的?”

    “哦,我忘记了!听他们说你失忆很长的时间。以前我们浦青不是经常有海鱼从天上掉下来吗?你跟你几个哥哥拿着竹篓跟我们抢个不停呢。”

    杜安说起来,面带笑容,似乎在回忆往昔的快乐。

    楚忆雪只能尴尬地陪笑,因为他们口中的楚忆雪并不是她,她尽量不去触碰这些记忆,不去破坏属于那个楚忆雪的美丽。

    从她眼中所闪过的异样情愫,都被黎宗渊尽收眼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